《红色的年代》
第1034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校收起文件,干脆利落的一挥手,警卫局的士兵们上前有礼貌但是坚决的将赵辉接管过来,摘下手铐丢给池部长的人,然后给赵辉戴上了一副新的手铐,押上车扬长而去。

  黑衣男子们给池部长打电话通报了情况之后也离开了,空荡荡的停机坪上只剩下上官谨和押送她回来的那些特工。
  池部长接到手下的报告后,急忙打电话给谭主任,谭志海泰然自若的回答他道:“老池,叶家的这种反应更证明他们没招了,总参把案子接过去也翻不了天,你忘了上次关野那个案子了么,凡事都有个限度,赵辉这几年闹腾的也着实有点不像话,这回就算不判刑也要脱军装,你放心好了,这回老马家也是急眼了,三代单传的儿子差点回不来,你说他们能善罢甘休?”
  谭志海这样一说,池部长一颗心才放到肚子里。
  他是放心了,但谭志海的一颗心却提到了半空中,赵辉是什么人,正儿八经的红色后代,论根基不比马峰峰差,叶老虽然不在了,但门生旧部遍天下,绝不会坐视晚辈出事,赵辉胆敢回国就说明他手里有牌,到底是什么牌,恐怕只有一个人清楚。
  谭主任按了通话器问道:“小王怎么还没到?”
  秘书答道:“刚收到的消息,小王被中纪委的人接走了,说是有事情协助调查。”
  “知道了。”谭主任坐了一会儿,拿出手帕擦了擦额上的冷汗,从抽屉里拿出通讯录开始给相熟的领导一个个去电话,仿佛收到什么风声似的,所有人都不接谭志海的电话了,要么就是让秘书或者家属敷衍几句,说是正忙没空见面。

  谭志海终于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叶家人动作很快,怕是已经捅到天上去了,他站起来在宽敞的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子,时不时长吁短叹几声,忽然桌上的电话响了,他赶忙扑过去抓起话筒,急切的说道:“你好!哪位找我?”
  听筒里传来秘书的声音:“谭主任,华夏矿业的邹总要见您。”
  “请他进来。”
  三分钟后,邹文重走进了办公室,谭志海已经恢复了往日气定神闲的架势,端坐在办公桌后面笔走龙蛇的批阅着文件,微微抬头道:“文重啊,你先坐,稍等一下。”

  邹文重挤出一个笑容,在沙发上坐下了。
  谭主任又批了几个文件,让秘书进来拿走,这才走办公桌后面绕出来,朗声大笑着和邹文重握手:“文重啊,这次南方之行听说不太顺利啊。”
  “何止是不顺利啊,都快把命送了。”邹文重苦笑道。
  “具体情况我已经初步了解了,你放心,一切都在控制之中。”谭志海说道。
  邹文重看看四周,低声问道:“这里说话安全么?”
  “安全。”谭志海脸上的笑容慢慢僵硬起来。

  “我连手机都没带,就怕被监控,是这样的,我刚回来,集团班子里的老李,就是中纪委派驻我们华夏矿业的纪检委员,突然接到电话去中纪委汇报工作,紧接着审计署的工作组就派驻到了集团,简直让我措手不及啊。”
  “别急,文重,越是这样越不能乱了阵脚,你刚上任没多久,他们查不出什么的。”谭志海宽慰道。
  “我知道,集团这边的账目自然没什么问题,我怕他们查到四金公司。”
  谭志海沉默了,金银铜铁矿业公司是自己一手操作而成的产物,说的难听点,四金就是趴在华夏矿业这只巨大的恐龙身上吸血的蚂蟥,每年光是转包合同就能获利上上千万,当然这点小钱连酒桌上的开销都不够,谭志海看中的是诸如伍德铁矿这种超大项目,运作的好的话,那可是几十上百亿的利润,还是美元!
  四金公司的股东组成很复杂,其中不乏有力人士,一些位高权重的人不方便自己出面,就打发七大姑八大姨在四金公司挂个名上班,每月连报到都不用,就有几万块的月薪,年底还有双薪加奖金,这还不算啥,更惊人的是股东分红,动辄以百万为单位,这样一家公司如果被审计署查账的话,那可是要连累一大帮人的。
  “这样,你先回去,这边我会处理。”谭志海考虑了一会,打发邹文重回去,拿起皮包出门上车,对司机说:“去中南海。”
  接下来的几天,谭主任一直在办公室坐着,他已经把自己的问题主动向领导交代了,现在是高层博弈的时刻,没有他参与的份儿。
  第一天,他听说金银铜铁公司被一家名为永利矿业的公司收购。
  第二天,他听说华夏矿业再次进行重要人员调整,邹文重因为身体原因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总裁以及党组成员的职务,接替他的是国资委一位年轻的官员,据说是高级政工师出身,原则性极强。

  第三天,他看到电视新闻上说武警特种部队在边境地区打掉一个民族激进组织的恐怖训练营地,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和爆炸物,毙伤恐怖分子多名,我武警指战员无一伤亡,然后又听说罗克功从乌鲁木齐飞回,正式接任副总参谋长的职务。
  第四天,谭志海接到组织部门的书面文件,让他把手头的工作移交给新来的同志,但没有提及他的新职务,有小道消息说可能会任命他当某边远省份的民宗局局长,这对谭志海来说,无异于流放。
  接任调查部主任的一位五十多岁的干部,以前主要负责后勤工作,他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将上官谨提拔为主任助理,行政级别暂时还是正处,但可以预见她的仕途从今以后将会飞黄腾达。
  当上官谨和谭主任再次见面的时候,发现昔日容光焕发的谭志海竟然苍老无比,鬓边白发稠密。
  “站对一次并不难,难得是一辈子站对队伍啊。”谭主任意味深长的说了这句话后,就拖着沉重的脚步消失在走廊尽头,灯光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马来西亚,婆罗洲民都鲁货柜码头的一间办公室内,刘子光和欧丽薇相对而坐,窗外就是辽阔的大海和翱翔的沙鸥,海风吹进房间,潮湿中带着温热。
  桌上放着四本护照,分别是日本、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每一本护照上都贴着酷似刘子光的照片,名字和出生日期也各有不同。
  “日本护照是真的,这个人现在泰国出家为僧,他和你相貌接近,护照可以放心使用;菲律宾护照也是真的,托人花大价钱搞来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护照是用真护照改造的,但是应付一般海关人员的检查完全没问题。”欧丽薇介绍道,脸上浮起调侃的笑容,“我感觉自己越来越象一个间谍,如果有可能的话,我真想和你一起去冒险。”
  刘子光笑道:“大概女人们觉得间谍是一种ng漫的职业吧,其实真的没那么好玩,起码我干这一行是被迫的。”
  “既然是被迫的,那为什么不留下来?”欧丽薇忽然严肃起来,海风吹起她耳畔的碎发,夕阳在脸上镀了一层柔和的光芒,纤毫毕现,柔美中带着坚毅。
  日期:2018-11-27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