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28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让他乘坐最近的航班回来,毫无组织性纪律性可言,成何体统!”池部长撂了电话,思索起来,前几天赵辉接到命令前往上海组织一个隐蔽战线离退休老干部联谊活动,可是突然又飞到香港,现在人又在新加坡,然后罗克功手下两个小组接到命令前往澳大利亚,这分明是在搞一个大行动,但是档案上却完全没有记载。
  老罗啊老罗,你这条老狐狸,还是不放心把部下交给我啊,池部长心中不悦起来,桌上的电话响起,他抓起来说道:“你好。”
  “池部长,中办调查部谭主任的电话在保密二线。”总台通讯部女兵的声音柔美无比。
  池部长抓起另一部红色电话机,和谭主任通了一会儿话,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放下电话忍不住猛拍桌子:“乱弹琴!”

  秘书走了进来:“池部长,什么事?”
  “那个赵辉,让他马上给我滚回来,十个小时内还不到的话,按军法处置!”池部长雷霆大怒道。
  秘书是位三十多岁的中校,长期以来给首长担任秘书,养气的工夫练得不错,他冷静的劝道:“池部长,您刚接管这个部门,是不是怀柔一下。”
  池部长摆摆手说:“你不懂,这不是怀柔或者下马威的问题,是原则问题,中办调查部的一位工作人员被绑架,国安外围的一个线人在香港被非法拘禁,赵辉都参与或者间接参与了,立刻给我调查他的下落,定位追踪,如果他不按时回来的话,可以定性为变节。”
  这下秘书不敢多说什么了,立刻下去安排了。
  赵辉的手机再度响起,他看也不看,直接拆下电池,抠出sim卡丢到一旁,可是手表也滴滴叫了起来,他干脆摘下手表放在桌子腿下面,抬起桌子一砸,高科技的手表顿时分崩离析。

  “十三道金牌催你呢。”刘子光说。
  “伙计们,我也不瞒你们,刘子光说的对,我们不但没有支援,还面临后路断绝的危险,情况到底怎么样,不用我说大家心里都有数,不愿意参加的,可以和胡清凇一起离开,现在表决。”赵辉说着举起了手。
  刘子光没说话,这个表决不包括他在内,他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大家。
  张佰强阴沉着脸,叼着香烟不说话,只是默默举起右手。

  褚向东也举起了手:“这事儿少不了我。”
  龅牙狼看看他们,咧着嘴把手举得老高:“还有我!”
  上官谨按着腰部的伤口略带自嘲地说:“这潭浑水,我已经趟的够深了,不在乎再往里面走几步。”
  胡清凇略带自嘲的说:“我是武力值约等于5的渣,就不给你们添乱了,但我也不会离开,我会给你们做好后勤工作。”
  说话间电话铃响了,刘子光拿起电话说了几句,对大家道:“欧小姐为我们准备了一条快艇,以及潜水用具和武器,出发!”
  几个人出了别墅,院子里停着欧丽薇为他们准备的七座旅行车,司机是欧氏财团的人,彬彬有礼的请大家上了车,向海滨驶去。
  车刚驶出院子,一辆政府牌照的轿车立刻跟了上来,赵辉瞅了瞅后视镜,不屑的说:“还是情报局那帮废物,不理他们,出了海就没他们的事了。”

  汽车沿着滨海公路一路向前,忽然一辆载重卡车从斜刺里冲出来横在路上,将后面那辆跟踪的汽车拦住,然后两辆民用牌照的轿车一左一右夹着旅行车向前开了一段距离,忽然一个冲刺拦在前面,几个黑衣汉子跳下车吼道喊“快停车!”
  司机急忙猛踩刹车停下,解开安全带仓皇下车,高举双手道:“没我的事,我只是个开车的。”
  黑衣汉子不耐烦的摆摆手,司机如蒙大赦般的跑开了,为首一个汉子对赵辉说:“家里的命令,要你立刻回去,别让我们为难。”
  赵辉瞄了一眼驾驶台上的钥匙,回头对车里的同伴们说:“大使馆的人,你们敢不敢打?”
  通常大使馆的武官都和总参二部或多或少有些联系,担任着搜集驻在国情报的任务,在人手短缺或者事态紧急的情况下他们也会操刀上阵,但是普通情报人员和外勤特工的区别还是很巨大的,他们靠的不是自身的武力值,而是背后的力量。
  一群穿西装打领带的男子围住了旅行车,但是看他们的站位和腰腹上的赘肉就知道这些人只是普通工作人员而已,属于虚张声势色厉内荏的角色。

  旅行车的车门缓缓拉开,两个身高马大的汉子下了车,扭动着脖颈,按压着指关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正是张佰强和褚向东,使馆工作人员临危不惧,严厉的斥责道:“赵辉,你再不悬崖勒马的话,谁也救不了你。”
  一场毫无悬念的肢体冲突后,两辆轿车的钥匙都被抢走扔到了花丛里,张佰强和褚向东拍着巴掌上了车,赵辉一踩油门,旅行车绝尘而去。
  被大货车阻拦了几分钟的新加坡军事情报局跟踪车辆开了过来,开车的特工望着四个鼻青脸肿正在花丛中寻找车钥匙的外交官,顿时意识到事情已经超出他们的掌控范围,于是立刻向总部进行了报告,总部当即下令收网。
  吉宝湾码头,一辆浅灰色劳斯莱斯幻影停在树荫下,欧丽薇在后座上静静的等待着,根据约定,半小时后刘子光他们将会乘车抵达码头,前往印尼沿海寻找欧锦龙。

  欧丽薇将自己的游艇连同驾乘人员都借给对方使用,而且还让自己的保安主管去联系了一批武器弹药,此刻正在运输途中。
  “不会出问题吧?”欧丽薇看了看腕子上的手表,经历数次风险之后,她的第六感也变得敏锐起来。
  欧氏财团的保安主管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健硕汉子,新加坡海军特种部队退役的上尉,他自信满满的说:“没问题,我找的人绝对可靠。”
  话音刚落,远处出现了一辆丰田小货车,朝着码头方向驶来,忽然路边跳出几个便装男子,衬衫外面套着黑色防弹背心,上面还标着police字样,小货车被他们拦截下来,司机下车接受盘查的时候,丨警丨察掀开了车厢里盖着的苫布,指着几口木箱说:“装的什么,打开看看。”

  司机走到车厢旁,猛然把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丨警丨察推倒在地,然后拔腿狂奔,两个丨警丨察紧追过去,剩下的人跳上车厢撬开了木箱,箱子里的东西让他们大吃一惊。
  五支新加坡造的sar80自动步枪,一挺无敌100轻机枪,还有大量的弹夹和散装子丨弹丨,虽然枪械的烤蓝已经磨损,但依然是杀伤力巨大的军用制式武器,警员们大惊失色,急忙呼叫增援。
  旅行车开到码头附近,赵辉没有丝毫减速的开了过去,众人眺望栈桥方向,那里停着几辆蓝白相间的警车,身穿深蓝色短袖警服头戴大檐帽的新加坡丨警丨察拉起了封锁线,还有蒙着头套挎着mp5冲锋枪的特种部队在四周警戒,明显是出事了。
  “码头去不了,怎么办?”刘子光问。
  日期:2018-11-26 07: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