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24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军车驶入中环的时候,在路边停了一下,那个陆军中校已经换上了便装,下车很快融入了当地人的海洋中,他在繁华的大街上走了十分钟,确定没有人跟踪后才打了一辆车驶向铜锣湾,在一家乱哄哄的小吃店里坐下,点了一碗公仔面吃着,对旁边的人说:“我发现你不管在哪里都要惹出些麻烦来,昨天的街头枪战挺火暴啊,都捅到天上去了,搞得老罗很被动。”

  旁边的人戴着棒球帽,帽檐压得很低,他低声说:“金旭东的供词你看了没有?”
  “那没用,空口无凭,我们要的是确凿的证据,白纸黑字能放在桌面上说话的东西。”
  “好吧,我去搞,你们能提供什么支援?”
  “没有任何支援。”
  “老赵,这就不厚道了吧,我就几个人,几把破枪,没有情报没有后勤,香港也不熟,怎么搞啊?”戴棒球帽的人有些恼怒了。
  “你要理解,斗争是复杂的,残酷的,最近他们搞了不少小动作,老罗的压力不比你小,再说了,组织上不给你支援,不是还有我么。”穿便装的陆军中校神秘兮兮的说道。
  “好吧,你先跟我回去,我们仔细商量一下。”
  两人出了小吃店的门,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司机摘下墨镜回头打招呼道:“赵经理,又见面了。”
  “褚向东,就知道这么火爆的事情少不了你们。”赵辉笑着说。
  汽车一直没熄火,褚向东轻踩油门向前驶去,轻松的说:“昨天那事儿真没我们的份儿,全是光哥一个人做掉的。”
  刘子光苦笑道:“新闻一天到晚都在播,搞得我上街都有压力,生怕被丨警丨察查身份证。”

  赵辉说:“这个不用担心,有关部门和香港警务处打了招呼,这案子内部已经结了,过一段时间找个顶缸的给市民交代一下就行了。”
  汽车沿着浅水湾道驶到南山别墅,赵辉来到房间后先和张佰强等人寒暄一番,然后单独提审了金旭东。
  房间里拉着厚重的窗帘,阳光丝毫照不进来,金旭东神色惶恐的坐在床边,打量着面前的陌生人。
  “金旭东,你的底牌我很清楚,不要以为帮国家安全局做了几件力所能及的事情就是体制内的人了,你只不过是枚棋子罢了,我可以告诉你,要杀你的人很有背景,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你好好考虑一下出路吧。”赵辉撂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金旭东面色煞白,低头不语。
  门外,刘子光问道:“金旭东和国安有关系?”
  赵辉说:“可不是么,国安经常通过他传递一些垃圾情报,同时收集一些有用的信息,要不然你以为他一个情报掮客怎么能撑到现在,早八百年就让抓起来了。”
  “那现在我们需要做什么?”

  “等待,现在我们就像是戴着镣铐去抓瓷器铺子里的老鼠,还必须抓活的。”
  深水涉枪战案虽然已经内部结案,但是香港警方依然保持着严阵以待的架势,很多路口设置了临检站,街头的巡逻人员也大大增加,尤其是货柜码头、山区公园等地,经常可见警车来回穿梭,丨警丨察见到身高体壮的男子就要检查身份证。
  深水湾附近的一座豪宅内,院墙上遍布摄像头,体格魁梧的保镖戴着墨镜来回巡视,这是马峰峰在香港的家。
  深水涉枪战虽经港府刻意淡化,但是视频资料还是通过某些渠道流到了马峰峰手中,目睹了当街驳火,面对面爆头的血腥场景后,马峰峰也怕了,连杨受成邀请他参加谢霆锋新片首映式都谢绝了,整天呆在别墅里足不出户。

  刘子光这家伙就是个疯子,万一他铤而走险跑来行刺自己的话,再大的权势,再多的金钱,也换不回来一条命。
  索普打来电话,要求将会谈地点改成悉尼,马峰峰和邹文重商量了一下,答应了。
  南山别墅,赵辉放下电话说:“老鼠要出洞,我们也要活动一下手脚了。”
  香港新机场,巨大的机库内,灯火通明,一辆机场维修专用电瓶车开了过来,身穿蓝色连体工作服的工人跳下车,环顾四下无人,打开了湾流专机的舱门,敏捷的登上飞机,在航空座椅,驾驶舱、洗手间的隐蔽位置放了一些东西,迅速下机关好舱门,又上车继续驶向下一个机库,那里停的是另一架来自澳洲的庞巴迪公务机。
  刚从机库里出来,由黑色加长轿车组成的车队就开了过来,机库大门缓缓打开,车队直接开进机库,保镖们先跳下车,警惕的四下张望一番,然后护卫着汽车里的vip迅速登机。
  飞机滑出机库,在跑道上待命,塔台优先放飞,庞巴迪和湾流先后升空,向南飞去。
  赤柱军营雷达站,一个军士紧盯着屏幕上的两个亮点,抓起了旁边的电话,报告了坐标。

  驻港部队石岗机场,一架白色的湾流喷气公务机起飞了。
  从石岗空军机场起飞的这架湾流公务机采用民用涂装,机舱内装潢奢华,在这里刘子光见到了很久未曾谋面的胡清凇。
  “小胡,又买新飞机了,生意做的不错啊。”刘子光恶意的恭维道。
  “别介,都拿这事儿挤兑我,飞机是租的,我都快吃不上饭了。”
  “少来,光中介费你就赚了大几千万吧。”
  谈到这个,胡清凇更是长叹一口气:“有人挖坑,有人种树,有人浇水有人施肥,结果长出果子来,挖坑的种树的浇水的施肥的全都靠边站,袖手旁观的倒摘了一口袋的果子,你说这是什么理儿?”
  刘子光说:“他们还给种树的安了个罪名,抓进了衙门。”
  胡清凇笑了:“本来咱们还有几口汤喝,叶老走了之后,这帮人的吃相越来越难看了,马家的投资公司拿着国家的钱在华尔街练本事,学费一交就几十个亿啊,还是美金,他们家老头急了,再有钱也架不住这种糟蹋法,所以马峰峰迫切的需要取得几个成绩来堵老头子们的嘴,你也知道,国内这些垄断行业都是各个家族把持的,大家各捞各的,捞过界是不行的,算来算去只有咱们最好讹,所以……你懂得。”

  “把你也连累进去,真是不好意思。”刘子光说。
  胡清凇摆摆手:“他们欺人太甚,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捞也不是这种捞法,我做西萨达摩亚的工程中介和咨询是赚了一些,但你也知道,这种事情完全靠的是人脉,八杆子打不着的人也来分一杯羹,首都消费水平又高,吃顿饭好几万,去一趟会所,十几万没了,就是喝汤我都要用小勺子喝,非洲那边我也是去过好几次的,枪林弹雨也经历过,没有功劳总有苦劳……算了不说了,搞得我像祥林嫂似的,你怎么样,听说你把老谭气得够呛啊。”

  说着他回头望了望机舱尾部盖着毛毯正在熟睡的上官谨,小声说:“不管怎么说,她是老谭的人,又受了伤,带在身边不合适吧。”
  刘子光说:“我就是需要一个对方阵营里的人来做证人,她是最合适的。”
  正说着,赵辉从驾驶舱过来了,说道:“赤臘角空中控制中心的情报说索普和马峰峰的私人飞机报备的目的地是悉尼,我们大概比他们晚十五分钟到,支援力量已经从国内起飞,乘坐民航客机前往,包括一个情报组和一个突击组,都是生力军,长路漫漫,大家睡一会儿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