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2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音未落,一串子丨弹丨打来,车窗上出现一排弹洞,幸亏梁骁位置比较低,要不然脑袋就开花了。
  后座上,刘子光早就打开了车门,一脚先将惊慌失措的上官谨踹了出去,上官处长在地上狼狈的打了几个滚后,躲到了路边一辆卡车后面,刘子光双手持枪从车里跃出,朝马路中央那个带着摩托头盔抱着冲锋枪横扫的家伙连开数枪,第一发子丨弹丨正中他的头盔上,.45口径子丨弹丨强大的冲击力将有机玻璃面罩打得粉碎,枪手的眼睛被飞溅的碎片扎瞎,发出一声惨嚎,紧跟着第二发第三发子丨弹丨就消除了他的痛苦。

  趁着对方火力减弱的空当,梁骁也拔出手枪从车里爬了出来,还没抬头就听到身后一阵暴雨敲打铁皮的声音,他断定起码有两支自动步枪在扫射自己的座驾,仓皇窜到路边垃圾桶旁蹲在,回头一看,自己的汽车已经千疮百孔了。
  刘子光朝前面的保姆车看去,两边车门大开,金旭东和荒木直人已经不见了,他刚要冲过去查看,忽然一阵摩托轰鸣声从背后传来,他下意识的纵身一跃,刚才落脚的地方已经被子丨弹丨打成了马蜂窝。
  暗夜的街头,枪声响成一片,膛口焰的火光甚至压过了路灯的光芒,到处都是尖叫声和嘈杂的脚步声,刘子光扑到梁骁身边,说:“九点钟方向有两支长枪,六点钟方向也有两把枪,你掩护我,我要去救金旭东。”
  刘子光将一把手枪塞在梁骁手里,念道:“一,二,三!”猛然向外冲去,梁骁把手枪高高举起,也不管能不能打到,朝左右两个方向连续扣动扳机,手枪套路不断往复着,滚烫的子丨弹丨壳从抛壳口弹出,这一幕在梁骁眼里渐渐成了慢动作,他歇斯底里的大声吼叫着:“啊~~~~~~~~~~~”
  手枪的容弹量毕竟有限,很快两把手枪就空仓挂机了,暴风骤雨般的子丨弹丨报复般的飞来,砖石碎屑乱飞,钢质的垃圾桶也被打出了一个个透明窟窿,梁骁趴在地上头也不敢抬,暗想今天恐怕是要挂了。

  转瞬间刘子光已经冲到了金旭东和荒木直人藏身的地方,两辆卡车之间,金旭东筛糠般抖着,荒木直人依然镇定如常,但紧紧按在腰部的手指缝里却在滴血。
  金旭东不光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还是整个交易的关键人物,除了双方的价码底线之外,他知道几乎所有事情,而且这个人没什么原则,所以除掉他的决策是正确的,失误在于低估了对手的强悍。
  五个熟悉地形、训练有素的杀手竟然全军覆灭,这让索普很忧虑,但更让他心神不宁的是这几个军人出身的杀手愚蠢的选择了当街枪击的方式进行暗杀,这势必会引起当局的注意,要知道现在的香港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间谍们肆意驰骋的远东桥头堡了,而是**的主场,任何挑衅行为都会受到追查和报复。
  虽然他不是搞情报工作的,但是警惕性和敏感程度一点不比那些老间谍茶,尤其是在纽约的家里遭到暗杀之后,这种心理越来越占据上风,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句中国古话正适合索普现在的心情。
  “海伦,帮我打电话给邹文重,取消今天的约会。”索普对女秘书说道。

  海伦是他的新任助理,上海人,外国语大学毕业,英文很棒,床上工夫也很棒,和中国人打交道,必须要有合适的翻译,索普本人的中文水平仅限于街头问路级别的交流,商务联络都是通过这位美女助理。
  海伦拿起电话拨通了邹文重的号码,简单说了几句后捂住话筒告诉索普:“先生,邹总裁要求和你通话。”
  索普拿起了沙发旁的分机,说了声哈喽。
  邹文重的英语带着一股纽约口音,似乎在显摆他的美国留学经历,“索普先生,是什么使您改变了决定呢,要知道为了这次会谈,我们双方都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非常抱歉,”索普打断邹文重滔滔不绝的英语,“最近似乎并不太平,我听说金先生昨日在街上遭到枪击,至今下落不明,所以我提议会谈临时改变时间和地点。”
  “金旭东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请您相信,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我们绝对保证您在香港的人身安全。”
  “邹先生,我想再次确认一下,你可以保证谈判安全进行么,要知道我们的对手很强大,或许马先生会对此有更明智的意见。”索普说道。
  “马先生正在处理这件事,稍等……”电话那边似乎被捂住了话筒,声音全无,过了一分钟,邹文重的声音重新传来:“马先生向您保证,个别宵小之辈的行为完全不能影响我们之间的商务谈判,现在香港警方已经全力出动搜捕绑架金先生的罪犯,而且索普先生您要知道,我们是代表国家来谈判的,您完全无需担心安全问题。”
  “这我就放心了,不过我还是想换个地点,可以么?”
  “没问题,我们随时随地都可以奉陪。”
  通完电话,索普对海伦说:“帮我打电话给欧先生,我想借他的游艇用一下。”
  香港岛深水湾,高尔夫球场,马峰峰正在挥杆击球,打出一个漂亮的小鸟球,望着高尔夫球滚入球洞,他摘下墨镜和鸭舌帽不屑的说道:“香港人就是小气吧啦的,球场都他妈这么小,没意思。”
  邹文重似乎心事重重,他说:“风子,谈判的事情是不是暂时缓一缓?”
  马峰峰说:“老邹,你怎么也和那个美国佬一样,胆子这么小,我不是说过了,香港这边我说了算,就是特首来了也要给我几分面子,刘子光他一个逃犯能兴起什么ng花来,我已经托人找他了,找到直接弄死往海里一丢,我就不信了,他躲得过初一,还能躲过十五?再牛逼的特种兵也是他妈肉体凡胎,一枪俩洞。”
  邹文重说:“风子,我不是说怕刘子光,我担心的是他背后的一些人,毕竟上次的事情就和罗克功搞得不太愉快,万一金旭东落到他手上,再搞出个供词什么的送到上边去就被动了。”
  马峰峰说:“这个你更不用担心了,罗克功别看现在风头挺足的,年龄毕竟到了,快要到点的老军头,怕个毛啊,金旭东这小子虽然贪财,但不笨,你不用严刑逼供他都会招供,但你让他在组织面前咬我,那绝对不可能,再说了,谭叔叔那边都打点好了,他们就算搞到什么证据也送不到上面去。”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邹文重终于点了点头。
  “还有,这事儿不能再拖了,我听外交部的哥们说西萨达摩亚的政局有点乱,那地儿的铁矿虽然品位高,总不如澳洲的便利,咱们得抓点紧,那孙子叫什么来着,索普,对,索普,他要换地方那就换,让他安心也好,抓紧把合同签了,我也好给家里交代。”
  “好的,我会处理的。”邹文重说。
  新界锦田公路石岗军用机场,一架军绿色的运八中型螺旋桨飞机缓缓降落,飞机上下来一个穿陆军中校制服的军人,他换乘挂着驻港部队牌照的越野车直奔位于港岛的中环总部而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