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2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些……毫无理性可言,说不得惹不得否则就招黑,避而远之为上策,”她蹙眉道,“躲不掉的是那些高官商贾,花式咸猪手,一万种占便宜的借口,还非得赔着笑脸,不然没法在圈子里混下去。”
  “听说影视圈里的大导演也……”话一出口方晟后悔不迭,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怎能当面揭人家**?
  她淡淡一笑:“那是必须的,还有制片、执行导演、大赞助商等等哪个惹得起?按外界的说法,象我拍了四十多部电影,上过床的起码一百人以上吧?”
  方晟惊得差点噎住,连忙说:“没……没有,没有……”
  “没有一百多,七八十总有吧?”乔娜眼角呈现出几许忧伤,“这是中国式三人成虎的谣言,久而久之我自己都有点相信,更不用说澄清真相。”
  “我相信!京都圈子里关于我的传闻同样满天飞,最新得到的数据已突破一个加强连,”方晟无奈地说,“你算算看,我不是铁打的金刚,还要履行市长职责,那么多女人,我……我招架得过来嘛!”
  乔娜笑得前俯后仰:“来,为同病相怜干一杯!”
  两大杯啤酒下肚,乔娜突然道:“信不信由你,真正跟我好过的男人……屈指可数。”
  方晟半眯着眼睛问:“信有什么好处?”
  “我也信你,”乔娜同样眯着眼,“虽然我的男人没有你的女人多,但都不超过十个。”
  “卟——”
  方晟忍俊不禁喷出嘴里啤酒,捂着肚子狂笑不已。乔娜先是强作镇定看他,终究绷不住也不顾形象地咧嘴大笑。
  原本只想稍稍喝点,谁知越喝越有感觉,越喝越想喝。
  方晟也是寂寞得太久了,难得遇到象乔娜这样直率大胆又善解人意的,而且娇美不可方物。
  与牧雨秋、芮芸等人喝酒,多少总端着架子;

  与朱正阳等黄海系兄弟喝酒,绕来绕去绕不开仕途和人事;
  与陈皎、燕慎等人喝酒,聊天是重点,喝酒只是平台;
  与方池宗、方华喝酒,就是喝酒,很少吐露心事;
  至于徐璃、樊红雨等,逮着机会就滚到床上,怎会把宝贵时间用到喝酒上……
  吃完已近十点钟,两人沿河堤抄近路回酒店。沿路见到河堤上、垂柳下、长亭里,三三两两坐着许多人,有拉二胡的,有下棋的,有打牌的,还有几个票友围成一圈唱京剧,远处几个孩子追逐嬉戏不时传来天真无邪的笑声。

  乔娜脚步渐慢,长长睫毛下的眼睛里透着向往和说不出的神秘。
  “早上这里人更多,舞刀弄枪,气功散打,还有秧歌队以及无所不在的广场舞。”方晟道。
  “这些不是我感兴趣的原因,”她静静地说,“我喜欢这里人与人的相处,随意自然,每个人脸上都挂着轻松和安逸,大英博物馆有幅明朝时期水墨画就反映这种氛围,实实在在的幸福,真正的生活乐趣。”
  “每个消费层次的品味不同,获得快乐的方式也不同,如同你们明星打高尔夫、网球,阳光下躺在翠绿的草坪上,喝着冰凉的饮料,与亿万富豪谈笑风生好不惬意,那也叫幸福。”

  “那是有负担的幸福,跟那些人在一起总得琢磨说什么、不说什么,而这儿则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您瞧,幸福的区别不明而喻。”
  “今晚你也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乔娜静静走了会儿,道:“三年前我跟随剧组在一个县城拍戏,期间有个姓张的县长邀请我们喝酒,没理他;拍完戏准备离开时,酒店被封锁了,说是搜查逃犯,三十多号人关在酒店两天不肯出去,还是执行导演精明,托当地人打招呼,张县长说这叫敬酒不吃吃罚酒,不听话再关十天!”
  “岂有此理,简直目无法纪!”方晟愤慨地说。
  “那是个很封闭的山城,大事小事县长说了算,有啥办法?晚上全体盛装打扮出席酒宴,都免不了被那些官员借各种由头揩油,有位小姑娘含泪跳了段肚皮舞……我才真正认识到,在内地即使混到我这样一线明星,在强大的体制面前,在手握生杀予夺大权的官员面前算个啥?戏子而已!也就从那时起,我坚定必须要加入体制的决心!”

  说不谈工作,转了一大圈终于回到正题,这才是乔娜此行真正的目的。
  方晟放缓脚步,倚到右侧花岗岩石栏杆上,看着月光下河水波光粼粼,沉思良久道:
  “华夏歌舞团强手如林,在里面出人头地很不容易,且举手投足引人瞩目,不如换家,比如海韵歌舞团,也是文化部直属单位,虽说规模、影响远逊于华夏,可行政级别一样,打个比方,好比我是鄞峡市长,论正治经济地位跟银山没法比,市长都是正厅——你要的就是这个,而不是出名,名气你早就拥有了,是不是?”
  “听起来有道理,接着说。”
  “你是一线明星,突然转入体制内的歌舞团肯定是惊爆新闻,为避免恶意炒作增加不必要的麻烦,刚进去不要谈职务、待遇,就是普通团员,越这样越能体现你高尚情操和奉献精神,越能靠近‘德艺双馨’,过段时间你不主动要的东西会有人双手奉上;反之,你主动要,吃相难看,人家就怀疑你别有用心,结果是一无所获。”
  乔娜听得笑靥如花,甜滋滋双手搂着他脖子说:“想不到当官的学问这么深啊,以前我真想得太简单了,再说,多教教我好不好?”
  方晟心惊肉跳,急忙推开道:“小心!被人偷拍到我俩麻烦就大了。”
  “嗨,这方面我有经验,”乔娜满不在乎道,“要有照片曝光,半小时内我的助手就会发两张我在新疆拍戏的照片,有定位有证人;随即还有粉丝发贴反驳曝料照上的人不是我;律师那边也会跟进,威胁要对簿公堂,逼对方公开道歉。”
  “满满都是套路啊,”方晟笑道,其实还蛮享受刚才软绵绵身躯投怀送抱的感觉,大明星毕竟不一样嘛,“继续说。进了歌舞团并非一蹴而就,几个月就能当上副团长,歌舞团是正厅级,我和吴郁明混到这个级别吃了多少苦,花了多长时间?刚开始会让你负责一个小队,也就是组长或队长;然后外出演出担任副领队、领队,这就是科级待遇了;再然后挂哪个部门副职,副处级,相当于正式步入领导行列……”

  “我明白了,一步一个台阶。”
  “这当中自然少不了上面打打招呼,领导关心,那都是了无痕迹,外行纯粹看看热闹,体制中人却是一听就懂,”方晟道,“比如汇报演出结束后,大领导问小乔在哪里?然后握下手,拍照时站到领导旁边,这就是信号!”
  “什么信号?”乔娜没听明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