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20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坐在另一边的王文君慢吞吞的拽出两把锋利无比的小太刀来,猛地扎在桌子上,刀柄颤微微直晃。
  车大勇有些恼羞成怒了,毕竟都是出来混的,谁也不比谁多长一个脑袋,这年头就是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车大勇和虎爷是同期的混子,前年才从大西北回来,短短两年就迅速上位,靠的就是不要命,一把五四横行江北黑道,所有人见到他都称呼一声大勇哥,迄今为止还没有不给面子的。
  今天似乎是栽了,但车大勇毕竟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小家伙,冷笑一声,枪口依然顶着贝小帅的头。
  “好,很好,大不了今天都不出这个门了。”
  谢亮等人早就吓傻了,动都不敢动,贝小帅却气定神闲,拿过酒瓶自斟自饮,偏过头对车大勇说:“你小弟不懂事也就算了,你好歹也是有点名气的大混混,动不动就掏枪吓唬人,有意思么?大勇哥,比你厉害十倍的角色我都见过,你真牛逼你就开枪,你先开枪我也能打死你,你信不?”
  九二式手枪已经上膛,击锤扳起,保险打开,就在贝小帅手边,而车大勇手里那支五四根本没有拉栓。
  车大勇很生气,很失落,本来带枪来只是为了找回场子,替小弟出气,按照他的设想,自己掏枪出来,对方肯定要服软,自己再就坡下驴说几句场面话,什么以后有事报我的名字之类,大家握手言和,但现实情况严重超出预想,对方不但也带枪了,而且家伙比自己的好,人也比自己更凶。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服软也不现实,那样的话以后就不要出来混了,车大勇握枪的手已经变得汗津津的,枪柄湿滑无比。
  正在紧要关头,疤子推门进来了,看到包间里剑拔弩张的架势,赶紧相劝:“这怎么回事,都是自己兄弟,动刀动枪伤了和气多没意思,听哥哥一句劝,收了家伙再说话。”
  车大勇终于找到台阶下,顺势收了手枪,说:“疤哥,我给你面子。”
  贝小帅也收了桌子上的枪,说:“我也给疤哥面子,饭店是吃饭的地方,不是打架的地方,有什么问题,咱们到外面没人的地方解决,大勇哥,你是老前辈,你看行不?”
  这话憋得车大勇无言以对,打是肯定打不过,不打又丢了面子,正为难,疤子又说话了:“小贝你别闹,勇哥和你闹着玩呢,这点玩笑还开不起么。”
  说着疤子拿了一个直筒玻璃水杯,咣咣咣倒了满满一杯白酒,当着众人的面一口气喝干了,亮出杯底半开玩笑的说:“都是出来混的,屁大点事就动家伙,还是在我店里,真不把疤哥当回事了么?”
  疤子这样一说,贝小帅也不好继续强硬,也倒了一盅酒,随意的在桌子上一碰,说:“大勇哥,不好意思了。”
  车大勇也赶紧给自己找台阶下,倒了满满一杯酒说:“不好意思的是我,刚在外面喝了两场过来的,嘴没把门的,别见怪,都是自家兄弟,我干了你随意。”
  一场危机解除,疤子表示这顿酒他请了,车大勇说啥不愿意,拉住疤子让谢亮下去结账,可是吧台根本不收谢亮的钱,搞得车大勇很不好意思。
  两伙人出了和平饭店,疤子挥手和他们告别,回到店里就叹了口气说:“林国斌那事儿才消停几天,这又要乱。”
  香港,油尖旺佐敦道,与内地相比,情人节的氛围似乎不那么火热,依旧和往常一样,霓虹闪烁,游人如织,一家夜总会门口,聚着几个泊车的小弟,一看就是混社会的初级矮骡子。
  路边的一辆轿车里,梁骁正在向刘子光解释阮雄的来历:“这个人最初就是跟程国驹混的,后来出事跑路,在台湾和泰国呆过一段时间,合连胜的周国基被抓之后,他回来认程国驹做了契爷,收服了合连胜的人马做了老大,这个人够狠够威,现在油尖旺一带他是老大,黄赌毒全做,重案组想拉他很久了,案卷堆了三尺高,一直没有有力证据。”
  后座上的上官谨冷笑道:“法律反倒成了犯罪分子的挡箭牌,所谓法治社会真是悲哀。”
  梁骁正要反唇相讥,忽然车窗被人敲了几下,抬头一看,是个军装警员,肩膀上一根柴,五十多岁,戴副眼镜慈眉善目的。
  “华叔,巡逻呢?”梁骁和这位老丨警丨察打招呼道。
  “阿骁,这里不能停车的,待会交通部的伙计来了可就不那么好说话了。”老丨警丨察说。
  “知道了,华叔。”

  华叔点点头继续巡逻。
  忽然夜总会的大门开了,一个男子被两个大汉从里面提了出来,扔在人行道上拳打脚踢,华叔看见之后大喝一声快步上前制止,七八个古惑仔晃晃悠悠走旁边走了过来,挡在华叔面前。
  华叔下意识的按住枪柄,大喝一声:“停手!”
  没有人搭理他,殴打还在继续,古惑仔们抱着膀子,轻蔑的看着这个老丨警丨察,华叔在这条街巡逻已经十几年了,是个不敢惹事的滥好人,就连古惑仔们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华叔当差三十年,明年就要退休了,他有两个骄傲,一是当差这么多年没开过枪,二是有个女儿在美国念书,至于当丨警丨察这么久连沙展都没当上,更没有什么红鸡绳花鸡绳黑鸡绳,那都不是他在意的事情,能安安稳稳的退休就是最开心的事情。
  若在往常,遇到古惑仔打人,华叔就躲在后面让同事处理,可是今天同事休班,只有自己上街巡逻,而且不远处就有重案组的梁督察盯着,他不想上也得上了。
  “停手!”华叔再次大喝一声,声音都有些颤抖,夜色浓厚,霓虹闪烁,谁也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事情,几个古惑仔将华叔团团围住,目露凶光。
  华叔想拔枪威慑对方,可是怎么拔都拔不出来,原来是慌乱之间没有打开搭扣。
  “要出事,走!”梁骁推开车门大步流星走过去,边走边掏出丨警丨察证件别在西装口袋上,刘子光也紧跟着下车走过去,上官谨刚要下车,被刘子光止住:“你留在这。”
  梁骁是北方血统,个头接近一米八,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往古惑仔们面前一站,颇有威慑力,刘子光身上穿的是上官谨昨天帮他买的一套范思哲黑西装,往梁骁身边一站,自然而然的也被古惑仔们误认为是丨警丨察。

  “搞咩?造反啊!”梁骁怒喝道,在他的威严下,身材单薄个头矮小的古惑仔们敢怒不敢言,只是虚张声势的站在那里。
  梁sir来了,华叔终于松了一口气,上前问那个被打倒在地的家伙:“先生,你要不要控告他们打人?”
  “没事,我们开玩笑的。”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家伙明显忌惮这帮古惑仔,支支吾吾的敷衍道。
  “阿sir,开玩笑也要管么?”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古惑仔们让出一条路来,一个二十多岁的长发年轻人从夜总会里走了出来。
  华叔小声说:“阿骁,这是阮雄手下头马,丧彪。”
  丧彪走到梁骁面前站定,鼻尖对鼻尖的盯着梁骁的眼睛,嚣张无比的说道:“香港法律有规定,我们不能在这里聚会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