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16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蓉走到酒店门口,发现停车场上只停了一辆马自达轿车,便冲着正在打扫卫生的饭店服务员喊了一声:“喂,过来一下。”

  服务员迷惑着走了过来,胡蓉问他:“这辆车是谁的?”
  “哦,是客人的,大概是昨天晚上喝多了酒,就没开走。”服务员说。
  胡蓉说声谢谢,转身走到车后记下了牌号,打电话给办公室说:“帮我查一个车牌号。”
  打完电话,看了看酒店门头,上面正好有一个摄像头。
  走进酒店大堂,一个经理打扮的人走过来问道:“大姐,有啥事?”
  胡蓉亮出了警官证:“刑警大队的,想调你店门口昨晚的监控录像。”
  经理把胡蓉请到办公室,打开电脑调出昨晚的监控录像给她看,胡蓉用鼠标拉动进度条,很快就捕捉到了那辆马自达轿车,一个中年男子从车上下来走进了酒店,身上的衣服和死者完全一致。
  胡蓉将画面定格,问经理:“这个人认识么?”
  经理看了看说:“常客,是玄武集团的中层,都喊他路经理。”
  此时胡蓉的手机也响了,同事告诉她,马六车的注册人叫路勇。
  死者的身份水落石出,但他为何会被人砸死在小巷中,又为何被毁掉面部,搜走所有随身物品,这不既不像是流窜分子随机杀人,也不像是寻常斗殴杀人,更像是仇杀,怀有深仇大恨的人才会这么残忍的把人砸成那样。
  胡蓉立即前往玄武集团进行调查,经同事辨认,死者确系玄武集团江北分公司行政部副部长路勇,前一天晚上他和同事在案发地点对面的酒店吃饭,饭后自行离开,没想到今天竟然阴阳两隔,同事们都唏嘘不已。
  据查,路勇十八岁技校毕业后进入市建安一公司工作,也就是大开发的前身,由于人机灵,回来事,调到小车班给领导开车,后来渐渐做了公司中层干部,大开发被玄武集团收购后,路勇成为行政部副部长,主管迎来送往的事情,他讲义气,酒量好,在社会上有很多朋友,属于那种八面玲珑的老油条。

  回到办公室,调取内网上路勇的家庭资料,他有个老婆五年前离婚,儿子判给女方,路勇的父母都不在了,有个妹妹叫路红,在市经济干部管理学院工作,路红的儿子,也就是路勇的外甥叫秦傲天,是市一中的学生,不久前因为一桩人命官司被逮捕,至今还未审判,路勇对这个外甥很照顾,案子的事情都是他出面打理的。
  看到这里,胡蓉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些感觉,想到那个隔三差五到刑警队来打听事儿的下岗工人王召钢似乎有段日子没出现了,再联想到夏日旅馆里那个女孩惨死的样子,以及路勇身上丢失的钥匙,胡蓉毛骨悚然起来,抓起手枪就往外走。
  路红家住在西郊的一个老小区,虽然楼房老旧,但是景色优美,邻居也都是些退休的干部,环境相当安静。
  儿子的事情让她伤透了心,本来一个寡妇带着儿子生活就很艰难了,现在又摊上这种事情,更让路红欲哭无泪,她是女诗人,不善于应付那些事情,案子的事情全部委托给哥哥路勇办理,她也曾拿出三万块钱让路勇转交给那个女孩的家属聊表心意,但是登门道歉这种事情,路红做不来,也拉不下这个脸。
  忽然门外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路红知道是哥哥来了,她一个孀居的女子,家里的力气活儿都得让哥哥找人干,为了方便给路勇配了一把钥匙。
  “咣“房门打开又关上了,脚步声有些沉重,不像哥哥的声音,路红从书房出来,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狰狞面孔在对着自己冷笑。
  站在面前的男人正是在派出所见过的受害者父亲,穿一身工作服,背着工具包,帽檐下一双眼睛凶光毕现,路红下意识的往门口冲去,同时放声大喊:“救命!”
  呼救还没喊出口,就被王召钢薅住头发掼在墙上,路红本来身子就弱,惊吓加上撞击让她昏死过去,如同一滩烂泥般倒在了地上。
  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四仰八叉躺在床上了,手脚被坚韧的尼龙绳绑在床腿上,嘴里还塞了一团布,更令她恐惧的是,那个凶恶的男人从包里拿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尖刀,正伸向自己的胸口。
  “呜~~”路红惊恐的扭动着身躯,呼救声只能憋在喉咙里,万幸的是,男人并没有刺死她,而是挑开了她棉睡衣的前襟。
  “大姐,你别怕,我先不杀你,你儿子日了我女儿,我就日他娘,这个账还算公平吧。”男人说完,三下五除二将路红的衣服裤子挑开。
  望着床上不停扭动的白花花一片,王召钢扒掉衣服扑了上去,折腾了一阵还是徒劳无功的翻身下来,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找出烟盒拿出最后一支烟点上,抽了几口,斜眼看看床上的路红,这娘们虽然风韵犹存,但是自己太过紧张,而且路红家的电话座机一直在响,搞得他心烦意乱,只能象征性的弄几下,也算给女儿报仇了。
  王召钢抽着烟,回想着自己这些天来的经历,他先是购置了绳索、尖刀、铁锤、地图等物,然后开始跟踪仇人,害死女儿的那几个畜生,他一个都不会放过,首先要对付的就是秦傲天一家人,路勇就是第一个倒霉的,在连续跟踪了一星期后,王召钢终于找到机会,在漆黑的小巷口里一锤将路勇砸到,然后又连续砸了几十下,心头的恨意才稍微减轻了一些。

  第二个要对付的是秦傲天的母亲,王召钢虽然不知道有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这句话,但是他下意识的就想到要用同样的手段报复对方。
  一支烟抽完,王召钢将烟蒂踩灭,冷静的对床上的路红说:“行了,该送你上路了。”
  路红眼中泪水横流,身子不同的扭动挣扎,对方怎么伤害她没关系,最重要的是不能伤害儿子。
  “别怕,一会儿就好。”王召钢把刀架在路红脖子上刚要割,忽然传来敲门声,同时一个女声在喊:“你好,我是物业公司的,刚才你们家打电话报修电表了么?”
  王召钢停住动作,冲门口喊了一嗓子:“已经好了,不用修。”
  敲门声反而更加急促了:“我还是进去看看吧,电路老化很危险的。”
  王召钢有些不耐烦,抓起尖刀藏在身后走到门口,那个女人还在不停唠叨着:“进去检查一下线路就可以了,先生。”

  王召钢把心一横,攥紧了刀柄抓住门把手刚要开门,忽然意识到这个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心思一动,先趴在猫眼上看了一眼,外面过道上,一个女人举着手枪瞄准着大门,正是在刑警队见过的那个女警!她身后还站着几个小区保安,手里拎着棍棒。
  危急关头,王召钢反而更加冷静了,他蹑手蹑脚退了回去,快速查看了卧室、厨房、卫生间的窗户,遗憾的是所有窗户上都焊着坚固的不锈钢窗棂子,结实的如同监狱的铁窗,除了大门之外,没有任何逃遁之路。
  日期:2018-11-24 07: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