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99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太荣幸了。”刘子光彬彬有礼的说道。
  聊了两个钟头后,刘太看了看手表,一个眼神递过去,示意刘先生可以告辞了,安琪察言观色,哪能没注意到这个细节,不等刘子光说话,撒娇般的挽留道:“今天都不许走,尝尝我的厨艺。”
  刘太客气道:“就不麻烦了。”
  安琪悄悄对女儿使了个眼色,咪咪很配合的闹起来:“叔叔别走~~”
  刘子光笑了:“好吧,既然咱们这么有缘,又是邻居,这顿饭我请,咱们找个饭店吧。”
  安琪说:“现在就算再高档的饭店也不放心,食物安全很成问题,我买的都是无公害蔬菜,进口的橄榄油,不图别的,吃个放心,刘先生是不是对我的厨艺有怀疑啊?”

  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刘先生夫妇不再坚持,留在客厅陪咪咪玩,安琪亲自下了厨房,食材都是现成的,又有保姆打下手,不大工夫就做了满满一桌精美的饭菜,又从酒窖里拿了一瓶拉菲庄园出品的红酒,宾主在餐厅落座,开始愉快的晚餐。
  安琪受过高等教育,刚跟了金旭东的那几年,每年都要去国外旅游,香港更是常去,见识也算不俗了,但是和刘先生夫妇比起来,安琪简直觉得自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
  刘先生夫妇的谈吐优雅,不经意间提起一些大人物的名字,也都是安琪耳熟能详的,丈夫的社交圈子她接触的不多,但也略微认识几个首都的红色后代。
  “华夏矿业的邹总和我们家老金很熟,每次去首都我们都要去他们家拜访,邹总的夫人很喜欢咪咪,上次说要认作干女儿呢。”安琪很适时的插了一句,显示自家和上流社会的关系也不浅。
  饭后,保姆奉上茶点,刘太看到客厅中摆着一架钢琴,就问这是谁用的,安琪很骄傲的说自己是音乐学院毕业,这架钢琴是用来教女儿的,说着即兴弹奏了一首《蓝色多瑙河》,一曲终了,大家纷纷鼓掌,刘子光忍不住技痒起来,说:“我也献丑一下吧。”

  “刘太”大惊,在计划中可没有这个环节,而且在资料中刘子光从小到大的音乐课成绩都是及格而已,可以说毫无音乐方面的天赋,忽然要弹钢琴那可真成了献丑了。
  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刘子光坐在了琴凳上,开始酝酿感情,上官瑾只好微笑着对安琪说:“他很久没摸钢琴了,有些生疏。”
  安琪搂过女儿,笑吟吟的看着刘子光,显然对他充满信心。
  刘子光开始弹奏了,如同上官瑾说的那样,动作很是生疏,大家都报以宽容的微笑,对一个古文学史专家来说,钢琴完全属于副业。

  但是刘子光的动作却慢慢变得熟练起来,钢琴声舒缓悠扬,颇有古韵,到后来竟然变得悲壮激昂,而刘子光也完全沉浸在音乐的氛围中,每一个动作似乎都饱含了深情,听到最后,感情丰富的安琪竟然热泪满眶,而上官瑾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古怪。
  “刘先生,您弹得太好了,这首曲子应该是《满江红》吧?”安琪再看刘子光的眼神已经有些崇拜的色彩了。
  刘子光点头说:“是啊,我一直觉得用西洋乐器演绎出的中国古典音乐有一种独特的韵味,所以做过一些这方面的研究。”
  看到安琪一脸神往的样子,似乎还想就这个问题深入探讨,上官瑾赶紧插嘴:“时间不早了,我们不要打扰咪咪休息了。”
  刘子光就坡下驴:“好吧,非常感谢您的晚餐,我们先告辞了,等金先生回来,我们再约时间一起聚聚好么?”
  “好的,我送送你们。”安琪牵着咪咪将他们送出了大门。

  汽车上,上官瑾讥讽道:“如果我阻拦的话,我看你都不打算走了。”
  刘子光一边开车一边反驳:“这个计划好像是您定的吧,我只是认真执行而已。”
  上官瑾说:“临时加戏可不是我定的,如果你的钢琴曲演砸的话,完美形象就会破灭,计划就要变更,我不希望有下次。”
  刘子光说:“难道我演奏的不好么?”
  “我并不否认你的钢琴演奏水平,但问题是事先并未和我沟通,我们两人现在是一个行动小组,我并不是想争主导权,而是认为搭档最重要的是默契。”

  刘子光耸耸肩,不再争辩。
  上官瑾停顿了一下,换了和缓的语气说:“你弹的真的很好,我仿佛看到金戈铁马、儿女情长,似乎有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在面前缓缓打开。”
  说到这里,上官瑾偷眼观察刘子光,他的眼神比平日更加深邃了,似乎埋藏着无尽的故事。
  这一刻上官瑾断定,《满江红》才是真正能开启这个男人灵魂深处的钥匙。
  过了片刻,刘子光缓缓说道:“我已经猜到幕后黑手是谁了?”
  “一个叫理查德.索普的美国人,我们交手不止一个回合了,不过每次都是我赢,这次也不例外。”
  上官谨有些惊讶:“你从哪里得出的结论?”
  刘子光直言不讳道:“金旭东和索普曾经是同事,索普为了西萨达摩亚的铁矿不惜动用雇佣军和捕食者无人机,但仍功亏一篑,这种人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战场上拿不到的东西,他们会从别的地方下手,我怀疑索普和马峰峰同流合污,想借着国家的名义侵吞属于别人的财产,而金旭东就是买办的角色,从中奔走撮合,期待大亨们从指甲缝里剔出点碎屑给他。”
  “听起来很符合逻辑,可是我们需要的是证据而不是推理,而且是确凿的证据,我们的对手等级高到什么地步,我想不用再提醒你了吧。”上官谨说。

  “这种威胁到国家战略安全层面的事情,绝不是谭主任马峰峰之辈可以任意胡为的。”刘子光冷笑道。
  “那你准备怎么做?”
  “把这件事捅出去,直接报给总参罗克功将军,军方付出这么大的人力物力,可不是为了给别人做嫁衣裳。”
  为了接近安琪,刘子光在古北新区租了一套豪宅,在这种地区租住还有另一个好处,就是安全,丨警丨察是不会随便临检外国人聚居的地区的。
  从首都长途跋涉而来的那辆宝马车已经被弃在苏州某派出所的门口,上官瑾和刘子光是乘坐其他公用交通工具前来上海的,为了交通便利,他们租了两辆汽车,一辆捷豹、还有是一辆不起眼的帕萨特。
  虽然不准备长住,但是必要的生活用品也是要采购的,回到临时住所后,上官瑾说要去商场一次,刘子光很有绅士的风度的表示可以共同前往。
  “你太入戏了吧,我要去买内衣你也要一起去么?”上官瑾揶揄道。
  刘子光耸耸肩,等上官瑾离开住所五分钟后,也驱车离开住地,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拿出崭新的手机和sim卡,装好开机拨通了贝小帅的手机。
  “小帅,是我,事情办得怎么样?”
  “不好弄,出入境管理处的人说户口本有问题,不给大爷大妈办护照。”
  “知道了,就这样,再联系。”
  刘子光有条不紊的打开手机后盖,卸下电池抠出sim卡,抛进路边小河里,又拿出一部新的来拨了个号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