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88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屁股决定脑袋,庞山再该死,那也是他的二爷爷,自己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往火坑里跳,尤其按照现在的法律政策,庞山在大陆已经是无罪之身。郝广真是铁了心对付他,那可是要违反纪律的。
  抛开一切都不谈,你郝广要阴庞山,那是你们两家的事情,可为什么还要捎带着老关家?

  若不是关晓军有着前世的记忆,恐怕老关家这次将会遭受池鱼之殃,到时候把拍地的钱拿出去了,估计哭都没地方哭去。
  冲这一点,关晓军很难对郝广产生同情之心,你是不幸,但将你的不幸还要强加到别人身,那会引起更多的不幸,由此而产生的这些不幸的人将会去恨谁?
  所以当关云山言辞流露出对庞山的不满时,关晓军有点不高兴,“老爸,二爷爷再不对,那也是我的二爷爷,你胳膊肘不能往外拐。”
  他对关云山道:“这郝广找二爷爷报仇,那也算是说得过去,可为啥把我们家也扯进来?你想过我们要是真被他坑了的后果吗?”
  关云山心烦意乱,“你懂什么?一边去!”
  一脚把关晓军踢跑,随后走出家门,开车向庞家庄赶去。
  这件事实在太大,无论如何都要告诉庞海一声,看自己的姑父怎么说。
  夏天天热,关云山驱车赶到庞家庄,看到躺在路口树下躺椅,拿着蒲扇的庞山。
  此时的庞山垂垂老矣,躺在树下,手的蒲扇放在胸口,人已经睡了过去一阵风吹来,吹得满头白发轻轻舞动。
  关云山看到此种情形,心发酸,连车都没敢停,直接开车又返回了云泽市。
  自己的姑父都老成这样了,他实在不想再让老人参与这样的事情。
  庞山少年得意,老来凄惨,好不容易出狱,如今耄耋之年,正是安享晚年的时候,关云山不忍打搅他。
  庞山是不能指望了,关云山只能把电话打给了父亲关宏达,此时的关宏达正在日城与人谈生意,接到关云山的电话之后,吃惊道:“还有这种事?”
  当下生意也不谈了,当天赶回了云泽市。
  到家听关云山仔细说了事情的始末后,关宏达这才赶往庞山所在的刨花板厂,更庞山喝酒聊天,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在同一时间,周蒙也找到了关云山,传达了郝广免除家乐福超市三年税收的政策扶持。
  关云山接到这个通知之后,一脸的迷惘,不知道郝广这是什么意思。
  关晓军知道这个事情后,对关云山道:“人家这是向咱们道歉呢!坑我们没坑成,还被发现了,估计他也感觉不好意思,这三年的税收,算是他的歉意了。”
  郝广这番举动,更令关晓军心惊肉跳,他越来越发现这郝广的难缠,人家搞事情师出有名,虽然坑庞山的时候,把关云山也给捎了进去,有点不厚道。但是在失败之后,直接以免税的方式来向关云山变相道歉。
  其实他是不给关云山的超市免除税收,关云山也不能怎么着他,可他偏偏这么做了,可见他做事有来有往,很有一套手段。
  关晓军最烦跟这种人打交道,跟这种人说话,每一句话都要细细揣摩,甚至连说话的语气与语速都要好好分析,不然的话,有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难以处理的问题。
  关晓军在前世也是个不得志的小处长,政治智慧与生存手段是远远不郝广这种高级干部的,算是现在,想要跟郝广过招,也是一件大难题。
  “既然玩心眼不一定玩的过他,那简单粗暴点!”
  在家里想了半天,关晓军想的心烦,到了晚,对返回家的关云山道:“不如这样,现在把郝广与二爷爷的事情宣扬出来,让整个云泽地区的人都知道,然后去省会也宣传一下,尽量把这个消息传播的更广一点,到时候大家都知道了地区专员与投资大陆的台商之间的恩怨,肯定会有人好郝广会怎么做,甚至高层估计也会插手其。”
  关宏达也在旁边,闻言道:“我可是特意问了,几十年年前,山在南方的时候,因为一个女人,与郝广父亲郝良成发生了摩擦,由此兄弟反目,山失手之下,把郝良成给杀了。这件事放到过去是死罪,但是放到现在,反倒是没有啥问题了,国家也不会追究。”
  他吁了口气,阴沉的脸终于有了笑意,“这事情摆在明面,反倒是个好可行的法子。只要大家都知道山与郝广家的恩怨,那么山反倒会更安全,嘿嘿,郝广算是再生气,他也得考虑点影响。”
  “行不行,试试再说!”
  “我觉得这样不好!”

  关云山听到关晓军的建议后,皱眉道:“这是故意把郝广放在火烤,虽然以后可能不会对二伯伯下手,但也把他得罪死了。要是大家都知道了他跟二伯家的恩怨,你让他在平时工作怎么对待二伯?估计整个云泽地区的人都要看他的笑话。”
  “他是政府官员,要是刻意针对二伯,这明显是违背组织纪律,可要是不做出什么举动来,那肯定是被人笑话。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要不为父报仇,恐怕一辈子都要被人嘲笑。”
  关云山道:“咱们要是把这件事给捅出来,郝广会猜不出是我们干的?人家又不傻!”
  在有些事情,关云山有着自己的道德观念与底线的坚持,现在见关宏达真的同意关晓军的损招后,他便出言阻止。
  其实他说的也很有道理,这件事要是宣扬出来,那真的是把郝广放在火烤,一下子处于两难的境地,报仇不妥,不报仇也不妥,老关家这么做,确实是把郝广得罪死了。
  升斗小民,得罪地方父母官,以后的境遇可想而知。
  老关家三代人,关宏达油滑世故,关晓军心狠手辣,只有关云山为人正直,做事有底线,也因此他对关晓军的建议很不认可。
  关晓军其实也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很臭,闻言道:“老爸,你说怎么办?”
  关云山道:“怎么办?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今天晚我带着二伯去郝广家里走一趟,当面锣,对面鼓,把这件事说清楚,要打要杀,全听他的!”

  日期:2019-02-12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