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85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厅里的众人也觉得这周蒙脑子有病,关云山明明让着他,他竟然还骂关云山,确实不可理喻,仗着有个厉害的舅舅,这么嚣张?
  “今天给你舅舅一个面子,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要再得寸进尺,看我怎么收拾你!”
  关云山一副不跟周蒙计较的样子,转身走出了大厅,身子微微发颤。
  众人都觉得他是被周蒙气的,但只有庞山知道,关云山这是在极度愤怒之下的反应。
  这种愤怒,并不是因为周蒙,而是在看清楚了周蒙身后之人后,才会如此的又惊又怒。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怎么会是他?”
  走出拍卖厅的关云山双拳紧握,脸色难看之极,在他旁边的庞山的脸也极为不好看,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大门,一直坐到了车,都不曾开**流。
  “他为什么要给咱们设这个局?”

  坐在驾驶位置,关云山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扭头看向旁边的庞山,“二伯,你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了吗?”
  庞山缓缓抬起头来,一脸迷惘,“云山,我刚刚返回大陆,我能得罪谁去?再说了,我是来投资的,咱们这本地官员应该给我优惠才是,哪有暗给我设套的?郝广这是疯了么他?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他伸手捏了捏眉心,感觉难以理解,“有我在云泽投资,无论是对云泽地区的百姓,还是对他个人的政绩,这都是有加成的,他没道理把我逼走啊。”
  关云山道:“难道是故意针对我的?可是也不像,我感觉主要还是针对您,我只是被顺便捎的倒霉蛋。”
  他扶着方向盘,看着车前方来来往往的人群,思索道:“前几年,有一名专员搞计划生育,搞的非常不像话,别说生二胎了,是第一胎都不让生,我们村好几个刚结婚的小媳妇,都被强行拉医院引产。当时凤山镇医院后面的大坑里,扔的都是死孩子,嘿嘿,一些野狗,野猫啊,叼着死孩子满地跑。当时那个坑被我们叫做万人坑,被引产的孩子没有一万也得有八千,那个惨啊。”
  “后来逼死了几户人,闹得越来越大,有人找到了我爸头。我爸联合一些老人给面汇报了一下情况,一年后,那个专员被调走了,现在的计生办好歹让生第一胎了。”
  关云山说到这里,斟酌了一下语言,“我一直都觉得郝广因为这个原因,才看我们老关家不顺眼。一年,我公司差点被一名张公子搞的开不下去了,这后面有郝广的影子,他不开口,我的建筑公司根本不可能被封。”
  庞山道:“他不至于特意针对你,有可能顺势而为,故意难为你一下,并不是铁了心的针对你。他要是真的想压你,云山,你这建筑公司还有超市,根本开不下去!灭门的知府,抄家的县令,这句话可不是开玩笑。”
  老头躺在座椅眼望车顶,“今天这个坑,我感觉是特意给我挖的,应该跟你没什么关系。像你刚才说的,你应该是被顺带这捎的倒霉蛋。”
  他轻轻道:“走吧,先把我送到刨花板场,我得好好琢磨琢磨,这里面肯定有些事情被我忽略了。”
  关云山将庞山送到厂子里后,这才想起今天是关晓军三人从燕京返回的日子,当下急忙驱车赶往附近的宁水市,等把三人从车站里接出来,都已经是晚八点多了。
  在路,关晓军见关云山满腹心事,开口问了几次,关云山并不回答,关晓军便识趣的不敢再问,但已经猜出了几分。
  应该是以背后给关云山、庞山挖坑的人已经露出马脚了,估计背景深厚,难以撼动,关云山才会如此的忧心忡忡。
  此时的管云山已经是云泽市前十名的有钱人,家大业大,根基已深,能让他也感到担心的人,放眼云泽地区,不会超过一百个人,而这一百人,有绝大多数都与他有着或远或近的关系,绝不至于为难他。
  现在能让关云山难成这个样子的人,关晓军在心里琢磨了一下,在云泽市也二十多人而已,而关云山有心事,这说明连庞山也解决不了,那这三十来人又可以划去一大部分,最后只剩下三个人。
  到了现在,背后挖坑的人已经是呼之欲出,遍数云泽地区的明面人物,只有一个人才让庞山这个宝岛来的投资商也大为忌惮。
  “郝广?怎么是他?”
  关晓军一脸迷惑,“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才让他这么做?”
  坐在副驾驶座位的关阳听到他喃喃自语,好道:“怎么了?你又在算计谁?”
  而正在开车的关云山听到关晓军的自语声后,吃了一惊,猛然踩了刹车,车子瞬间停住,“小军,你说什么?”

  关阳发出一声惊呼,身子猛然前倾,差点碰到脑袋,“爸,你干嘛呢!”
  关云山这才反应过来,又吃了一惊,“阳阳,你没事吧,小军,虎子,你们都没事吧?”
  见到关云山这种反应,关晓军已经可以肯定是郝广了,他扶着前面的车座,心一阵发愁。
  郝广不当初的张新杰,张新杰再嚣张,再厉害,但从本质来说,他也是一个外来的商人而已,抛去外面的种种光环的加持,也是个普通人。
  只要是普通人,那好对付。
  但郝广不同,这人是真正的体制人,省里开大会,会场里可是有他的一席之地的,招惹了这样的人,别说关云山忧心忡忡,连关晓军也感到一阵头大。
  见关云山踩了刹车,关晓军有气无力道:“我们没事,老爸,你开车小心点,有什么事咱们回家再说。”
  回到家,都已经十点多了,关云山本想找关晓军谈谈,但是看看时间,又见三人疲倦的不行,只好作罢。

  到了次日午,庞山来到了关云山家里,两人商量了好长时间,都闹不清头绪,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惹了这么一个仇家。
  两人抽烟很凶,当屋里全都被烟气充斥的时候,庞山打开窗户,让烟气缓缓流淌出去,他眼睛扫到墙壁悬挂的地图时,不自禁的想起了前几天关晓军在地图指指点点的情景。
  “小军回来了吧?”
  庞山老脸微微发红,对关云山道:“把小军叫过来,你问问他有啥看法没有?”
  这句话说出之后,庞山心一阵惭愧,自己六七十岁的人了,现在有些事情看不透,竟然还要询问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想想都丢人。

  关晓军回到家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去一看榜,关山虎陪着他去。
  此时虽然高考成绩还没有出来,但是考成绩却已经贴了出来。
  关晓军出乎意料但又在情理之的,获得了这一届新生的第一名,关山虎与关阳都要强不少。
  关山虎当初考一,是第三名,而关阳则是堪堪杀进前十名,从名次来说,关晓军考的名次最高。
  在云泽一,考进入前三名的,学校是免除一切学杂费的,而且还有金钱奖励,第一名奖励五百块,第二名三百,第三名一百。
  现在考正副榜还没有实行起来,几年后大学扩招,考开始了正副榜,迎接学子们的,将是极其高昂的学费,一榜生,二榜生,三榜生,三个榜单,学费相差了好几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