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81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当代杂志社内,期刊即将定刊的时候,陈又廷把关晓军叫了过去,“按照学界的惯例,作家一般都会给自己起一个笔名,你想好为自己起什么笔名没有?”

  关晓军在此之前,还真没有想过这个起笔名的问题,闻言一愣,“还要起笔名?不起行不行?”
  陈又廷笑道:“不起当然可以,可是小军啊,你要是真的署自己的真名,这对你以后的工作和生活,都会产生很大的困扰的,我建议你还是起一个笔名吧,最起码也算是多了一层面具。”
  关晓军想了想,“子在川曰,逝者如斯夫。我这本书写到是时光交错,年代变幻的一些事情,那笔名叫子川吧。”
  陈又廷道:“子川好像已经有人叫了,你再想一个吧。”
  关晓军又想了想,道:“直接叫子曰吧,这个不会再有重名的了吧?”
  “子曰?”

  陈又廷讶异道:“小军,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只有孔子说的话,才能叫做‘子曰’,你要是起这个名字,那可狂妄的没边了!”
  他笑道:“你起了这么一个笔名,那是说,你的作品可都是圣人之言啊,这也太夸张了吧?”
  关晓军也很无奈,“赵伯伯,一时半会的,你让我哪想合适的笔名去?”
  陈又廷想了想,道:“刚才的子川二字挺好的,要不这样,我给你加一个姓,叫关子川吧。”
  关晓军不可无不可,“那叫这个名字吧,不过陈伯伯,您最好不要把我的具体信息透露出去,别到时候一帮记者门堵我,我可麻烦大了!”

  陈又廷摇头道:“瞒不住的,小军。你还是提前做好面对媒体记者的准备吧。”
  在九一年的夏天,《当代》杂志连载的一部小说《关帝庙》,引发了国学界的关注,吸引大家目光的并不是这部小说的笔故事,而是这部小说的作者,确切的说,应该是这位小说作者的年龄。
  一位十三岁的孩子写了一部一百多万字的长篇小说,这放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是一件值得惊讶的事情,更何况是发生在此时化相对薄弱的国。
  当这件事传出之后,非但整个学界为之震动,是在整个国都引起了海啸一般的浪潮。
  十三岁的孩子,百万字的作品,业内著名编辑表示认可,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造成了在这个各种气功大师横行,特异功能被人信以为真的时代,又出现了一名学界的神童。
  之所以说“又”,那是因为在此之前,早在七八年,国便成立了天才少年培训班,当初的少年科技大收拢了全国二十一名天才儿童,并对他们进行专门的培养,这件事在整个国都被吵得沸沸扬扬,到现在还被人津津乐道,“神童”二字被国人念叨了很久。
  不过与这些神童不同的是,关晓军这位天才儿童是有作品的少年,而不只是单纯的聪明,这这更为了不起了!
  神童培训班里的神童,毕竟还只是一个个没有学术成果的少年,最后能不能成为国家需要的人才,谁都拿不准,现在新闻报纸已经不再报道此事,可见培训过程不容乐观。
  可是关晓军却不同,相那些神童,他是唯一一个拿出自己作品的少年。
  一个人再天才,再聪明,那只是停留在口头的事情,只有做出实实在在的成果来,才能配得真正的“天才”二字。
  得到这则消息后,整个国的媒体都疯狂了起来,满大街的记者都在寻找一名叫做关子川的少年,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天才少年,竟然写出了这么一本长篇小说。

  有些消息灵通的记者已经赶赴了云泽。
  关子川!
  一名十三岁的孩子,竟然写了一部长篇小说,而且这部小说写的竟然还非常不错!
  这个消息传出之后,如同瘟疫一般,在这个九一年的夏天,快速的在国大地传遍开来,而消息灵敏的一些记者已经赶赴云泽,去关晓军家里采访。
  不过虽然关晓军的家人都接受了记者们的访谈,可是作为主角的关子川,也是关晓军却始终没有在记者面前露面,这让一些记者很不甘心。
  关云山对外的解释是,关晓军正在燕京城游玩散心,而且孩子还小,过度的曝光对孩子也不太好,因此不让孩子直接面对记者了。
  对于这一点,很多记者都不满意,但关晓军不出面,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转而求其次,采访起与关晓军有关的人来,如凤山镇学的老师与学生,如关帝庙村的村民,以及关晓军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全都成了记者了解关晓军的主要途径。

  一霎时,有关关晓军的报道犹如雨后春笋一般,在各大报刊被刊登了出来,这些记者了解的内容极为细致,差点将关晓军小时候尿过几回床都给写了出来。
  所有报道都围绕一个人与一部书来进行,人是关晓军,而书是《关帝庙》,这也导致了《当代》杂志这期月刊的发售量激增,很多人慕名之下,都想买一期杂志看一下这少年写到书到底如何。
  而在杂志开始销售的时候,关晓军正在燕京城寻找自己交往多年的笔友,彼此书信来往这么多年,确实应该要见一下了。
  王佳慧已经十九岁了,今年七月刚刚参加完高考。
  在最近这几天,她每到傍晚时分,都会穿着白色连衣裙,拿着一本托尔斯泰的《安娜科列宁娜》,坐在玄武区最大的一家新华书店门口处静静翻阅书籍。
  在一个月前的一个下午,王佳慧收到了一封来自云泽地区的来信,依旧是熟悉的牛皮信封,简简单单的布满红色横线略显发黄的信纸,信纸的一行行钢笔字体犹如一个个横刀立马的小人,笔力苍劲,好像笔尖随时都能把信纸戳破一般。
  写信人是云泽地区的关晓军,一个与她已经书信往来六七年的书友,也是她交往时间最长的一名异地的朋友。
  在这个喜欢交友的年代,王佳慧六年前的时候,在一家杂志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随后便收到了来自各地的书友的来信,只是随着时间的推进,那些书友一个个都渐渐的不再联系,只有一个叫做关晓军的农村男孩还时长与她书信来往。

  作为书信交往五六年的笔友,王佳慧与这名云泽农村的关晓军早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平常一些不适合说给别人听的小秘密以及个人在生活遇到的苦恼,也都在书信里都倾诉给了关晓军。
  而关晓军在收到她的信后,基本都会给出一些极为有用的建议与解决方法,令她减少了很多烦恼。
  王佳慧见过关晓军的照片,那是一年前笔友应她的要求,特意夹在信封里的,照片是一名身穿白衬衫,抱着篮球的男孩,身材修长,长相阳光而帅气,身有着普通少年所没有的成熟与青春向交织的特气质。
  虽然这位叫做关晓军的笔友,说他如今只有十三岁,但是王佳慧却觉得他应该有二十岁左右才对,因为无论是从照片的样子还是以往书信的措词口吻,一切的一切,都不像是十来岁的孩子能写出来的。
  在最近的这封信,关晓军说要在这几天来燕京城一趟,因为他最近写了一本小说,要跟燕京城杂志社里谈一下出版的事情,同时也在燕京城好好玩几天,顺便也见一下通信多年的笔友,也是王佳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