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887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早早不甘心的看了眼梁隽邦,发现他完全没有帮忙的意思,只好把手伸给了工人。她右手的食指里刺入了一小根木刺,工人拿针给她挑出来,抹了点药、就没什么事了。
  “好了,宣四小姐,您多戴一层手套,这样保险点。”工人合上医药箱,交代着。

  “谢谢。”早早道了谢,看看梁隽邦一肚子话没法说出来。
  回到葡萄架上采摘葡萄,梁隽邦斟酌着开口,“宣四小姐,我明天就要回去了。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跟你谈合作的事情。你这么专业,我想我不需要为了红酒的品质担心……这样,我负责资金,你负责红酒,你看可以吗?”
  知道他不会陪着她一直待在这里,只是听到他要走,早早难免会有些失落。
  “好,我会考虑的。”
  梁隽邦听了,不由笑了,“那太好了,我回去让他们拟定好计划书,等你的好消息。”
  “嗯。”

  早早沉默下来,不过想想若是合作,以后见面的机会也会很多。
  忙碌了一上午,中午和工人们一起吃过午饭,原本还是大晴天,却突然阴沉下来。
  “好像是要下雨了,看来得早点回去了。”
  工人们议论纷纷,有的已经开始收拾东西。梁隽邦四处一看,刚才还在的宣芷菁却不知道去了哪儿。抬头看看天边,乌云正往这边压过来。
  “宣四小姐?”
  梁隽邦站了起来,四处寻找着宣芷菁。
  “宣四小姐好像又去葡萄架那边了!”

  听有工人这样说,梁隽邦没想太多,匆忙往园地里走,要知道宣芷菁如果真的在那边,架子的光线挡住了,是察觉不到光线的变化的。
  “宣四小姐?宣四小姐……宣四小姐?”
  梁隽邦沿着一排排的葡萄架寻找,却始终没有宣芷菁的踪迹。
  “喂!我在这儿呢!”
  一筹莫展之际,地下传来一个声音。梁隽邦低头一看,宣芷菁趴在地上呢!
  他不由觉得好笑,蹲下来问她,“你干什么呢?要下雨了,工人们准备回去了……以为你还在采摘,怎么趴地上了?”
  “嘻嘻。”早早笑笑,手上、脸上都是泥,“我想看看这里的泥土有什么不一样,种出来的葡萄会那么好。”
  梁隽邦讶然,“你还研究这个?”
  “当然。”早早郑重的点点头,一脸神往,“你别看我现在只有个小小的红酒庄,但是我以后一定会有自己的葡萄园,会把红酒做的很大!”
  梁隽邦失笑,“你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野心?”

  “嗯……”早早停顿了片刻,说到,“你跟我说了你妻子的事情,我也跟你说个故事吧!”
  “呃?”梁隽邦愣住,“故事?”
  早早点头,“是啊,故事。一个女人等着他的爱人回来的故事,这个女人比较凄惨,她明明还爱着她的爱人,可是,她不能用嘴说出来……”
  早早说着,期盼的凝望着梁隽邦,她真的忍得好辛苦啊!
  “噢。”梁隽邦神色如常的点点头,“我不是很明白。”
  “嗯……”早早点点头,眼神里一丝落寞一闪而过,“这支红酒,就是为他们的故事而诞生,她希望有一天,她的爱人明白这其中的意思,她在等他……她把所有的爱慕和思念都藏在酒里了。”
  说话间,有点点雨滴落在了两人身上。

  梁隽邦回过神来,拉着早早站起来就跑,“别说这些了,下雨了……这一片都是泥地,快走吧!一会儿雨下大了,就不好走了。”
  “……”早早微怔,他手心牵着她的手,虽然雨水很凉、但是她很暖。
  葡萄架外,大雨倾盆。工人们都上了车,准备回去了,看到他们过来,纷纷伸出手,“宣四小姐、梁先生,快上来吧!”
  “嗯。”
  梁隽邦答应着,先把早早托起来扶上了车,自己随后才跳上去,就坐在门口的位置,和早早隔开一定的距离。早早伸手抚着头发上、脸颊上的雨水,默默垂下眼帘。
  回到房间,梁隽邦洗完澡,门就被敲响了。

  门打开,是工人送可乐姜汤过来,“梁先生,喝杯可乐姜汤去去寒气,对了,另外这碗……一会儿麻烦你给隔壁宣四小姐送去吧!我刚才敲门,她没开,估计是在洗澡。”
  “好。”
  梁隽邦答应着,接过了碗。
  过了片刻,梁隽邦喝完自己那万,才端着碗走到隔壁去,敲门没人开,梁隽邦随手拧动了把手,门没锁,他也没多想,只想进去把碗放下就走。
  可是,进去之后便撞上早早从浴室里出来。她此刻只上身穿着件宽大的T恤……
  “……”梁隽邦怔住,迅速转过身背对着她,“对、对不起,姜汤放在桌上……”
  “慢着!”
  早早高声叫住了他,心跳如鼓。她知道这是个绝好的机会,如果能让隽邦看一看她的身体,隽邦一定能认出来的!早早捂住心口,疾步走上去,将梁隽邦从后抱住。
  “隽邦……你看看我,看看我行吗?”
  早早的手慢慢扣住梁隽邦的,拉着他往自己的领口靠,只要他轻轻一拽,他们的‘比翼双飞’纹身就无所遁形了!可是,勾引人真是件技术活,她的隽邦并不是那么好勾引的!

  “宣四小姐!”
  梁隽邦猛的推开她,没有回头看她,沉声说到,“请你自重!对不起,我之前对你有过冒犯,也让你产生误会……可是,我以为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的妻子、是无可取代的!”
  说完,迅疾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隽邦!”
  早早想要追出去,可是她现在的样子实在不合适。她只好退回来,匆忙换上衣服再出门。可是已经晚了……院子里梁隽邦已经开着车急速驶向门口!
  “隽邦!”早早懊恼不已,这么简单的事,她怎么就是做不到?
  早早回到凤城,已经是一个礼拜之后。
  去了趟葡萄园,整个人晒黑了、也瘦了,这些都算不得什么,只是宣枭夫妇看在眼里,觉得她的心情似乎比去的时候并没有好多少,本来就是为了散心才去的。
  “哎……”沈静安远远看着,暗自摇头叹息。孩子是着急了,时间也过去了这么久,梁隽邦那边的情况却一点进展也没有。
  宣枭看着也着急,悄悄对妻子说,“要不,我给点压力?”
  “……”沈静安犹豫了片刻,点点头,“那你看着办,不要把隽邦逼急了。”

  “行,我知道……会看着办的。”
  梁氏总裁室。
  “要我亲自去?”梁隽邦抬头看向助手,不是很确定自己刚才听到的话。
  “是。”助手点点头,“是的,那边说,这是宣司令的意思。”
  梁家这些年在凤城发展的风生水起,生意也越来越大,已经不在于普通的民生。和当初韩家在帝都一样,梁斯文的野心终归是打向了更深的层面。
  不过,近来因为梁隽邦的身份问题,事情一直被压着。
  对于这件事,梁斯文本人已经没有抱多大希望了。他也没有什么抱怨,毕竟和生意比起来,自然是唯一的儿子更加重要。于是和军部合作这回事,一度被梁氏搁浅。

  此刻,乍一听到助手提起这件事,而且还是宣枭的意思,怎么能不叫他意外?
  “少爷,您去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