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2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场内外气氛顿时一凝,刹那间竟有些紧张起来。
  方晟神色自若,道:“大家如果到市区走一走,很多人都会说离不开吴书记,离不开方市长,其实我心里清楚八成是客气话,不能当真……”
  会议室里响起轻微的缓和式的笑声,会场外司队等丨警丨察们神经却绷得很紧,心里清楚工人们说的可不是客气话,而是多年洗脑式宣传形成的根深蒂固的观念。
  “你要是问省长,吴书记和方市长任期满后还能留在鄞峡吗?省长也很为难,这种事没法预测啊对不对?要用官方语言回答,那就是‘一切以改制结果为准’,这话大家肯定不爱听。如果说得直白些呢,坦率讲,大家离不开郜总并不是郜总继续留任的因素!这话什么意思?省委决定书记市长是否留任鄞峡,不会受街头老百姓说离不开的影响,同样,改制是很复杂很曲折的过程,目前具体操作方案仍处于商讨阶段,比老总人选更重要的股权结构、薪酬管理办法、补偿标准等等都没最终确定,讨论郜总去留问题为时过早,”说到这里方晟指了指牛副总和部门负责人,“不光郜总,所有集团高管和中层干部去留问题都不会事先讨论,大家明白我的意思?”

  这段话说得有点含蓄,其实大多数工人还真没听明白,不过至少根据字面理解一个事实,那就是干部们的事儿要放到最后。
  齐代表责怪地瞟了同伴一眼,抛出第二个问题:“大伙儿都很关心饭碗稳定,刚才方市长说不会随便开除工人,可万一老板不,老总哪天看谁不顺眼真要开除,咱工人也没辙对不对?”
  方晟道:“事实上饭碗问题是大家最关心的,也是大家之所以强烈反对改制的根本原因。实话实说,改制后在用人机制方面的确有很大变化,事不关己、各异大锅饭的理念必须要废除,好吃懒做、不学上进者岗位能不能保住也是很大的问题。但就正常人事管理而言,股份制企业更加规范和公正,用谁不用谁也并非老总说了算,将受到董事会、监事会和工会制约,这里所说的制约不是空话套话,而有相应规章制度来制衡经营层权力,再退一步讲,如果哪个工人觉得企业不应该随便开除自己,还可以走劳动仲裁和法律诉讼程序。”

  又有工人代表插嘴问:“方市长,咱本来都是全民制工人,好歹算捧着铁饭碗,怎么一改制就变成合同制?国家甩包袱,不能让咱工人吃亏啊。”
  话糙理不糙,会议室里包括部门负责人在内都微微点头,会场外更是呼应声一片,工人们情绪又激动起来。
  方晟道:“对国家来说国腾油化是不是包袱呢?从成立到现在每年按规定上缴利税,而且逐年提高,恐怕不是包袱而是香饽饽吧。但为什么要改制?大道理不在这儿重复,小道理说了大家不听,毕竟事关各自切身利益,可以理解。好,我们就事论事谈谈全民性质变成合同制,单这一点来说大家确实吃亏了,这是事实,所以,改制过程中与各位解除全民性质劳动关系时,要按相关规定支付身份转换经济补偿金……”

  “还有这个名堂?”工人们都奇怪地相互询问,之前从未听集团方面宣传过。
  牛总和部门负责人则面无表情,心里却清楚怎么回事。
  “这笔钱数额大概是多少,以什么方式支付,也是工作组跟大家交流探讨的内容之一,从大家愿望上讲肯定越多越好,但超出国腾油化承受能力会影响改制后正常生产经营,当然太少大家也不干,因此工作组的任务是居中协调,达成一致意见,”方晟道,“支付方式也有讲究,如果现金最好不能一次性,分期分批有益于国腾油化逐步消化;或者转为股金,成立股份制企业人人都要入股,转过去后大家少捧些现金嘛。”

  解释还算合情合理。
  接下来齐代表又问了六个关系到工人们切身利益的问题,方晟有问有答,不回避,不遮掩,坚持原则的同时又不把话说死,非但会场内外的工人,就是牛总等人都暗自钦佩。
  快结束的时候,郜更跃“匆匆”从“外地”赶回来,在工人们鼓掌和欢呼声中快步进入中会议室,成功将主动权重新夺了过来。
  他根本不管工人代表的话还没说完,一把拿起话筒大声说:

  “同志们,我们对方市长百忙之中到国腾油化解决问题、指导工作致以崇高的敬意!”
  会场内外掌声雷动。
  “今天个别工人与工作组交流过程中发生一点小误会,致使包括华市长在内的工作组同志受伤住院,作为集团老总我负有不容推卸的责任,我要向方市长、向市委市正府诚恳检讨,今后要严肃纪律、督促工人加强与工作组沟通,保证改制工作顺利推进!”
  又是潮水般的掌声,看来集团上下都深黯郜更跃的讲话风格,每次都能恰到好处地配合鼓掌,而不需要提醒“此处应有掌声”。
  本来说到这儿应该结束了,不料郜更跃还有话说:
  “关于国腾油化改制,我想当着方市长、所有工人兄弟们谈两点个人想法,一是坚决捍卫工人兄弟们的利益,不让大家在改制过程中受到伤害;二是我,还有集团高管个人去留问题不在讨论范围内,一切听从省委、市委两级组织安排,只要国腾油化顺利改制到位,集团业务经营蒸蒸日上,就是最好的结果,相比之下个人荣辱算什么?大家说对不对!?”

  会议室里照例响起掌声,会场外则响起震耳欲聋的呼声:
  “郜总留下!”
  “集团需要郜总!”
  “我们与郜总共进退!”

  嘈杂声中郜更跃风度翩翩与方晟握手。
  方晟知道这家伙一打岔根本谈不下去了,顺势道:“时间不早,我们也该回去了。”
  “不不不,大家继续谈,我也有一大堆问题要问呢。”郜更跃虚情假意道。
  方晟摇头:“我得去医院看望华市长,吴书记正急着等消息呢。”
  郜更跃笑容一僵,随即道:“唉,按说我也应该去医院的,可厂里这乱糟糟的……”
  “郜总几个小时不在就出乱子,还是在厂里镇着好,”方晟半真半假道,“关于率先动手打人的,麻烦郜总组织人员排查一下,不然刑警队就得进驻国腾油化……”
  “好,好,我马上就安排。”

  车子驶离厂区后,齐垚感慨道:“这个郜更跃真有两把刷子,蛮厉害。”
  方晟表示同意:“改制……要比预想的更复杂,更艰难啊。”
  测了血压、心电图,顺便化验下血常规,医生还建设做个胸透和CT,华叶柳拒绝了。
  一是怕辐射,二是心里明白身体根本没问题,精神方面从出了国腾油化厂门起就慢慢缓过来了。
  不过按照方晟暗示的,必须在医院住几天,这是配合宣传策略和推进改制工作的需要。
  方晟回市委途中路过医院看望了于正等人,关照他们好好休养,不要急于回去工作,然后来到条件豪华的康复区与华叶柳单独谈话。
  “虽说开局不利,但郜更跃恶劣的手段有些明显,反而陷入被动,有利于工作组进一步推动改制进程。”方晟道。
  日期:2018-12-28 07: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