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011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场所有专家们对早已仙逝两年的夏鼎老祖宗的尊敬和敬仰随着一个个名字的念出来,慢慢的抽丝剥茧,一丝一丝的从脑海中抽出来消散不见。
  曾经对夏家的无限支持拥护,曾经对夏家的好感,曾经老祖宗留在自己心目的完美形象也在这一刻一点点的从心里抹去。
  最后这些尊敬和印记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腾腾升起滔滔愤怒,如咆哮奔腾的黄河,如滚滚滔滔的长江……
  夏家,竟然知法犯法,夏家竟然有这么多人的参与盗挖走私国家文物。
  简直就是人神共愤!
  刘中炎足足念了十几分钟,举起最后一张纸张来,眉头一皱目露惊奇之色。

  这张通知书竟然是主任最后加的。
  这上面人的名字……
  刘中炎看到上面的名字心头也是被狠狠的蛰了一下,禁不住抬头去看叶布依。
  叶布依轻描淡写的转过头来又复点上一支烟,随意眨了下眼睛,姿态高得一逼。
  跟随叶布依好些年的刘中炎哪会看不懂叶布依的表情,肃容一整,大声念道。
  “专案组……命令山海地质队夏侯吉驰、曹养肇,文保总局黄冠养,魔都博物馆沈玉鸣……”

  “四位同志,跟我们回去……”
  “协助调查!”
  此话一出,黄冠养跟沈玉鸣悚然动容勃然变色,两个人完全惊呆了!
  夏侯吉驰跟曹养肇也是被吓得魂不附体。
  周遭的人同样被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炸得不知所措。
  转瞬间,久久不见冒头的陈林胜跟汤晓蒙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夏侯吉驰跟曹养肇两个人身边,阴测测的笑着。
  “夏侯大队长,曹二队长……”

  “两位首长……请吧……”
  “来来来,规矩规矩……”
  “暧,对了对了,抢是要交滴,”
  “诺诺诺,字也是要签滴!”
  “这就对啰,走吧两位首长,你们身份不同,我们会给你特殊待遇的。”
  “不比王小白的待遇差。”
  夏侯吉驰跟曹养肇一脸落寞和绝望,如同两具提线木偶一般乖乖的听从陈林胜跟汤晓蒙的指示,交抢签字勒紧专用帮扎带木然跟着两个人走向外面。
  而黄冠养跟沈玉鸣程序就简单多了。

  说来也巧,到了黄冠养跟沈玉鸣两个人的时候,带来的手铐已经用完,帮扎带也已经用完。
  两个人幸运的没上措施,交出手机之后神情萧索无限,目光呆滞往外走。
  这一幕如同精彩大片的戏剧出来,现场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又不能不信。
  黄冠养沈玉鸣的风评和品行在全国同行们中那是极高的,现在却是也被带走,这说明什么?
  连这两个人都自甘堕落了?
  夏家从上到下都塌方了!?
  一塌到底了!?

  都烂到根子里了?
  我的天呐!
  他们到底盗挖走私了多少国宝去了国外!?
  所有人在这时候被真真正正的吓得六神无主,战战兢兢站在原地,如同陷入了最冷的寒冰地狱。
  “养肇!”

  “疾驰!!!”
  “我的儿啊,我的儿啊——”
  刚刚好转一点回过气来的夏玉周乍见自己的亲儿子、自己亲堂弟被押送上车,急得五内俱焚心如刀绞。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挣扎起来,疾步冲了上前去厉声嘶嚎叫唤着夏侯吉驰……
  “疾驰疾驰……我的儿,我的儿……”
  夏玉周手握着雷竹拐杖,步履蹒跚跌跌撞撞追赶着夏侯吉驰。

  那幅老态龙钟苍老垂暮的样子令人动容。
  “疾驰,疾驰……”
  夏侯吉驰慢慢地转过身来,噗通一下子就给自己老爹跪了下去,笑着说道:“父亲。儿子给您磕最后一个头了。”
  “儿子不孝,以后不能在您老身边照顾您了。”
  “儿子,给爷爷,给夏家……丢人了!”
  说到此处,夏侯吉驰笑着流泪,面容扭曲不休。
  夏玉周一把抱住自己的亲儿子老泪纵横,悲戚叫道:“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
  “放心。爸一定会救你。爹……一定会救你!!!”

  “明天,不……今天你就会平安无事出来,爸亲自去找首长……”
  说着,夏玉周便自将紫金雷竹拐杖插到夏侯吉驰皮带上:“这是你爷爷的雷竹手杖,有了他,谁都不敢动你!”
  “谁都不敢动你!”
  夏侯吉驰嘴角颤抖抽动,两行泪淌了下来滴落在嘴巴上,凄惨戚戚悲拗说道。

  “父亲。不要再跟金锋斗了。”
  “我们……斗不过他……”
  夏玉周双手颤抖着抱住夏侯吉驰嘶声叫道:“那个小畜生,我绝对饶不了他。”
  “你放心啊,放心,这回跟道门联手,再加上延涛,一定会把他搞死!”
  “爸一定把小畜生搞死,为你报仇,给夏家报仇!!!”

  夏侯吉驰听了这话泪如雨下,脸上一片狰狞痛苦万状,低低说道:“爸……”
  “你是当局者迷,还看不出来啊。”
  “他这次只是抓我……已经给你留了脸了。”
  “你咋还那么糊涂呐!”
  “你是看不懂还是不想认输呀……都这份儿上了……”
  “爸爸啊爸爸……”
  撕心裂肺的话语从夏侯吉驰的嘴巴里压低的冒出来,声音是如此的怪异却又凄惨凄零到了极致。

  夏玉周苍白青紫满是老人斑的老脸上肌肉乱动乱抽,颤抖的双手紧紧的揪着夏侯吉驰的衣领,咬着牙齿恨声叫道。
  “我……绝对不会输给小畜生!”
  夏侯吉驰怔了怔,泪眼婆娑的仰望自己的老父亲,惨然一笑,鼻涕眼泪狂飙而出,一颗心跌落到了冰渊。
  身子一顿,夏侯吉驰低头咬着雷竹拔了出来,紧紧的咬着夏鼎的手杖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呈送到夏玉周的手上,柔声说道。
  “手杖您拿着,让爷爷保护您。”
  夏玉周一怔的当口,夏侯吉驰毅然挣脱夏玉周,背着手长身起立冲着夏玉周哭着说道:“父亲保重!”
  “我走了!”
  说完这话,夏侯吉驰义无反顾扭身而去。
  夏玉周万般不舍伸手去拉,却是抓了一个空。
  眼睁睁的看着黄冠养、沈玉鸣面带悲愤和万种不服昂首挺胸走过自己身边却是不看自己一眼……

  眼睁睁的看着夏家顶梁柱的曹养肇黯然走过自己身边向自己投来最绝望无辜的眼神……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师弟、徒弟、自己师侄、自己的徒孙,自己夏家的至亲从自己身边走过……
  夏玉周就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每一块肉,每一根筋,每一滴血从自己身上被抽走。
  日期:2018-12-28 07: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