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78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来吊唁的群众立刻对他们这种无理取闹不尊重死者的行为给予了强烈的指责,保镖们不但不承认错误,反而变本加厉,推搡起群众来,殡仪馆的保安赶来劝架也无济于事。
  这几个家伙的嚣张行为犯了众怒,很快便被愤怒的人群所淹没,别看一个个膀大腰圆的,此刻也全无还手之力,被打得头破血流,衣服扯烂鞋子也丢了,直到丨警丨察闻讯赶来才把他们解救出来,不过这几个人已经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
  风头完全被人抢了不说,连人也被打了,麦抗美听到消息后气的直发抖,一言不发起身就走,陈玄武和穆连恒紧随其后,坐进了奔驰车后,司机却怎么也发动不起来了。
  数百万的奔驰s600,居然会发动不起来,陈玄武的脸当时就耷拉下来,怒骂司机道:“你会不会开车!”
  司机一头雾水,打开引擎盖下车检查,一切正常,再绕着车巡视了一周,才发现原来是排气管被人堵上了,找东西投了半天终于扒拉出两个烂苹果来,再次发动,终于打着火了。
  经此一闹,麦抗美的心情更差了,直接对儿子说:“不去江北了,带着你爸爸的遗体,咱们回老家去。”
  这本来也是计划内的安排,在江北殡仪馆举行完追悼会后,玄武集团租了一辆灵车,将陈汝宁的遗体送到南方老家,先在寺庙里停放一段时间,等陵墓修建好再按照老家风俗正式下葬,那才是重头戏。

  陈玄武立刻安排穆连恒照办,一番手续后,车队再次上路,直接经高速先回省城,由于是春运期间,高速路上汽车拥堵,两个小时才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麦抗美身体不适,车队驶入服务区休息,忽然来了一辆省城牌照的汽车,车上下来四个人,走到灵车旁出示了省公丨安丨厅刑侦总队的证件,要求检查尸体。
  工作人员急忙前去请示,本以为夫人会大发雷霆,那知道麦抗美只是摆摆手说:“要查就让他们查好了,你们尽量配合。”
  一上午胡蓉都在市委宿舍查案,她详细询问了当班的保安人员,又检查了李治安住宅内的情况,由于案发当天下了大雪,很多痕迹随着积雪融化而不见了,想找出什么蛛丝马迹来真的很困难,胡蓉查了很久也没有收获,只得悻悻而归。
  回到大队,胡蓉敏锐的发现门口多了几辆省城牌照的汽车,号码段应该属安全厅下属的公务车辆,进门一看,队里果然多了几张陌生的面孔,一个身穿便服的女子正坐在自己的桌前,翻阅着陈汝宁案件的卷宗。
  “随便翻别人的东西,不好吧。”胡蓉不满道。
  那个女子站了起来,身量比胡蓉略高,微笑着拿出自己的证件:“总队的,陈汝宁被杀一案,现在归我们管,这些卷宗都是要拿走的,不过我觉得不和主人打声招呼恐怕不好。”
  胡蓉扫了一眼对方的证件,二话不说气冲冲走进了韩大队的办公室,真要发飙,忽见韩光对面坐着一个派头十足的中年人,而且谢支队长也在一旁陪同。

  “小胡你来的正好,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省厅的王处长。”韩光起身介绍道。
  中年男子矜持的向胡蓉点头致意:“胡警官你好。”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丝毫不带省城口音。
  胡蓉略一点头,就算回礼了,继续转向韩光:“怎么连卷宗都要交给他们?”
  韩光说:“这是上面的命令,执行就是。”

  胡蓉站着不动。
  “还有什么问题?”韩光瞄了她一眼。
  “没有了。”胡蓉气鼓鼓的回身走了。
  所有关于陈汝宁被杀案件的资料,包括现场照片和证物都被省厅的同志带走,他们还一再追问,二大队有没有保留什么证物没有移交,韩光拍着胸脯向他们保证,绝对没有。

  这帮人走后,一帮同事们都愤愤不平,胡蓉更是走进韩光的办公室,关上门问道:“韩大,这帮人到底是不是省厅的?”
  韩光悠悠的说道:“小胡,你想说什么?”
  “省厅刑侦总队那些人我都认识,根本没有这几号人,而且他们的车牌号应该是安全口的。”
  “行了,小胡,这件事已经超出咱们的管辖范围了,就别去想它了,好么?”

  本来只想为母亲办一次简简单单的葬礼,没想到却惊动了全江北的父老乡亲,十万民众自发的为卫淑敏送葬,追悼会现场起码来了将近万人,市长亲自主持追悼会,可谓极尽哀荣。
  一贯低调的陆天明也终于干了件出格的事情,下令让正在进行试车的装甲车拦阻了玄武集团的送葬车队,也让厂里的小伙子们扬眉吐气了一把。
  淮江日报的记者白娜,全程跟踪拍摄了整个出殡过程,一幕幕感人至深的情景让他豁然开朗,等追悼会仪式结束立刻返回了招待所,打开电脑奋笔疾书,一篇语言朴实无华的报道稿一气呵成,名字就叫《她化作了山脉》,自己先通读了一遍,竟然看到热泪盈眶。赶紧插上网线,发给了报社。
  半小时后,白娜的手机鸣叫起来,是主编打来的:“小白,那篇稿子是你写的么?”
  “没什么,看起来不太像是你的笔风哦,凝重大气,朴实无华,感人于无形,标题也起的很大气,写的很不错,相当好!”
  头一次得到主编大人如此高的赞誉,白娜脸都兴奋的红了:“真的啊,那可以发么?”
  “当然可以,而且要头版。”主编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兴奋。
  连日来的辛苦终于有了回报,白娜开心的蹦到了床上,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个好消息和最亲密的人分享,拿出手机啪啪发了一条信息给周文。

  很快收到了回信“我就在你门外。”
  “骗人。”白娜回了两个字过去,却又不甘心的爬起来透过猫眼瞄了一眼,立刻惊喜的打开了门:“真的是你!”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党校放寒假了,我刚回来。”周文举了举手中的行李。
  “你没先回家啊?”白娜有些感动。
  “回家就出不来了。”周文苦笑一下,说:“怎么,不准备请我进去?”
  “赶紧进来。”白娜四下里望了望,把周文拉进屋里,用脚勾上房门,恶狠狠的扑了上去,在周文肩膀上咬了一口,虽然隔着厚厚的衣服,还是把周文疼的差点叫出来。
  “轻点,你属老虎的啊。”
  “对了,我就是属虎的。”白娜不依不饶的揽着周文的脖子不撒手。
  周文的眼神有些迷离,胸中似乎有一团火在烧,但他还是硬生生忍了下去,说:“内急,借洗手间一用,你要不要一起进去?”
  白娜这才悻悻的放手,周文走进洗手间洗了把脸,恢复了清醒的头脑,这才回来问道:“听说红旗厂事件闹得很大,玄武集团的老总也意外事故了,你这里有什么内幕消息么?”
  “怎么,你很关心这个?”
  “我当然关心,陈汝宁一死,玄武集团的大方向就要变,南泰工业园项目说不定就要搁浅,你要知道,起码有几万人指望着这个项目吃饭呢,而我也是其中之一,你说我能不关心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