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77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奔驰车的隔音效果虽然很好,但还是听到了外面的喧闹声,麦抗美问儿子:“小武,他们在干什么?”
  “可能是穆连恒安排的吧,512的时候不也鸣笛致哀的么。”陈玄武猜测道。
  “小穆很能干,以后你要多用他。”麦抗美说。
  “那当然。”
  出了闹市区,道路就变得宽阔起来,玄武集团的送葬车队略微加快了行进速度,忽然从斜刺里开出一队军绿色涂装的轮式装甲车来,硬生生拦住了去路。
  宾利车被迫停下,负责安保护卫的悍马车立刻从后面开了上来,几个平头青年跳下车来,猛踢装甲车巨大的轮胎,喝问道:“你们哪个部队的!”
  没人搭理他们,装甲车皮糙肉厚,别说是踢两脚了,就是用自动步枪扫射都打不透装甲钢板,平头青年们无计可施,只好打电话报警,警方得知有军队装甲车挡路,立刻表示这事儿他们不管,平头青年们虽然一贯嚣张,但江北毕竟不是他们的主场,对方又是背景更加强硬的军人,所以他们也只好硬生生咽下这口气。
  几分钟后,另一支送葬车队出现了,如同浩荡长龙一般从玄武集团众人面前经过,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玄武的司机们都忍不住下车观看起来,足足十五分钟后,这支由各式各样社会车辆组成的庞大无比的送葬车队终于走完,总计不下千辆汽车,全都打着双闪匀速通过,这份气派,让见多识广的司机们都惊叹不已。
  直到不再有打着双闪的车队经过,装甲车才发动起来扬长而去,早已等的焦躁的麦抗美让人打听那是谁家的车队,问了一圈却没人知道答案。
  “这帮江北佬。”麦抗美恨恨的说了一句。
  送葬车队终于来到了江北殡仪馆,火葬场和公墓连在一起,都是民政局下属的肥的流油的高效益单位,殡仪馆依山而建,气势恢弘,全部采用金黄色琉璃瓦的仿古式建筑。
  陈汝宁的遗体停放在一号厅内,悼念仪式按时开始,专门请来的司仪在哀乐声中抑扬顿挫的念着陈总的生平光辉历史,然后是亲朋友好讲话,最先上台的是陈汝宁的生意伙伴,江东商场上的某位重量级人物,当他拿出稿子声泪俱下的念起时,穆连恒有些烦躁的抬起手腕看了看。
  按照预先定好的计划,市里几个重要领导应该到场了,可是到现在为止,连一个像样的领导都没来,只有几个副处级的小虾米到场,完全衬托不出陈总的身份地位来。

  穆连恒悄悄朝尹志坚使了个眼色,然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大厅。
  “怎么搞的,市里领导一个都没到?”穆连恒毫不客气的问道。
  尹志坚微微有些不悦,穆连恒只是高级助理的身份,而自己是副总级别,陈汝宁生前,这个穆助理还尊卑分明,不敢造次,现在老东家尸骨未寒,太子爷还未正式登位,穆连恒就俨然以从龙功臣自居,不把这些上司放在眼里了。
  但涵养极好的尹总并未和他一般见识,他眉毛一扬道:“我和尹部长打过招呼的,别人不敢说,她一定会来。”
  话音刚落,山脚下就驶来数辆奥迪a6,并未驶入停车场,而是直接开到殡仪馆附近,从车上下来的正是江北市市长胡跃进,以及分管工业的孙副市长等人。
  “他怎么来了?”穆连恒正感到奇怪,就见胡市长等人在殡仪馆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走进了远处的二号厅,看都没看这边一眼。
  “好像是红旗厂的卫淑敏在举行追悼仪式。”穆连恒远远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说道。
  尹志坚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赶紧拿起手机拨打了小姑妈尹卫红的号码。

  “志坚啊,省里突然有急事,不能参加陈总的追悼会了,帮我向陈总的家人问好,就这样啊,还在开会,先挂了。”
  那边穆连恒也在给秦书记打电话,书记的手机关机,秘书的电话是通的,得到的答案是一样的,秦书记正在省城开一个很重要很紧急的会议,所以不能参加陈总的追悼会了。
  穆连恒心中有数,既然秦书记来不了,那其他人更不会来了,他快步回到大厅,和主持人耳语了几句,把领导讲话的安排给删除了,直接进入了遗体告别程序。
  陈汝宁身穿西装的遗体躺在水晶棺材中,面部经过精心化妆,栩栩如生,大家依次走过遗体,三鞠躬后和家属握手,陈家是官商,拿得出手的社会关系都在官场上,但追悼会是在江北举行,省城很多官员来不了,所以能上台面的亲朋友好也就是几十个人而已。
  陈玄武和穆连恒两人搀扶着麦抗美,接受着亲朋友好们的吊唁,看到那些人伏在水晶棺材上垂泪悲恸,穆连恒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鄙夷。

  走一圈用不了多久,半小时后仪式就结束了,麦抗美在众人的搀扶下走出大厅,一扭头正巧看到远处二号厅外人山人海,队伍一直排到山下,保守估计几千人总是有的。
  麦抗美正在为领导没参加丈夫葬礼而不悦,看到这个情景更加不高兴了,问道:“那是谁家在办丧事?”
  麦抗美看似不经意的一问,其实已经是不悦的体现,穆连恒明知道那是卫淑敏的追悼会,但却装着不知道的样子,一边故意派人前去打听,一边搀扶着麦抗美前往贵宾接待室休息。
  过了一会儿,穆连恒收到回信,匆匆来报:“是红旗钢铁厂自杀的那个女副总的追悼会,刚才在路上堵我们车队的也是他们。”
  麦抗美奇道:“不是说有军方背景的人么?”
  穆连恒解释说:“应该是晨光厂的装甲车,他们以前是兵工厂,就生产这个,陈总和我去考察重组项目的时候在他们厂区见过。”
  麦抗美怒道:“江北市难道没有王法了,任由他们这样胡来!”
  穆连恒苦笑道:“没办法,胡市长都去参加卫淑敏的追悼会了,阿姨您别动怒,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
  麦抗美虽然不是个精明的女人,但出身干部家庭,耳目濡染多年好歹也明白一些道理,再想到丈夫的追悼会上没有任何重量级的领导干部出席,她悲从心来,哭道:“老陈你走的太早了,丢下我们孤儿寡母让人家欺负啊,你要是还在,他们谁敢这么放肆啊。”
  陈玄武在旁边听得怒从心头起,招呼来几个手下低语了几句,干练的平头青年们应声而去,穆连恒看见了也只当没看见,只顾劝解麦抗美:“阿姨您节哀,陈总不在了,我们只有您了,你可要保重身体啊。”
  玄武集团的保镖们这几天可受了不少气,先是老总莫名其妙死在游泳池里,然后又是车队在半路上被人堵了十几分钟,这口恶气正没处撒呢,太子爷一声令下,立刻抖擞精神前去找茬闹事。
  几个人走到二号厅附近,嘴里哼唱着“今天是个好日子”,顺手将花圈推倒,嘴里骂道:“谁家摆的花圈,这么碍事。”
  日期:2018-11-17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