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76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玄武集团下属所有单位的员工,在陈总治丧期间全部穿黑色套装,戴黑纱配白花,禁止一切文娱活动,如有发现,一律严肃处理,大厦内反复放着哀乐,气氛凝重而悲伤。
  陈汝宁的治丧委员会由穆连恒担纲,聂万龙、尹志坚,还有其他一些副总名列其中,大家各显其能,争相把陈总的葬礼做到最好。
  第二天,卫子芊早早起床,洗漱完毕,换上一件黑色的衣服,缓步来到客厅里,桌子上还摆着昨晚招待亲朋友好的茶杯,母亲的十二寸黑白相片嵌在镜框里,正对着自己微笑。
  “妈,今天送您走。”卫子芊鼻子一酸,拿起手帕擦拭着镜框,眼泪啪啪的掉在上面。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遗像抱在怀中,拿了提包,打开房门,却看到陆天明正坐在门口。
  “怎么不敲门进来?”卫子芊奇道。
  陆天明站起来说:“来的早了些,怕影响你休息。”
  卫子芊默默地点点头,抱着遗像在前面走着,陆天明在后面跟着,两人来到楼下,又看到刘子光和李纨。
  “子芊,我们来送卫阿姨。”李纨说。
  卫子芊感激的看了李纨一眼,继续向前走,此时天才刚蒙蒙亮,四周一边寂静,四个人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家属区显得如此清晰。
  来到厂区,四个人呆住了,黑压压一片全是人,无数工人早早等候在这里,要送卫总最后一程,积雪融化的时候,天气格外寒冷,家属区的水龙头都冻结了,车间上空飘扬的红旗也冻得挺硬,凛冽的寒风吹过,卫子芊却觉得心头一暖。
  厂领导们也全部到场,工会主席按照家属的要求,尽量从简办理,只准备一辆蓝色跃进卡车,工人们帮忙将花圈抬到车厢里,又在车头上挂了一朵白花,就算完成,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
  卫子芊抱着遗像上了刘子光的车,李纨在旁陪同,陆天明也是开车来的,正好载上红旗厂的几位领导,汽车缓缓开动,工人们都泣不成声,跟在后面走着,忽然白娜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眼瞅着车上没自己的位置了,她眼珠一转,爬上了卡车的驾驶室。
  两辆轿车,一辆卡车,组成了送葬车队,缓缓走在城郊公路上,此时还是清晨时分,路上的车辆非常稀少。
  一辆轿车从后面呼啸而来,超越车队之后却突然减速,等车队过来之后,跟在了卡车后面。
  进城卖菜的农用车加入了进来。

  出租车加入了进来。
  送货的卡车加入了进来。
  早班的公交车加入了进来。
  无数车辆在看到蓝色跃进卡车门上标着的红旗钢铁厂字样和车厢里的花圈后,自动加入到了送葬的车队中来,默默的开启了双闪,形成一条长长的车龙。
  玄武集团江北分公司门前,气氛凝重肃然,整条道路都被封闭,路边停满高档黑色轿车,一眼望不到头,到处都是身穿黑西装胸配白花的工作人员,手持对讲机指挥调度着车辆,几台摄影机架在有利位置上,身穿马甲的摄影师和拿着话筒的记者小声嘀咕着。
  陈汝宁的生前友好基本上都赶来了,这些**都是生意场上的精英人物,连带着江北市五星级宾馆这几天都爆满,现在这些人都在楼上,他们的司机保镖们也都换上了黑色的正装,靠在汽车旁抽烟聊天。
  一辆黑色宾利车缓缓驶来,车头上架着陈汝宁的巨幅遗像,周围用黑纱衬托,格外庄严肃穆,后面紧跟着一辆加长奔驰,工作人员拿起对讲机说:“车已经到了。”
  公司大门打开,一群衣冠楚楚的人簇拥着麦抗美陈玄武母子从里面出来,早已等候在门口的记者们立刻一拥而上,话筒像树林一般伸过去,还没等靠近,早被工作人员拦住,陈玄武身穿黑色修身小西装,搀扶着母亲走下阶梯,看到这么多不识相的记者,顿时大怒,刚要上前呵斥,被穆连恒拦住,上前轻声细语的和记者们解释了几句,记者们这才配合的收起了长枪短炮。
  司机打开了奔驰s600的车门,麦抗美定了定神,弯腰坐进车内,黑色御本木珍珠浑圆的珠体在她保养的极好的颈部肌肤上散发着暗哑的黑光,陈玄武也跟着坐了进去,穆连恒帮他们关上车门,走到前面宾利车旁坐了进去,其余众亲朋友好也纷纷上车,车队缓缓开动,两排工作人员跟在车队旁边一溜小跑,上了几辆悍马车,抢先开了出去。
  等这个全部由黑色高档轿车组成的送葬车队离开玄武集团江北分公司大楼后,各媒体的记者们也收起器械,上了汽车尾随而去。
  今天是星期六,大街上的车流不算很多,丁字路口,一辆悍马车冲上去急刹车停下,径直横在路口堵住了所有车辆,几个私家车主愤怒的降下车窗质问,悍马车上跳下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横眉冷目旁若无人,私家车主们顿时偃旗息鼓,缩回去不敢吱声了。
  然后大家就看到一条浩浩荡荡的车龙,全部由黑色高档豪华轿车组成,宝马7系列奔驰s级之下的都不好意思参加,打头的车更牛逼,是一辆宾利轿车,省城车牌,四个8极其晃眼,一张巨幅照片上是玄武集团董事会主席陈汝宁英气逼人的遗容,后面紧跟的汽车里放着哀乐,所有车辆打着双闪,一辆接着一辆,缓缓从路口经过,似乎永无尽头。

  “mlgbd,死了也要折腾人。”围观群众们低声骂道。
  卫淑敏的送葬车队已经进入了市中心,一些车辆离开了,但是更多的车辆却加入进来,形成一条壮观的长龙,在行车道上缓缓行进着,一些起来晨练的老人也加入到送葬的行列中来,他们站在路边,摘下帽子默默注视着车队,以自己的方式为卫淑敏送行。
  白娜坐在卡车驾驶室里,不顾严寒天气,打开了车窗,端着单反相机咔咔按着快门,记录下这一幕幕感人至深的画面,整条马路上,全是自发送葬的人群,私家车、出租车、摩托车、自行车,卫淑敏的事迹似乎已经深入到了千家万户,深入到每个江北人的心中,大家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不约而同的向卫总表达着自己的敬意。
  忽然,前面的十字路口实行了交通管制,长时间的红灯拦阻了自东向西的所有车辆,眼瞅着南北方向的车流渐渐稀少了,但红灯依然亮着,两辆警用摩托疾驰而来,在路口两侧停下,伸手做了个禁止通行的手势。
  刘子光正要下车询问,忽然远处传来哀乐声,一辆警车在前面开道,后面跟着的是架着陈汝宁遗像的宾利轿车,再往后是一长串黑色轿车,也打着双闪缓缓而来。

  玄武集团的送葬车队在众目睽睽之下慢慢开过了十字路口,似乎永无止境般鱼贯而来,随行的摄影师从汽车天窗里探出身子,噼里啪啦闪动着快门。
  刘子光怒不可遏,但又不想在这个日子闹事,于是猛按喇叭,立刻就有人响应起来,鸣笛声响成一片,最后竟然发展到整条道路上所有的汽车都在长时间的鸣笛,声音响彻云霄,震耳欲聋,交警想管都没法管,只好无奈的摇摇头,假装没听见。
  后面一辆车里,红旗厂的工会主席看到陈家送葬车队的气势后,摇头苦笑道:“玄武集团真是连死都要死的比别人气派。”
  陆天明听到这话,忽然觉得心如刀割一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