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74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即便是重生一次,他对于像人贩子这种人类的败类,也是难以忍耐。
  自从对面的年妇女主动与关阳搭讪的时候,已经引起了他的警觉,这名妇女眼神闪烁,看关阳像是在看一件货物,而她身边的年男子对关阳也是一副偷偷品鉴的模样,这等动作,一看非是良民。
  在听了这名妇女与关阳长时间的谈话之后,关晓军已经对这名妇女有了大概的了解:会说话,会恭维人,但是言谈举止颇为粗俗,应该是没有化的农村妇女,而她旁边的男子应该识字,但是坐在斜角处,即便是识字也看不清关晓军写的繁体字是什么,因此他才会光明正大的写字与关阳交流。
  这个时候的人贩子,特别是妇女人贩子,有一半都是不识字的妇女,只因为想赚钱,才干起了这种生意。这种人能说会道,最喜欢与年轻的大姑娘小媳妇聊天谈话,有的会引失去防范心理的妇女去隐秘地方,直接让人把你装麻袋运走,也有的会偷偷的把你领到买主面前,先让买主过目,然后再私下商议价钱,等价格商议好了,再把你塞进车里,一溜烟拉走了。
  所谓“把你卖了,你还会帮人数钱”,说的是这种情况。
  别看这种女贩子不识字,但是照样能把人耍的团团转,很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都被这些妇女给卖到了山沟里去了,想跑都跑不出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最后只能给老光棍当媳妇生孩子,终了此生。
  当地丨警丨察想要解救她们,得面临与地方宗族势力起冲突的危险,在如今法制观念淡薄的农村,基层很难将政策落实,村民抗法的行为时有发生。
  这是时代的悲哀,也是治安方面有疏漏,以及普法宣传不到位等多方面因素造成的。
  不过现在的关晓军没心思唱什么高调,他想看看面前这名妇女到底接下来到底会怎么做,她要真的做出拐卖关阳的行为来,估计将有被人打死的风险,因为旁边关山虎眼睛都红了。
  关山虎是被人拐卖出来的,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家乡在哪。
  他生平最恨的是人贩子。
  一九九一年七月下旬,在燕京火车站附近发生了一件轰动整个燕京城的大事情。
  起因是一男一女两个人贩子在火车认识了一名高少女,下车后,想要把少女拐走卖掉,但是却被与少女同行的两名少年识破,然后一男一女两名人贩子被暴怒的三人组全都打断了双腿。
  如果事情到了这一步,其实也是一件人贩子被发现后遭到暴打的事情,并不能算是大事情,可是事情并没有此完结。

  三名少男少女估计是武侠小说看多了,竟然起了当大侠的心思,在用手段审问出人贩子的同伙之后,这三人马不停蹄,一路搜捕,竟然被他们一连打伤了三十五名盘踞在燕京城的贩卖人口的团伙成员。
  这三个孩子心狠手毒,三十五名人贩子,无论男女,全都被打成重伤,有十三名人贩子被当场打瞎,其余的全都被打断了双腿,犯罪团伙的头目最惨,差点被他们活活打死。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三个孩子打伤三十多名成年人,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可是三个少年出手突然,下手又重,又是在他们毫无提防之下,因此这些人贩子倒了大霉。
  这件事发生之后,惊动了京城整个媒体,一霎时所有人都涌向了警局,争相目睹现代版的“三剑客”,而且还是幼年三剑客。
  此时正是气功热与功夫热的年代,这三名少男少女这么厉害,更是坐实了国功夫的厉害,各家媒体争相报道,还将这三人与如今几家气功大师联系到了一起。
  丨警丨察局。
  关阳、关晓军、关山虎,三人乖乖的坐在一间办公室里,在他们面前坐着一名黑着脸的年丨警丨察。
  “你们这是犯罪!知不知道?”
  年丨警丨察拍着桌子对三人大喝道:“小小年纪,出手这么狠!谁给你们的胆子?”
  他扭头吩咐旁边的一名年轻的丨警丨察,“小吴,把他们三人拷,先关两天再说!”
  年轻的丨警丨察小吴闻言一愣,“他们还都是孩子啊,这样不好吧?外面还有很多记者呢?”
  年丨警丨察怒道:“让你做你做!怎么这么多事?”

  小吴不敢反驳,正想拿手铐将关晓军三人拷,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一名年男子走了进来。
  这名高大男子,狮鼻阔口,虎目含威,往屋里一站,自然而然的生出一股子不凡的气度来,他推开大门之后,完全无视屋里的两名丨警丨察,目光直接看向关山虎三人,看了片刻,展颜笑道:“了不起!真是少年英雄!”
  他看向关晓军,“这才几年过去啊,小军,你长这么大了?”
  关晓军缓缓起身,笑道:“张伯伯,你还是当初那样,一点没变。”
  张朝阳摇头道:“哪能一点没变,走吧,跟我回家。”
  屋里的年丨警丨察在张朝阳出现的时候,脸色已经变了,现在见张朝阳竟然跟关山虎这么熟悉,脸色变得更是难看。
  早在关山虎一脸通红的准备打杀人贩子的时候,关晓军知道不妥,好歹压住关山虎的杀心,只允许他打伤人,不准他出人命,然后才跟关阳一起跟着他发了一次疯。
  在将这些人贩子都打成重伤之后,关晓军便打通了一人的电话,电话的主人,是当年在小官村结识的张朝阳,当初他的女儿张小晚是关晓军的爷爷从火车救出来的。

  这么些年,关晓军一直没有断了张小晚的联系,两人从小官村事件之后,一直保持通信。
  一开始张小晚写信的时候,经常用拼音代替,后来慢慢流畅起来,字体变得清秀优美,一看是下了苦功练习了。
  这次进京,关晓军特意写信告知了张小晚,同时还有他的几个在京城的笔友,既然到京城了,自然要跟自己小朋友们见一面。
  这些孩子,他们现在或许还无法与自己真正交流,但总有一天会成熟起来,毕竟小孩子也终归有长大的一天。
  也是因为关晓军与张小晚经常通信的缘故,张朝阳也知道了关晓军到来的消息。
  这几天张小晚经常拿着胸前的月牙吊坠把玩,一脸的期盼之色,看的朝阳心五味杂陈。
  他每当看到女儿手的月牙吊坠,会想到那场车祸去世的亡妻,随后当初老关家的人也会在脑海浮现出来。
  这次关晓军进京,张朝阳于情于理都要接待一下,毕竟关晓军可是恩人的孩子。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小家伙刚进京城,惹出了这等大事情。张朝阳可是亲自参加过越战的人,自认经历过战场厮杀,已经很少有事情令他吃惊了,但这次听到关晓军三人的“战绩”后,也还是惊讶非常,甚至是难以置信。
  在让警卫员打听消息,一直到确认消息的真实度之后,他才叹而信之,随后驱车来到警局要人。
  六七年过去了,虽然关晓军已经长成了青春少年,但是张朝阳还是把关晓军一眼认了出来,因为张小晚的房间桌的相框里,有一张关晓军的照片,那是关晓军最近邮寄给张小晚的。
  “张伯伯,我这可不敢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