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73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天前,编辑部陈又廷接到关晓军的电话,说是不日即将来编辑部面见众人,这一下搞的大家都期待起来。
  他们倒要看看,这个关晓军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而此时的关晓军与关晓军、关阳以及关山虎三人,正坐在去燕京的绿皮火车不时的看着窗外飞逝而去的风景。
  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车窗都被打开,风吹进车厢,将地面的垃圾吹的满地乱滚。
  这个时候的火车车窗还都不是封闭的,车速极慢,逢站停,一路摇摇晃晃,晃得人昏昏欲睡。
  在三人对面,坐着一名年妇女与一名肤色黝黑的瘦小年男子,这两人十分健谈,聊天的过程,不住将目光在关阳身打量,如同在观赏一件货物。

  “哎呀,你这闺女长得真俊!”
  这名年妇女身的确良的长袖褂子,下身脚蹬裤,穿的不伦不类,此时袖子挽起,露出粗壮的胳膊,对关阳不住恭维,“是在我们燕京城里,像你这样漂亮的大姑娘也不多见!”
  关晓军眉毛一挑,“你们燕京?你家是燕京的?”
  一口南方口音的年妇女道:“对啊,我祖还是燕京的贝勒爷呢,我从小在燕京长大,今天我跟我这口子,这是刚出差回来,准备返回燕京。”
  关晓军点了点头,“哦,从小在燕京长大,却是一副湘南口音,我这也算是长见识了!”
  年妇女一愣,随即笑道:“哎呀,去南方出差时间有点长,把他们的话都学会了,反倒是燕京话都给忘了!”
  关晓军深深看了年妇女一眼,“还是记清楚点好!”

  年妇女被关晓军一眼看来,身子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似乎关晓军只是一眼,把她从里到外看的清清楚楚,自己所有的心思全都被他看透了。
  她尴尬的笑了笑,一霎时不知道说什么是好,车厢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关晓军不再理会她,背靠椅背,闭目养神。
  过了片刻后,对面的年妇女似乎还不死心,继续没话找话的跟关阳聊起天来。
  关阳看着面前的年妇女,心警铃大作,在跟她敷衍的时候,一只手在关晓军大腿来回滑动写字,“这女人好怪!”
  关阳向书看去,见这本书的扉页写了一行繁体字:“这妇女是人贩子!”

  关阳吃了一惊,惊疑不定的看了对面的妇女一眼,然后又瞪了关晓军一眼,心说:“你怎么当她面写出来了,不怕她看出来吗?”
  对面的妇女见关晓军写字,好道:“你这是写的啥啊?唉,你们是赶好时候了,能读书识字了,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根本没有几个识字的。”
  关阳松了一口气,对年妇女道:“我们这是在猜谜语呢。我弟弟刚才写的是谜语,让我猜呢。”
  她说话的时候,拿起关晓军的钢笔,也写了几个繁体字:“怎么办?”
  关晓军笑了笑,提笔写到:“卖了她!”
  在关阳吃惊的时候,对面的年妇女笑眯眯的道:“猜啥谜语呢?给我说说呗!看我能猜出来不?”
  关晓军也笑眯眯道:“你以后会知道的。”

  在国的八九十年代,应该是犯罪活动最为猖獗的年代,这些繁杂的犯罪类型,尤以拐卖儿童妇女的人贩子最多。
  在这个年代,基本每个村子都有孩子被拐走的事情发生,但是每个村子也都有买媳妇结婚的事情。
  不说别人,说关晓军自己,在他一世,三岁的时候,要不是村里人追的快,差点被两个老头偷走。
  后来两个老头被暴怒的关宏达一人打断了一条腿,扔进了派出所,死活不知。
  多年后卢新娥说起此事来,依旧是后怕不已。
  偷小孩的如此猖狂,拐卖妇女的人贩子也不遑多让。

  在关晓军的前世,他们关帝庙村有两家娶不媳妇的光棍,从人贩子手买了两个南方的女人做老婆,这女人买了之后,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帮忙看着,生恐她逃跑,连村支书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不知道。
  当时的关宏达已经去世了,不然绝不会任由这种事情发生,但新任的村支书没主见,遇到这种事情只知道息事宁人,又不想得罪本家人,因此只当不知。
  这种事情,在当时的广大农村普遍发生,关晓军所知的,在关帝庙村,有两家从人贩子手买媳妇的,其一家因为买来的媳妇相不,又被他转手卖了给了别人。
  后来案发后,买来的媳妇都生了俩孩子了,也断了回家的念想,在关帝庙村生活了,至于这这买媳妇的两家人,也只是在看守所里待了两三个月而已,而当时的人贩子好像被关了几年,出来后,继续干这个行业。
  这个时代的法律法规,在普通人民眼,好像对拐卖妇女儿童的人贩子极为爱护,人们很少听说过贩卖人口的人贩子被判极刑的新闻,好像立法人对人贩子非常偏爱,甚至连极刑都很少判决。

  一直到新世纪之后,国民对于国家立法为什么对于人贩子这么宽容,都感到难以理解,很多友都在呼吁对人贩子判处死刑,但实质,判处死刑的人贩子非常少,除了在严打时期。
  这种违背公序良俗,违背道德的立法律条,在萧何犯律之后,还从未这么制定过。
  可是政府立法,自然有其背后深刻的道理,如果真要仔细了解的话,会发现这里面有着很多关于人性与法律的双重考量。
  要知道在这个时候,拐卖妇女儿童的事情,绝大多数是被拐后,才被卖掉。可是也有一部分孩子是被父母卖给人贩子的,甚至是丈夫直接把妻子给卖掉的情况也有发生。
  遇到这种问题的时候,考验人性的时候也到了,像一些民吵吵的,说什么人贩子都要判死刑,那很难成立。对于卖掉自己孩子的父母,是杀掉还是判刑?恐怕很难一时下决定吧?
  而且如果一律判死,那么可能会陆续出现人贩子为了逃避追捕,而把儿童抛尸,把妇女杀死的新闻,而且类似的情况绝不会是个例。
  量刑过重的话反而会增加犯罪行为的危害性。

  加大刑罚力度不仅会提高威慑力,同时也会让犯罪行为的风险增大,这对受害者而言,将会把他们置于更危险的境地。
  政府的公职人员,在智商与情商一般都是高于普通民众的,他们之所以制定种种看起来不怎么符合民意的法律条,并不是毫无根据,他们也有着种种考量,这些人也不是吃干饭的。
  普通民众考虑问题,大都是从个人角度出发,但是立法人员在考虑问题的时候,要着眼全局,利弊得失的衡量是从整个国家来看,所以有些条与个体之间产生“不兼容”情况。
  关晓军前世作为政府的公职人员,在看待这种问题的时候,在角度与一般人都不太一样,对于国家层次的一些规定有着与别人不一样的理解。
  但理解归理解,法律条毕竟只是写在纸的冰冷字,真要落实到个体人的身,客观的理解会被主观的情绪冲击的七零八落。
  像是关晓军,他虽然理解国家法律条在制定时的种种考量,但真让他从自己的本性来说,那他绝不会迂腐的服从法律本身。

  关晓军性子暴躁,有时候看事情难免极端,在他看来,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