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2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分钟后方晟来到中会议室,如刚才所说,门外分两个方向支了两块大屏幕,会议室里本来就有直播设备,灯光、录音等一应俱全,五位代表背朝门而坐,略有些紧张,更多的是愤怒、不安和挑衅。
  大概防止再度发生冲突,也因为方晟亲自到场的缘故,集团排名末位的牛副总也参加会议,此外还有办公室主任,财务、后勤、销售等负责人,相当于一次集团从高管到工人所有层面代表的座谈会。
  ——两名肇事工人当面被带走,方晟前所未有严厉的态度,躲在外面遥控指挥的郜更跃觉察到危机,立场有些软化下来。
  方晟这边只有大丁小丁进了会场,齐垚、司队等都站在外面,看着广场上愈积愈多的人群,几分钟还稀稀拉拉,转眼便密密匝匝将近上千人,暗自心惊,为刚才方晟冒险举措捏一把汗。不过反过来想想,若非行险着拿住为首肇事者,工人们愤怒的火苗一点即燃,不知要闹出多大的事。
  负责直播的工作人员做了个OK手势,方晟会意,咳嗽一声,威严地扫视全场,将话筒挪到面前,道:

  “今天发生的事件性质非常严重,我们的华市长受到严重惊吓、工作组于科长等人多处受伤都送到医院接受治疗!国腾油化方面,刚才已拘捕两名当众造谣惑众者,接下来还将继续追查,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国腾油化不是法外之地,违法乱纪者必须受到法律制裁,这是原则,也是我说的第一点!”
  会场内外静悄悄的,所有人眼睛一眨不眨看着方晟。
  “第二点,国腾油化改制势在必行!工作组进驻这儿,召开各个层面会议,不是跟大家讨论改不改,而是怎么改!我以鄞峡市长的身份明确告诉大家,不要存在侥幸心理,不要妄图用各种手段伎俩拖延,改制进程会一步步坚定地走下去,是不可阻挡的!”
  “有人问我,大伙儿工作得挺好,收入也不错,宁可一成不变这样干下去,为什么要改,改制会不会砸掉大家的饭碗?这是我说的第三点,”方晟声音铿锵有力,“今天听我讲话的大多数是一线工人,我不搬官方数据,也不说高深的道理,只提示大家两个问题,一是全国各地都在搞国企改制,双江进度已经落后,今后几年将快马加鞭;二是从碧海、朝明国企改制情况看,企业发展得更好,工人收入更高,而不是大家听到的传闻,说改制就等于工厂破产、工人失业,那是谣言!”

  “又有人问,既然你把改制吹得那么好,为什么不早点搞,一直拖到现在?又为什么很多人不想搞?这两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手机玩得溜的上网查一下就知道了,麻烦的是很多人连手指头都懒得动,偏偏爱听谣言,那我简单解释两句。改制时机是由经济环境决定的,市场化程度越高越有利于改制,如果大家不明白什么叫市场化,那我举个例子,以前住房由单位分配,个人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如今想住大房子好房子必须花钱买,以后能留给子孙,这就是房产市场化。以前油化产品统购统销,每年生产指标由上级部门下达,现在则视市场需要调整产量,从这一点讲国腾油化已经开始市场化,改制,只不过从股权结构改变企业所有制,说白了就是从国有企业变成股份制企业……”

  中会议室里工人代表们交头接耳,会场外则乱成一锅粥,都在议论“中企”变“私企”的影响。
  “大家最担心的就是国腾油化改制后成为私营企业,以后随便开除工人、随便降工资,这种思想太简单,根本就是建立在无知的基础上!最典型的例子,大家可以跑到南泽厂看看,收入有没有低,有没有工人被开除?事实胜于雄辩嘛,对不对?再者来说,股份制并非私营企业,企业掌控权不在老总,而是董事会,董事会集体决策,国资委仍然是大股东具有举足轻重的话语权。改制后国家的股份相当于水坝,企业形势好的时候稍微退一点股用于补贴其它领域,即所谓国退民进;形势差的时候为支持企业就得增加持股,即所谓国进民退,根本目的还是让企业走得更远。打个比方,国营企业相当于在家的孩子,吃穿用都是父母提供;股份制企业相当于结婚的孩子,表面上经济独立,有自己的家庭,可遇到困难父母还会掏钱,就这个道理。”

  会场外此起彼伏响起“哦”的声音,很多工人好像第一次听到这回事是的,脸上写满了恍然大悟。
  齐垚忍不住问:“哎,司队,你说这些工人平时是不是根本不看报、不上网啊?哪怕听说自己单位要改制,都不动手查一下什么叫改制?”
  司队笑笑:“国企惯有的隋性嘛,从工作到生活,从婚嫁到丧事都依赖单位,最后连最基本的思考都替代了。”
  “想想蛮可怕的,几千个盲从者听任某个人振臂一呼,根本不考虑后果,小小的省属国企尚且如此,大型国企央企呢?几万、几十万人呢。”
  “那不是我俩担心的事儿,”司队深沉地说,“或许有朝一日,方市长要面对的。”
  听出司队对方晟的推崇,齐垚更觉得自己机会难得,也更下定决心与何杏斩断暧昧。
  从三滩镇一路走来,方晟驾驭这种大场合可谓愈发得心应手,而且人越多发挥越好,思维越敏捷,平时想不出的话这时闪着光蹦入脑际。

  “改制到底怎么进行,因为各行各业各地区都有其特殊性,照搬照抄人家的经验行不通,所以工作组进驻国腾油化就是做这件事,通过摸底、座谈、计算,把方案具体化,尽可能统筹兼顾尤其倾斜弱势群体,把好事办好,实事做实!下面请各位谈谈想法。”
  方晟一口气说完,目光投向五位工人代表。
  会场外,齐垚悄声问:“司队注意到没有,方市长故意回避为什么有人不愿改制的问题?”
  司队声音更低:“不是今天的主要矛盾,还不到时候,方市长在时机把握方面拿捏很准呢。”
  “噢——”齐垚觉得自己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工人代表们低声商量会儿,由最中间姓齐的代表发言。
  “方市长,各位领导,大家上午好,下面由我代表一线工人提几点疑问,希望得到解答,”他照着纸条读完开场白,脸涨得通红,转而由书面语言变成大白话,“大伙儿最想知道的就是工资待遇,按照现在的定级标准,还是随便老板赏,每个月都不一样?”
  方晟道:“工资结构肯定不是固定工资加奖金模式,而与企业——具体到每位工人就是与车间经济效益直接挂钩,至于挂到什么程度,保障工资定什么标准,很多细节还需大家参与讨论;我要纠正一个错误,那就是国腾油化没有老板,只有老总,工资不是他随便赏,而有一套公开透明的财务体制,每个月拿到的钱看得清、算得到,不搞保密制度。”
  最边上有个工人代表冒失地问:“改制后郜总还是国腾油化老总吗?大伙儿都离不开他!”
  这个问题过于冒失,也过于敏感,本来根本不应该在这种场合说,也不应该是市长回答的问题,可工人哪懂什么正治,就这么草率地说出来了。
  日期:2018-12-27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