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70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山虎舒了一口气,浑身下顿时轻松了许多,岔开话题道:“这个暑假怎么打发?出去逛逛,还是在家呆着?”
  关晓军道:“我最近写了一本书,已经快出版了,我准备去京都走一趟,谈妥事情之后,再去魔都看看永生他们。唉,劳碌命,我特么现在才十三岁,却要为整个家庭的事情操心,我容易么我?”
  他抱怨了几句后,问关山虎,“你是怎么打算的?”

  关山虎吃惊道:“你写书了?写的什么书?难道是之前你说的那一本?已经写完了?”
  关晓军笑道:“是我们老关家几代发生的一些事情,我感觉还行,写的不能算是好,但也不能算坏,属于不不下的层次吧。”
  他前世一直准备写一部有关自己家族以及整个云泽地区所发生的的一些故事,想把自己家族几代人的悲欢离合编写成册,通过几代人的生死变迁,来反应整个时代的变化。
  当时第一部眼看要写完了,却没想到竟然一眨眼回到了童年时代。
  不过这样也好,关晓军的时间反倒是前世更加充足,现在经过五六年的删改改,第一部《关帝庙》已经被他写了出来。

  他有心想要为自己的祖宗做传,但想了想还是作罢,毕竟整个国想他们老关家的祖宗一样的人物多得是,人家的祖宗都没有资格做传,他老关家的祖宗估计也不够资格,真要是写了,反倒成了笑话。
  于是删繁简,只写家族人物命运的变迁,故事是从关帝庙村子里的关帝庙祭祖开始,由此开始了老关家几代人的生活画卷。
  关晓军预备是写三部,第一部叫做《关帝庙》,第二部叫做《余生》,第三部叫做《顺时针》,主要写的是老关家从清末一直到如今的发展轨迹。
  当然不可能全都是自家祖宗的真实事件,他只是以自己收集的老祖们的资料做为故事的骨架,至于筋肉血脉,血液灵魂,那需要关晓军自己来填充了。
  关晓军虽然性子暴躁,但化水平不低,笔一直都非常好,在前世写的一手好章,曾在不少报刊发表过小,也算得是略有才情的人了,如今两世为人,笔自然更加老道,自信不输于别人。
  如今这第一部《关帝庙》终于写完了,全书差不多将近一百万字,在这个时代,已经是非常少见的长篇小说了。
  传统小说家们写书,一般三四十万已经算是长篇了,超过百万字的极少,因为他们写的都只是一个故事的片段,也是西方小说那种横切面的写法,写的大都是一件事而已,所以笔墨偏少,归于精炼。
  但关晓军想写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千头万绪,一时间不知从何写起,后来想了想,直接从义和拳作乱写起,从自己那位领着人造反,杀进云泽市里,最后被逼逃亡到了小官村的那个老祖为破题主角,从那个时代背景开始写起,然后一直写到民国时期。
  里面的一些恩怨情仇,感情纠葛,乃至于当时政府的黑暗以及水灾旱灾蝗灾的可怕,全都被关晓军装进了这部书里。
  这部书真要是算起来,从一世到这一世,前前后后,写了十多年都不止,好在被如今终于被关晓军给打磨完成了。
  他这部书写完之后,当即让何永强找人为自己打印了五六份,何永强如今接管了何永生之前的盗版书行业,打印一部书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题,一周后搞好了,不过听从关晓军的吩咐,没敢做封面,只是用打印纸打印出来而已。

  关晓军拿来粗粗装订了一下,便发了一本给京城的《当代》杂志。
  这部书稿邮寄的时间是一个月前,如今杂志社已经有编辑回信,希望关晓军可以去京城一趟,虽然来信之人在言辞间极为客气谨慎,但是关晓军还是能够感觉到此人在字下面掩盖的浓浓怀疑之色。
  因为关晓军写的回信地址是“云泽市凤山乡凤山学初三二班关晓军同学收”,这个地址一看是写给在读学生的地址,而关晓军这部《关帝庙》用词老道,字虽然平淡,但极为耐读,功力之深,很多作家都要强多了。
  尤其这还是一部百万字的长篇小说,这样的小说,别说是一个孩子了,是一个成人作家,想要写出来,没有三四年的时间也不可能完成。这里面牵扯到一些时代背景以及人物形象的设定等等细节,不经过精心的准备,是绝对无法完成的,,因此这一看不是学生的手笔。
  《当代》杂志社的编辑陈又廷为此亲自跟关晓军通了几封信,一再询问关晓军的身份,虽然关晓军已经照实说额,但他如何能信?
  只是天下事都存在万一之说,如果万一这部书真的是一个孩子写的,那这也太让人惊讶了,因此杂志社的编辑才写信让关晓军有机会的话,特别是在暑假的时候,务必去京城一趟,好当面谈谈这部小说的事情。
  这种潜在的意思,虽然编辑在回信并没有说出来,但关晓军却已经能够猜得出来。
  其实别说这些杂志编辑产生怀疑,换成任何一个人也都会怀疑此事真假。

  这是人之常情,不怀疑反倒不正常了。
  现在将这件事给关山虎一说,关山虎嘴巴张的老大,将关晓军下下看了几眼,“小军,这么说,你现在成了作家了啊?”
  关晓军笑道:“作家有什么了不起?
  面对关山虎的惊愕,关晓军摇头失笑,“走吧,咱们回去吧,天也不早了!你是怎么打算的?”
  关山虎还在吃惊之,被关晓军踢了一脚后,才回过神来,“哦哦哦,我没啥打算,是想在家里多陪陪太爷。”
  他喃喃道:“你还真写了一部书啊,我还以为你是说着玩呢。”

  这个时代的作家,可是一个非常令人尊敬的职业,如今正是伤痕学爆发的时代,也是诗歌与传统学最后的黄金时代。
  无数男学生女学生们最尊崇的,最向往的人,是那些诗人与作家,特别是诗人,一首小诗,几足可以打动一个女孩的芳心。
  在这个时候,一沓钞票放在女生面前,远没有一首小诗的作用大,拜金思想在这个时候还没有国完全形成,大家最崇拜的还是有真才实学的人。
  日期:2019-02-11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