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68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晓军家里养猪的时候,这个沙再兴路过关帝庙时,都会来关晓军家里看看猪仔,估摸着时间到了,会骑着自行车来到关晓军家里,让众人按住猪仔,他便从车篓里拿出一个小包来,包里放着一片极为锋利的小刀子,还有缝合伤口用的针线。
  此人手艺极为精湛,一刀下去,片刻后掏出一团小肉蛋来,随后飞针走线,在猪仔的嚎叫声将伤口迅速缝合。
  关晓军每次见到这种情形,感到胯下发凉。
  沙再兴为人极好,每次路过关帝庙村的时候,都会探望一下关宏达夫妇,关云山家里的猪仔到了时间,根本不用叫他,他自己会拿着工具主动前来,阉过猪后,也不在家吃饭,骑着车子走。
  关晓军对他印象极深,只是这段时间家里不养猪了,老人又都搬到了城里住,因此见面少了。
  这次他来到自己家里,好像遇到了什么委屈,这是来找关云山诉苦来了。
  关晓军也有点生气,这位沙再兴是个老实人,现在竟然有人欺负到了他头,当真是岂有此理!
  别说从关云山这一关过不去,是关晓军这里也饶不了敢欺负他的人。
  八九十年代的阉猪匠,不仅仅是阉猪,还有阉鸡,阉羊,甚至还有阉狗的,这些阉猪匠都是家传的手艺,有的都传了好几代,一家人都指着这个手艺生活。
  在这个年代,有这个手艺完全吃喝不愁,虽然听着不好听,但农村人家,要的是踏踏实实过日子,谁也不在乎这个,甚至都有点羡慕这门手艺。
  只不过这种家传的手艺,一般都不会外传,基本都是子承父业,几个村子都未必能有一个这样的匠人。
  关云山的同学沙再兴在高毕业之后,便即回乡务农,顺便继承了家传的阉猪手艺,平时务农,闲暇之时便骑着自行车满乡村里窜,因为一开始都会先跟着父亲学习一段时间,一来二去乡下人都熟悉了,等他单独干营生的时候,在村子里吆喝几嗓子,会有人来请,因此生意不错。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阉割几十头猪仔,一只猪仔十块钱,一天都能挣好几百。
  这在八九十年代,已经是非常大的数字了,因此家境富裕,在村里都算是拔尖的人家。
  沙再兴与关云山十分要好,以前经常去关帝庙村里探望关宏达夫妇,不过自从关云山一家人搬到云泽市里后,两人见面见的少了。
  别的人见关云山如今越来越发达,都千方百计的想跟关云山搞好关系,有的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也后厚着脸皮跟关云山攀亲,但是沙再兴却不这样。
  他为人老实,如非必要,绝不麻烦人。关云山家业越来越大,他虽然为关云山感到高兴,却不会特意巴结他。但也不会故意冷落。
  只不过他平时里一直都在乡下做营生,一年到头都很少来云泽市里来,因此也很少来关云山家里做客,再说了,关云山这搬了新家,一般人也找不到在哪里。
  这几天沙再兴的儿子在二参加考,他有点不放心自己的儿子,特意来到云泽市里去看望孩子,下午考完了,天色已经不早了,本来学生是要乘着学校里包的车回校。

  但这次因为自己来市里了,沙再兴想着领着孩子在市里好好的放松一下,给孩子买点吃的用的,毕竟乡下一年到头也给孩子买不了多少东西,这次既然来市里了,自然得大方一点,毕竟孩子已经不小了。
  不过在给孩子买东西之前,他准备先去看望看望老同学,在他的老同学,已知的在云泽市内定居的共有两人,一个是关云山,另一个是温建成。
  关云山如今家大业大,成了整个云泽市赫赫有名的大老板,也因为这样,沙再兴有点不想去关云山家里,他觉得自己这时候去关云山家里,未免有点不太合适,万一人家有事情要忙着呢,自己去的话,这是添乱,还不如不去打搅关云山。
  而温建成是市内二棉厂的领导成员,平时里朝九晚五,家里应该没什么大事,不如去他家拜访一下,然后在他家住一夜,第二天再找关云山出来一起聚聚。
  温建成这个人,在学的时候家境贫困到了极点,高的时候,连地瓜干都拿不起,是班里要好的同学一起凑钱帮助他的高,最后在高考的时候,又是关云山带头一起凑钱让他的大学。
  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些同学们抬他一下,他别说大学了,连吃口饱饭都困难。
  温建成大学毕业之后,被分配到了云泽市里,当了二棉厂的车间主任,现在已经升到了二棉厂的副厂长,可以说日子混的非常不错了。

  沙再兴这次是想找他叙叙旧,当下兴高采烈的买了点礼物,便领着孩子去了温建成家里。
  可谁知道到了温建成家里后,竟然热脸碰了冷屁股,温建成对他极为冷淡,说话不阴不阳,一点亲热劲儿都没有。
  等到吃饭的时候,直接让他媳妇炒了一碗剩饭,连一盘菜都没桌。
  沙再兴勃然大怒,他还从来没有受到这种侮辱,当下将筷子一扔,拉着孩子转身走。
  而温建成留都不留!
  沙再兴从温建成家里出来之后,越想越窝囊,越想越委屈。

  他当年与沙再兴非但是同班同学,而且还是同桌,关系十分要好。他家因为祖传阉猪的手艺,所以较富裕,与关云山是班里最有钱的两个人,对温建成帮助最大,温建成跟着他们两个吃饭,吃了差不多整整两年。
  可现在自己去他家里,他竟然如此对待自己!
  当初关云山是班里的班长,他委屈之下,想起了老班长,想让关云山为他评评理。
  不过因为之前受了温建成的气,这次来到关云山院门前,生恐在受到关云山的白眼,当下让孩子在大门外等着,他在门口直接喊起了关云山的名字,愤懑之下,也顾不得客气了。
  打定了主意,如果关云山也像温建成这样对他,他也转身早走,以后再也不认这样的同学。
  好在关云山与温建成不一样,见了面依旧热情不得了,一看不是作假。
  沙再兴这颗心此时方才安稳下来,进了屋被关宏达一问,顿时满腹委屈都迸发而出,再也忍耐不住,对关家老小都说起了此事。
  关云山听了勃然大怒,“温建成竟敢这样对你?他凭什么?凭他是二棉厂的副厂长吗?看把他能的!老沙,你先在我这吃饭,吃完饭我们俩一起找他去!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关宏达脸色也阴沉下来,“再兴,建成这孩子真的这样对你?”
  沙再兴大声道:“哪还有假?”
  旁边的王欣凤一脸惊诧之色,“建成这孩子平时不错啊,逢年过节的都知道来这里看咱们,说话也好听,挺稳重的一个人啊,平常说话也恭恭敬敬的,他能干出这事来?”

  关自在端着酒杯嘿嘿笑道:“他不是仅仅对咱们恭敬,有钱有势的人,他都恭敬!”
  关宏达心细,对沙再兴问道:“再兴,你实话告诉我,你有没有找建成办事?”
  沙再兴道:“我能找他办啥事?宏达叔,他温建成别说是二棉厂的副厂长,他是市长,我也不会求他办事情!我在家凭手艺吃饭,下地干活,累点苦点,我心里舒坦!你家云山这么有钱,我也没借过他一分!”
  关宏达点了点头,“好孩子,我信你的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