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67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高考到来的那一天,关山虎吃了几个卢新娥特意煮的鸡蛋,又拿了两罐关自在凉茶,这才推着自行车向考场走去。

  期间他对送他去考试的关阳笑道:“我本来觉得自己不会紧张,但是还是有点紧张了。昨天晚我做了一个梦。”
  他对关阳说道:“我竟然梦到给自行车打吊瓶!”
  关阳哈哈大笑,“给自行车打吊瓶?亏你想得出来!”
  关山虎也笑道:“是啊,这是因为紧张,才胡思乱想的。”
  他看向关阳,发现关阳此时长发被风吹拂,散乱在肩头,于是想要伸手帮关阳把头发拨弄一下,但手掌刚刚伸出,便即收回,顺势放到自行车把,对关阳道:“阳阳,你希望我考多少分?”
  关阳看到他的动作后,脸色微红,道:“自然是考的越高越好,最好是能考一个状元回来!”
  关山虎跨车前行,自行车迅速远去,只有声音传来,“好,那考个状元回来!”
  当关山虎从高考考场下来后没几天,关晓军的考也已经开始了。
  因为考是在云泽市内考试,所有报考的云泽一的学生,家里远的人,全都住在一的学生宿舍,至于吃的东西,学生可以自己在外面买着吃。

  这个时候,即便是再节省的学生在伙食也不再吝啬,平常舍不得的吃的鸡蛋油条胡辣汤,在这个时候也都开始买来吃。
  有很多学生,从小到大,十几年的时间,进入市区的次数都超不过十次,这次进入市区考试,才真正认识到了市区的繁华。
  早晨起来,路都有卖早点的,包子油条豆腐脑,老母鸡汤馄饨,油茶、还有好喝的糁汤,还有面食类的东西,像面泡、油饼、壮馍、等等等等,当然还有云泽特色美食羊肉汤。
  这些五花八门的吃食,晃花了初来城市考生的眼睛,很多人揣着兜里的钱,看着这些好吃的,都有点踌躇不前,既想吃又舍不得买,但是到了最后,还是狠狠心,花三毛钱,买一碗胡辣汤,在称五毛钱的油条,一顿美美的早餐这么解决了。
  如果是有钱的学生,还可以花两块钱,买一碗羊肉汤,白色的汤汁,浓郁的香味,再配香油搓的白饼,放点红油油的辣椒酱,那简直是人间美味,吃一次好多天都忘不了。
  这羊肉汤可以随便加汤,有的学生能一连加三四碗白汤,走的时候撑得腰都挺不起来了。
  虽然这个时候的云泽市,在关晓军眼里破败不堪,但在进城考试的农村孩子眼里,这已经是非常繁华的所在了。
  有很多孩子在下午考试完闲逛的时候,第一次见到游戏厅,也第一次知道城里孩子小时候玩的玩具,很多孩子都没有见过积木,一些书店里的儿童画报与少年刊物,他们也是第一次得见。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相这些城里孩子,他们到底缺失什么。
  大家都是人,但相这些城里孩子,却差了整整一个童年!
  关晓军因为家在市里,倒是不用住在一的宿舍里,直接回家住行。
  在他考试这两天,关晓军变得沉默寡言起来,早晨照样早起练拳,练拳后回家洗澡吃饭,然后拎着几罐凉茶骑车去考场,生活作息跟在学校里相差不大,只是话少了许多。
  见他这种状态,家里人都不敢打搅,连说话都轻柔了几分。
  一直到了第三天考完最后一科,从考场出来之后,关晓军方才恢复了正常。
  他严肃的时候,连关云山都有点不敢招惹这个儿子,现在见他恢复平常的样子,一家人方才松了一口气。
  在吃饭的时候,关阳坐在关晓军旁边,拿胳膊肘捅了捅关晓军,“小军,你觉得你这次能考多少分?”
  关晓军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面汤,笑道:“如果老师不扣卷面分的话,应该能满分吧。”

  关阳道:“吹牛!”
  关晓军哈哈大笑,“你怎么知道是吹牛?”
  他看向旁边的关山虎,“老虎,你考的怎么样?”
  关山虎道:“应该还不错,满分是肯定满分不了,但也应该差不多少!”

  此时一家人都已经聚在了一起,俩关宏达与关自在都来到云泽市里,两位老人知道关山虎向不虚言,听他如此说,全都高兴非常。
  关宏达笑道:“小虎,你要是能考咱们市里的状元,我买一挂一万响的鞭炮在村里放一下,让大家都高兴高兴!”
  他看向关晓军,“小军,如何你能当考状元,我也给你放鞭炮!”
  关晓军笑道:“鞭炮不用放了,换算成钱给我行了!”
  一家人听了全都哈哈大笑,关宏达手指关晓军,“你个财迷!”

  关阳道:“钱串子,知道要钱!”
  关云山也道:“小军这家伙,钻到钱眼里出不来了!”
  只有关自在道:“小军,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咱可只挣咱们该挣的钱啊!这点你要学学你爹!”
  关云山笑道:“太爷,您别管他,他一个小屁孩哪挣钱去?不过脑袋瓜子倒是好使。”
  关自在笑了笑,“何止好使!云山,你这儿子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估计你还得帮他数钱呢!”

  关云山不以为然,“他还卖我?我一巴掌能把他打得不知道东西南北。”
  关晓军连连点头,缩着脖子道:“对对对,老爸一抬巴掌,我害怕!”
  关自在与关宏达对视一眼,全都摇头失笑。
  也在这个时候,大门口推着车子走过来一人,在一阵狗叫声来到院内,大声道:“云山在不在?关云山,你在家吗?”
  此人五短身材,面容黢黑,身子极为敦实,站在院子里跟一个小水缸一样,一脸的怒气,似乎受了什么委屈,在说话的时候,声音不自禁的高了起来。
  关云山一愣,急忙出屋,看到这名男子,惊喜道:“老沙,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快进来!新娥,再去拿一副筷子来!”
  他向此人伸手道:“你来的正巧,正赶吃饭,我这还有一瓶茅台,咱们兄弟一起来喝点!今天你别走了,在我这里住一宿,咱们好好说说话!”
  粗壮男子闻言眼圈一红,“云山,我吃不下!今天你来给我评评理!他妈的,我今天实在是窝囊!”
  关云山脸色沉了下来,“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你怎么不报我的名字?连你都敢欺负,好大的胆子!”
  他拉着粗壮男子的手往屋里拽,“先进屋再说!”
  年男子犹豫了片刻,方才走进屋里,看到关宏达与关自在后,吃了一惊,“宏达叔,太爷,你们也在呢!”

  关宏达道:“是再兴啊,怎么回事?受什么委屈了?”
  这名男子关晓军认得,他叫沙再兴,是关晓军的高同学,后来在家靠阉猪为生。
  此时农村家里一般都会喂养一两头猪仔,这猪长的差不多了,需要阉猪的手艺人来把这猪给骟了,这样猪仔才好养活,也肯吃,也长得快。
  这种活一般人干不了,必须请专业的师父来才行,有专门干这的手艺人,一般阉一头猪差不多需要十块钱,这些人是凭这个手艺来讨生活,一般来说,这日子都过的不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