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68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入夜了,雪花飘飘洒洒落下,将大地笼罩在一片洁白之中,碘钨灯照耀下的红旗钢铁厂依然处在繁忙之中,车间顶上的红旗在风雪中更加鲜艳了。
  市立医院病房内,卫子芊尚在昏迷之中,一只手紧握住刘子光的手,嘴里不停喊着妈妈。
  陆天明并不在旁边身旁,这个中年汉子强忍着痛楚,回到晨光厂组织起对红旗厂的全面援助之中,从资金到技术,从人员到设备,全方位大力支持红旗厂的生产重建。
  一颗小脑袋从病房外探了进来,是胳膊上吊着绷带的方霏,看到刘子光正陪护在一个陌生女孩床边,她好奇的眨了眨眼睛。
  刘子光俯下身去,在位卫子芊耳边轻声说道:“子芊,我向你发誓,逼死卫总的这帮畜生,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仿佛听到刘子光的誓言一般,卫子芊松开了手,沉沉睡去。
  刘子光起身回头,正看到趴在门边的方霏。
  “大叔,我不是有意偷看你的。”方霏低下头去,不好意思的说。
  “没关系,帮我个忙好么?”刘子光说。
  “帮我照看她一下,我出去一会。”
  “好的,你快去快回啊。”方霏走了进来,坐在了卫子芊床边。
  刘子光冲方霏笑笑,拿起搭在椅子上的衣服,走出了病房,消失在夜幕中。
  卫子芊又开始说胡话:“妈妈,别走……”
  方霏同情心泛滥起来,低声说:“原来你也没有妈妈了,爸爸告诉我说,我的妈妈去了很远的外国考察,其实我知道,我失忆了,妈妈可能已经不在了,他们怕我伤心,不敢告诉我,不过你也很幸运呢,有大叔这么好的男人陪着你。”
  市委宿舍大院外,积雪已经很厚了,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一个穿着灰色保安大衣的男子吱吱呀呀的踩着积雪走到围墙边,左右看了看,雪夜的街头能见度极低,但他还是拿出一个小小的仪器按了一下。

  监控室内的屏幕瞬间闪起雪花,值班的保安打了个哈欠,继续趴下睡了,没有任何人发觉,一个陌生人已经稳稳落在宿舍大院墙内。
  李治安虽然已经调任省国资委,但是在江北市依然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南泰帮的大小官员们依然唯他马首是瞻,这也是为什么秦松摈弃前嫌,在玄武集团入主江北市区的问题上大力配合的原因,李治安留下的人马,诸如王大庆、杨义和等人,现在已经在李治安的授意下,投入到秦书记的麾下。
  官场上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李治安和秦松在省里投靠的是同一位大佬,自然要从大局着眼,一致对外。
  但是现在似乎这种合作关系出现了裂痕,红旗厂的事情闹的不可开交,终于在今天达到了顶点,卫淑敏不惜自杀以抵制重组,数千名工人悲愤高歌,出于一个优秀干部与生俱来的敏感,李治安觉得这件事要闹大,要被政敌所利用。
  书房内,李治安还在捧着电话和省里通话,不出所料,胡跃进和孙兴业这两个家伙连夜跑到了省城向郑书记汇报情况,估计肯定少不了一番添油加醋,这一点省里的眼线已经证实了,淮江路一号门口停着的就是胡跃进的江b二号车。
  李主任的夫人在省城,孩子都在美国,家里只有他和一个保姆,小保姆是李夫人从家乡挑的可靠人,一个四十多岁的粗鄙农村妇女,早已沉沉睡去,偌大的房子内静悄悄的,房门无声的打开,穿着保安大衣的男子悄悄的走了进来,在客厅中四处踅摸一番,没有任何收获,索性直接走进了书房。
  “那就这样吧,有新的情况我再向您汇报。”正好李主任打完了电话,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刚要回头,废纸篓就罩在了头上,一记重拳将他的呼救声连同几颗碎裂的门牙打回到肚子里去。

  穿保安服的男子一拳一拳的掏着李主任的胃部,疼的他将身子弓成了大虾状,那人还不满足,将他提进了洗手间按在了马桶里,一遍又一遍的冲着水。
  几番折腾后,细皮嫩肉的李主任已经彻底崩溃,如同一滩烂泥般躺在了地上。
  “钱在哪儿?”声音远的好像从天际传来,李主任却如同垂死挣扎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挣扎着答道:“我说,我全说,别杀我。”
  按照李治安的供述,穿保安服的男子从房间的各个角落里起获了十余张银行卡,一百根五十克重的金条,还有金质劳力士手表三块、水头极好的翡翠挂件两枚,以及十余万欧元的现钞。
  “都给你,我绝不报案。”李主任信誓旦旦,但那人不为所动,一掌劈在他的颈子上。

  秦松家的院子距离李治安家不过十几米远,一个黑影从李主任家出来后,径直走到秦书记家窗子旁,不知道从用什么工具拨了一下,窗子无声的打开了,黑影敏捷的跳了进去。
  书房内,秦松正闷头抽着烟,他对面坐着一个女人,低头呜呜的哭着。
  “你哭也没有用,命案这么大的事情,我也很头疼,更何况现在红旗厂的事情闹的这么大,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呢,这个节骨眼上千万不能乱。”秦松说道,语气有些烦躁。
  女人抬起头,抽泣着说:“可是,傲天是你的骨肉啊。”
  坐在秦书记对面的女人正是秦傲天的母亲路红,她的眼泪让秦松心烦意乱,猛抽了几口烟,说道:“好了,我知道了,回头我给政法委打个招呼,让他们尽量想想办法就是,没事的,你回去吧。”
  路红说:“你又敷衍我,刚才还说是命案,现在又说没事,你根本没把我们娘俩放在心上。”

  秦松说:“事情到了这一步,确实有些难办,尽量多赔些钱,争取和解,把事情压下去吧,我早就说,把傲天送到英国或者澳洲去上学,你就是不答应,结果闹出这么个事来,你让我怎么处理?”
  路红怒道:“秦松,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尽到一天做父亲的责任了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你是怕丑闻曝光,怕丢了官职,在你眼里,当官比什么都重要。”
  秦松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好了好了,别说了,注意影响。”
  路红冷笑一声:“现在知道注意影响了,当初勾引我的时候干什么去了,你写给我的那些诗我都保存着呢,要不要我公诸于众,让大家看看你这个市委书记背地里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路红!”秦松严厉的呵斥了一句,到底是掌握权柄多年的领导干部,路红被他的气势所震慑,下面的话吞了回去。
  “我在位一天,你们路家就安稳一天,我倒了,你们也得遭殃,你哥哥路勇,这些年干的那些事情以为我不知道么,判他个十年八年的都算轻的。”

  路红不说话了,又开始抽泣。
  秦松语气缓和下来,柔声道:“我只有一个女儿,傲天是我的骨肉,也是秦家的后代,我怎么可能撒手不管,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一定会亲自跟进的,决不让傲天受委屈。”
  日期:2018-11-16 07: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