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66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严厉打击,决不姑息,寺清同志拿个方案出来吧。”秦书记点了韩寺清的将。
  韩寺清刚要说话,一个年轻警官气喘吁吁的跑来说:“我们已经冲进去了,请求下一步指示。”
  秦书记说:“把闹事的人驱散,逮捕首要分子。”
  警官说:“可是……车间里没人闹事,他们只是在坚持生产。”
  秦书记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韩寺清插言道:“非法生产就是闹事,要坚决取缔,坚决打击。”然后挥手将这个不会说话的小警官赶到一边去了,对秦书记说:“情况很复杂,敌人比我们想象的要狡猾,我看方案要调整一下了。”
  “你是公丨安丨局长,现场总指挥,你说了算。”
  “车间里聚集了大量有负面情绪的工人,一不小心就会酿成更大的流血冲突,我认为,在适当的情况下可以动用非杀伤性武器,比如催泪弹,电击器等警械,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退缩的话就是全功尽弃,市委市政府的威信,法律的威严将荡然无存,所以我提议,适当的加大执法力度。”

  秦书记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关键时刻就要拿出魄力来嘛,我赞同你的提议。”说着有意无意的瞟了胡跃进一眼。
  胡跃进虽然是市长,但是在这个事情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发言权,他苦笑一声,没有参与讨论。
  忽然远处传来丨警丨察的呵斥:“你不能过去!”众人一起转头,只见一个中年人正试图冲过警方的封锁线,和几个民警撕扯在一起。
  胡跃进认出那个人是晨光厂的陆天明,招手让丨警丨察放他过来,陆天明整理一下衣服,匆匆跑过来见过领导们,胡跃进不等他说话就说道:“老陆同志,你来的正好,你们晨光厂和红钢是兄弟单位,你和他们的厂领导也很熟悉,现在情况随时都有进一步恶化的可能,我想请你进去劝一劝他们,尽快悬崖勒马,不要以身试法,盲目对抗是没有出路的。”
  陆天明是接到卫子芊电话后匆忙赶来的,随行只带了一个司机,他是转业大校军官,一看现场这个阵势就知道事情不妙,武警机动中队、消防大队、公丨安丨防暴丨警丨察,治安、交警全都出动了,市委市政府的奥迪车停了一长溜,叫得上名字的领导基本上都到场了,可见事态之严重。
  胡市长的一番话,更让陆天明心惊,他来不及多想便答应道:“我试试吧。”
  “秦书记,让天明同志去做一下工作吧。”胡跃进提议道。

  秦松看了看手表,说:“好吧,再给他们一个机会,只有十分钟时间,十分钟后采取强制措施。”
  陆天明穿过层层人墙,终于进入炼钢车间,巨大的设备已经停止运转,手无寸铁的工人们和全副武装的防暴队员面对面站着,转炉操作平台上站着几个人,正是卫淑敏他们。
  匆匆爬上位于高处的操作平台,陆天明苦劝道:“淑敏,别撑了,你斗不过他们的。”
  卫淑敏说:“斗不过和放弃斗争是两码事,你问问这些工人,他们甘心就这样放弃厂子么?放弃辛辛苦苦几十年打下的基业?”
  陆天明说:“时代不一样了,斗争也要讲究策略,除了直接对抗,还可以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卫淑敏笑了:“法律有用的话,还要政法委干什么。”
  陆天明无言以对。
  车间外,陈汝宁不停看着手表,皱眉道:“这样拖下去,对我们越来越不利啊。”
  一直没有发表意见的国资委李主任也说:“他们这分明是在拖延时间。”说着有意无意看了胡跃进一眼。
  秦书记感受到了压力,他大手一挥,对韩寺清说:“不等了,开始吧。”
  韩局长拿起了对讲机:“各单位注意,按照预定计划进行。”
  防暴队、机动队,民警如同潮水般涌进了炼钢车间,防暴盾牌组成一道铜墙铁壁,慢慢向前推进着,后面挖掘机轰鸣着跟进,开始拆除车间大门。
  工人们紧紧围拢在一起,但是在防暴盾牌组成的铁幕面前只能节节退缩,有人开始反击,立刻遭到了执法队伍的迎头痛击,电击器,辣椒喷雾,橡皮棍雨点一般落下,工人们节节败退,不时有人倒下,被丨警丨察迅速拖走。
  操作平台上的卫淑敏看到这一幕,双手紧紧抓住栏杆,指节都发白了。
  强制措施取得了很大效果,领导们戴上安全帽,亲临第一线进行协调指挥,陈汝宁指着操作平台上的卫淑敏说:“秦书记,抵制玄武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人。”
  秦书记说:“对一小部分别有用心的人,一定要坚决打击,决不姑息。”
  韩寺清立刻领会了领导的意图,组织了十余名精兵强将,亲自带队向操作平台方向爬去。
  工人们大喊道:“保护卫总!”呼啦一下向这边冲过来,可是迅速又被防暴队员们堵了回去,偶尔几个漏网之鱼被战士们按在地上铐上手铐,动弹不得。

  韩寺清带着干警们爬上了平台,向卫淑敏出示了逮捕证:“卫淑敏,你因煽动工人闹事,现在依法对你进行逮捕,请你配合一下。”
  “配合你妹!”刘子光一把扯过逮捕证正要撕碎,几个人高马大的干警上前抓住了他的胳膊向背后扭去,可是却像抓住铁棍一般丝毫无法撼动。
  刘子光冷笑一声,刚要动作,却被卫淑敏喝止:“小刘,不要冲动。”
  卫淑敏走过来接过逮捕证,仔细看了看,抱歉的说:“不好意思,我不承认上面的罪名,韩局长,我可以跟你走,但是我想和工人们最后说两句话。”

  韩寺清想了想,拿起对讲机请示了几句,坚定的说:“不可以。”
  卫淑敏说:“好吧。”
  “淑敏……”陆天明沙哑着嗓子喊了一声。
  “妈……”卫子芊泪眼婆娑。

  卫淑敏上前抚摸着女儿的头发,又帮陆天明整理一下领子,说道:“天明,照顾好咱女儿,子芊,妈妈走了,以后听爸爸的话。”
  两人都无语凝咽,卫淑敏却笑了,怜爱的拍了拍女儿的面颊:“大姑娘了,不哭啊。”
  扭头冲韩寺清说:“我跟你们走。”
  一个干警拿出了手铐要给卫淑敏戴上,却被她冷厉的眼神瞪了回去,丨警丨察回望韩局长,韩寺清一摆手:“不用了。”

  卫淑敏在前面走着,丨警丨察们在后面跟着,忽然她停下脚步,四下看了看,走到了操作台的边缘,韩寺清厉声喝道:“你要干什么!”
  “别过来,否则我跳下去!”卫淑敏回头说道。
  下面是巨大的钢包,数十吨火红的钢水在沸腾,映红了卫淑敏的面庞,韩寺清吓了一跳,赶忙拦住了手下。
  卫淑敏梳理一下头发,清了清嗓子,开始唱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国际歌在车间上空回荡,所有人抬头看去,只见他们的卫总正站在转炉操平台上引吭高歌,声音高亢有力,苍凉悲壮,直冲云霄,谁也不曾料到,卫总单薄的身躯竟然能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
  秦书记气急败坏,拿起了对讲机吼道:“韩寺清,我命令你马上制止她的行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