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60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吱吱呀呀脚踩积雪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手电光乱晃,一队丨警丨察走进了宿舍区,领头的拿出一张名单,用手电照着,再看看宿舍区的楼号,一摆手,丨警丨察们四下散开,各自执行抓捕任务去了。
  宿舍区的犬吠声突然响起,紧跟着是踹门声和哭喊声,三十余名参与白天械斗的职工被堵在了被窝里,一个都没跑掉,全部押到宿舍区门口,十几辆警车隐藏在黑暗中,此时全部亮起了警灯,带着嫌疑犯满载而归。
  第二天,厂里参与对抗玄武的一些中高层干部都接到了派出所的传唤,昨夜的大逮捕事件让他们心有余悸,都是有老婆孩子的人,犯不上为了这点事亡命天涯啊,于是他们都惴惴不安的来到派出所,接受了一通思想教育后回到厂里,再也不敢提对抗玄武的事情了。
  几十张崭新的布告贴满了全厂,这次直接一步到位,全厂关停,工人待岗,等候进一步通知。
  市区,富豪广场楼上电子专柜,这里有一家店铺专营苹果产品,王召钢已经转了好几圈,漂亮的女营业员都快想报警了,他终于走了上去,问道:“这个阿派多少钱个?”

  女营业员鄙夷的说:“最便宜的三千八,最贵的五千五,你要哪一款?”
  王召钢趴在玻璃柜台上看了半天,说:“拿一个给我看看。”
  女营业员说:“对不起先生,贵重商品不能出柜台。”
  王召钢不悦道:“怎么做生意的,怕我买不起么!”说着从兜里拿出一大叠钞票拍在柜台上。
  “给我拿最贵的,白色的。”
  女营业员赶紧乖乖拿出一部白色64gipad2来,正要向王召钢介绍怎么使用,这位豪爽的大哥说道:“不用你教,我女儿是一中的学生,精通电脑,这是我买给女儿的生日礼物。”
  “老板,您真是一位好父亲。”女营业员很适时的拍了一记马屁。
  半小时后,王召钢带着ipad回到了家里,把盒子藏在身后,喊道:“乖女儿,快出来,看爸爸给你带什么了。”
  李燕从屋里出来,脸上尽是泪痕:“你鬼叫什么,女儿和同学出去玩了。”
  王召钢说:“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找他算账去。”
  李燕擦着眼泪说:“没啥,这回咱们是真没活路了,厂子全线停产,张主任,李科长,还有老王老赵他们几个闹事的都被丨警丨察抓了,据说要判好几年,眼瞅着女儿下学期的学费又要交,咱家连隔夜粮都没有,这可咋办啊。”
  王召钢愣了一会儿,走到厨房看了看米缸,只有浅浅一层,地上扔着两棵大白菜,案板上摆着一瓶辣酱,这就是家里所有能吃的东西了。
  他叹了口气,从兜里拿出二百块钱说:“买几斤肉,给女儿改善一下伙食,厂子这回是真完了,回头我想想办法,给你找个临时工干干,总比坐着等死强。”

  李燕没说什么,只是低头叹气。
  晚饭吃的是稀饭和炒白菜,两口子都心不在焉,王召钢随手打开电视,已经七点半了,他咕哝道:“女儿怎么还不回来。”
  李燕说:“和同学去过什么爬梯去了,你别打电话催她回家啊,回头又和你急。”
  王召钢果然没敢打电话,一直等到八点半,心里有些急躁了,这回李燕主动说:“这死丫头玩起来不知道时间,你打电话吧。”
  于是王召钢拨打了女儿王嫣的手机,没人接听,再打,依旧没人接听。
  这下两口子急眼了,赶紧给同学打电话,也没人听,王召钢二话不说,拿了衣服就出门去找,学校、同学家,女儿爱去的肯德基,全都找遍了也不见人影,正在心焦之际,忽然接到了李燕的电话,声音很急促:“女儿有消息了,在大连路上的假日旅馆,你赶快过去。”

  王召钢心里一凉,假日旅馆就是个以钟点房为主的快捷旅馆,滨江大道上那些酒吧、夜总会里出台的小姐,经常选择假日旅馆作为交易地点,女儿怎么跑到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去了。
  他骑着电动车顶着刺骨的寒风赶到了假日旅馆,几辆警车停在门口,丨警丨察拉起了警戒线,路边围着一些看热闹的人,王召钢连电动车都顾不上锁,直接丢在一边奔过去,丨警丨察伸手拦住他:“你干啥的?”
  “我女儿在里面。”王召钢的声音有些颤抖。
  丨警丨察看了看他,说道:“进去吧,在3018。”

  王召钢上了电梯,腿有些发抖,脑子里一团乱麻,他不敢想象到底发生了什么。
  来到三楼,电梯门对面就是3018房,王召钢走了进去,看到凌乱的床上躺着一具赤-裸瘦弱的尸体,正是自己的女儿。
  房间里血腥味熏人,地上扔着啤酒罐、烟蒂和一团团卫生纸,王嫣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无神的瞪着天花板,胸前还未完全发育好,布满了齿痕和青紫淤痕,身下一摊血迹。
  王召钢的脑子在瞬间变得一片空白,呆呆的站在那里,眼前丨警丨察、法医、走来走去,仿佛都成了虚幻的影子,唯有躺在床上的女儿是那么清晰,大冷的天,女儿睡着了还踢被子,冻着怎么办。
  颤抖着伸出手想要去帮女儿把被子盖上,忽然一切回到了现实,女儿的尸体已经僵硬,丨警丨察拍了照,做完了初步尸检,拿了一条黑色的塑料尸袋正准备把尸体装殓起来,王召钢猛地扑了上去,抱住女儿嚎啕大哭:“都别动,谁动我闺女我和谁拼命,快找医生,我女儿还活着。”
  说着又是掐人中又是按心脏,忙的不可开交,一边忙乎一边嚷嚷着:“下次可不能这么晚不回家,这世道外面乱啊,今天爸爸就不骂你了,咱们赶紧起来穿衣服回家,爸爸给你买了阿派,白色的,五千多块。”

  他语无伦次的说着,精神显得有些不正常了,一个丨警丨察在背后拉了他一下:“喂,人已经死了,你清醒一下。”
  王召钢猛然回头,眼神如同丛林中最凶猛的野兽,吓得几个丨警丨察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我女儿还活着,谁敢咒她!”
  丨警丨察摇摇头,退到一边去了。
  王召钢继续忙乎着,王嫣瘦弱的身体已经僵硬冰冷,毫无反应,王召钢忽然停了下来,混乱的脑子慢慢缓过劲来,停了几秒钟,忽然嚎啕大哭起来,撕心裂肺的声音冲破了旅馆的墙壁传到大街上,行人都驻足不前,被这悲恸到了极点的男人悲鸣所震撼。
  李燕也打车来到了假日旅馆,看到门口的警车和救护车的时候,她就站不住了,扶着墙慢慢走过去,听到两个丨警丨察在议论:“那个小女孩才十六岁,真是可惜了。”
  扑通一声,李燕瘫倒在地。
  经再三说服劝告,王召钢终于接受了现实,尸体装袋运走解剖化验,李燕因过度伤心,被送到医院急救,王召钢在医院走廊里坐着,不停的抽着烟,没人敢管他。
  一个丨警丨察走了过来:“你是死者的父亲么,跟我们去所里做个调查。”
  王召钢点点头,站了起来。
  来到派出所,驻所刑警拿出一堆东西放王召钢面前:“这是不是你女儿的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