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1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多说,点到为止,然后聚精会神看材料,偶尔就其中事项询问,整整花了两小时。
  “就这样吧,下午召开常委会讨论,争取晚上印发,明天起执行!”吴郁明拍板道。
  三项措施尤如三枚重磅炮弹,轰得常委们昏头转向!
  “你问我答”倒也罢了,无非是吴郁明在舟顿首创“市民问答”的翻版,从他上任后一直在各个场合提起面向基层、加强与市民沟通的重要性,已做足舆论铺垫,大家对此早有预期。
  再者市直机关部委办局都知道书记市长不喜欢夸夸其谈,逢会必问数据,都养成每天早上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看报表、记数据的习惯,防止被当众诘问时卡壳。“你问我答”固然存在现场直播的风险,多数领导干部还是心中有底。大家都不专业,偶尔出点洋相不仅在所难免,还能给老百姓茶余饭后添点谈资,算作接地气的表现。
  不过最终由市民网上打分,根据综合测评结果实施末位淘汰就太过分了!

  成槿芳嘴快,率先射出第一支箭:“我不认同直播打分并实施末位淘汰!正处级领导干部是否胜任本职工作,应该由市委市正府进行考量考核,因为上电视表现不够好就被免职,那么设置组织部门干什么?以后从京都到地方都采取打分制,干脆砍掉组织部好啦!”
  韦升宏说得委婉些:“我们的领导干部,有的适应电视直播这种表现形式,有的嘴皮子不行但文字功底扎实,可谓各擅胜场,如果按电视直播水平一刀切,必然伤害另外一部分领导干部。”
  自从马天晓被踢出常委后,韦升宏吓破了胆,常委会很少发出自己的声音,与窦康等本土派愈行愈远。此次电视直播跟宣传部职责密切相关,处理不好要惹大麻烦的,韦升宏不得不硬着头皮反对。
  耿大同接着说:“关于打分,是否实施实名制?有没有框框条条限制?参与层面是否全面?象税务、工商、公丨安丨、市场监督等拥有执法权,社会形象不佳的部门,与财政、民政、文化等具有亲和力的部门,不用打我都猜到谁高谁低。”
  面对汹涌而至的反对声,吴郁明、方晟以及具体拿草案的房朝阳都一言不发,倒是中间立场的魏昌成说了句劝解意味的话:
  “个人建议电视直播得分纳入市委市正府综合测评项目,末位淘汰制还是放到全民招商考核吧。”
  窦康黑着脸说:“全民招商的议题几个月前就讨论过,要不要把会议记录翻出来复习?”
  魏昌成讨个没趣,又不想得罪本土派,以喝茶掩饰窘态。
  慕达立即跟上:“全民招商,范围定得有点大,别的部门我不了解情况不敢乱说,就咱纪委来说,成天查这个干部、那个干部,遇到谁都板着脸公事公办,请问怎么招商?到哪儿招商?人家要回扣、要洗澡什么的,纪委能带头违反纪律吗?”

  “关于这一点我想帮人大、政协说两句,”魏昌成又说话了,“俗话说人走茶凉,落地凤凰不如鸡,都是退二线无权无势的老同志,身体又不太好,东奔西走委实不恰当……个人建议人大、政协老同志们可以尽量参与招商,但不列入考核。”
  成槿芳故意问:“林部长有什么想法?”
  统战部跟人大、政协同属清水衙门,按说林枫这时也应该跳出来表示不列入考核。
  林枫淡淡道:“同一个尺度,统战部不搞特殊化。”

  成槿芳碰个软钉子,悻悻不吱声。
  方晟借题发挥,道:“林部长说得对,市直机关没有特殊待遇群体,作为公务员每人都有替市委市正府分忧、发挥自己的力量推动鄞峡经济的责任,具体来说,在招商工作上没有职责、职务之分,都应该竭尽全力。谁都没有躺着享受别人奋斗带来的福利,对不对?刚才慕书记提到洗澡回扣等等,我要强调的是,招商不等于违规违纪,资金来源要合法,渠道要透明,用途要公开,因为招商而违反组织纪律,照样严惩不贷!”

  “组织部门出去招商,不可能许诺拉多少钱给什么位子;同样纪委也不可能答应拉多少钱就免掉双规,所以在招商问题上,所有部门都在同一起跑线上,不存在谁具备天生优势。”房朝阳笑道。
  窦康固执地说:“都说了不再讨论,要不,为避免浪费时间直接表决吧,少数服从多数!”
  他算准了如果投票,魏昌成、梅秋等中间派因为维护自身利益会愤起反抗,林枫大概率弃权,支持全民招商的绝对处于下风。
  而电视直播议题因为末位淘汰问题也会遭到杯葛,且不谈反腐倡廉,三个议题否决两个,足以对吴郁明、方晟的威信造成沉重打击!
  自从宣布开会,吴郁明没说一个字,但每个人的发言他都听得很仔细。
  三项措施遭到猛烈反扑,应该说在吴郁明意料之中。很明显,这些措施都是冲着挖掘鄞峡公务员潜能、更加繁荣地方经济去的,倘若顺利实施必将更加压缩本土派和成槿芳等人的权力空间,肯定会负隅顽抗。
  不过,吴郁明事先准备好一件秘密武器!
  吴郁明干咳一声,等所有目光都集中自己脸上,才缓缓说:“经济秩序走上正规的地区,根本不必采取全民招商这种极端措施,从这一点讲我理解各位的不理解甚至是愤怒。问题是,鄞峡是什么状况?可以说集几乎所有经济指标全省倒数第一之大成!每年省正府综合考评,干得再差的地区都不怕——反正有鄞峡垫底呢,不瞒各位,我在舟顿当市长时也这么想……”

  方晟轻笑一声,恰到好处插了一句:“吴书记在舟顿从没落过后三名啊。”
  “关键在于舟顿领导班子齐心协力嘛,”吴郁明别有所指地说,“要改变鄞峡落后挨打的窘境,就必须采取非常手段,否则——之前那么多任书记市长可不是吃干饭的,为何没能扭转不利局面?关键在于心慈手软,顾忌太多放不开手脚!是啊,人大政协都是老同志,放一马情有可缘;纪委组织部都是强权部门,不便出面低三下四;那么统战、政法委呢?体育局、妇联、残联又怎么说?你也例外,他也例外,每个部门都有十足理由,最终担子又落到招商局头上!”

  “偏偏招商局又被限制业务范围。”方晟补充道。
  窦康眼望着天花板,暗想即便如此你俩能拿人大怎么办?说得再狠,我还是坚持投票!
  吴郁明续道:“我清楚推行全民招商是有阻力的,窦书记说之前已否决过一次,不错,我记得那回事,但为什么又拿出来重议呢?因为今日不同彼时,不单经济环境、社会氛围发生很大变化,而且我和方市长了解掌握的情况更多、更深入,弄清原来只浮在表面的真相……”
  这话什么意思?
  窦康、慕达等人目光都警惕起来,成槿芳也瞪大眼睛,甚至游离于会议之外的林枫都停止在笔记本上乱划。
  “一直以来我和方市长都很奇怪,鄞峡人不投资、不存款、消费也不高,钱都哪去了?通过柯察巷和神仙池两块地皮竞标,总算弄明白!”吴郁明环顾所有常委,冷冷道,“很巧合,中标的是本地两家开发商,柯察巷地皮……”

  日期:2018-12-25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