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1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房朝阳边记录边问:“‘你问我答’具体内容有哪些?”
  “参照我在舟顿首创的‘市民问政’,凡涉及该部门业务、政策和程序的问题必须现场回答,群众遇到的困难现场解决,每周初定两个部门,各限两小时左右,”吴郁明接着说,“其次是全民招商,把我市招商引资工作登上新台阶,嗯,这里的‘全民’是指所有机关在编人员,包括公务员和参公管理事业编制人员,招商引资领导小组下达部门任务,各部门层层分解落实,实现阶段考核和末位淘汰制!”

  好家伙,又是一个末位淘汰制!
  市人大刚刚通过限制市招商局职能范围决议的事,房朝阳也听说了。吴郁明无疑是顶着干,拿招商引资领导小组的大棒打人。
  果然吴郁明强调:“市直机关要一网打尽,不留死角,包括人大、政协和各类社会团体,不要以为退二线就能高枕无忧,完不成任务继续退,索性回家养老!”
  “老同志都很有觉悟,不会拖后腿的。”房朝阳笑道。
  吴郁明冷哼一声:“但愿如此!最后一点就是保持反腐倡廉高压态势,目前派到基层的工作组成员通过考验后相对固定,以后每半年组织一次核查排查,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决不姑息养奸!”
  “这个要联合老慕那边吧?”
  “纪委工作压力很大,组织部多挑挑担子。”
  房朝阳心领神会笑笑,收起笔道:“好,我回去拟个草案出来,明天给吴书记审阅。”

  “先跟方市长商量一下。”
  吴郁明明知房朝阳肯定要和方晟通气,故意点了一句。
  房朝阳神色不变,说:“吴书记提醒得对。”
  晚上方晟在办公室批阅文件时,房朝阳转述了吴郁明的意见和设想。方晟长长思考,道:
  “急了点,不过施加点压力也好,免得他们太嚣张……最务实的莫过于全民招商这条,刚来鄞峡时专门在常委会吵过,还以为吴郁明会知难而退,没想到跟我一样仍然放在心上,哈哈哈……”

  房朝阳诚恳地说:“其实很多方面方哥和吴郁明的确有共同之处,思路、手段和处理方式,至少在鄞峡,我不愿看到你俩之间产生冲突。”
  方晟摇头叹息:“我何尝愿意斗来斗去,可很多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有时形势所迫,不得不……还是谈草案吧,末位淘汰制准备定什么比例?免职还是降职,有没有复出机会等等,都要写得很明确,不能留任何人为操作空间;还要准备好备选指标,防止常委会意见分歧,要保证无论指标向上还向下,心里都有底,都能顶住对方质问,否则你就被动了。”
  “受教了,方哥,”房朝阳笑道,“还想请教,在眼下经济形势向好的情况下,你和吴郁明为何不约而同选择很明显会遭到绝大多数公务员的全民招商?两年前郜云为此逼出人命的,一大串官员被免职,是非常冒险的举措啊!”
  方晟盯着房朝阳看了好一会儿,房朝阳下意识摸摸脸,强笑道:“脸上没长花吧,方哥?”
  “黄海一班兄弟当中,正阳最仁厚,你呢最稳健,遇事不慌,哪怕暂时遇挫也能保持从容镇定,这一点尤为难得。”
  房朝阳知道此时的语境重点不是夸自己,而是后面的“但是”,遂凝神静听。
  “但是,你的缺点是大局观不够,心中没有棋盘,因而不能做到跳出棋局评估局势,”方晟道,“在组织部长任上还好,万一到地方主政呢?想有所发展肯定要经过这一步,到时可就露馅了。所以即使置之度外,你也必须学会站在书记市长角度考虑问题,养成习惯以后自己处理类似问题方能迎刃而解。”
  “被方哥说中了,所以到鄞峡工作我其实很兴奋,因为能从方哥身上学到东西,那才是终身受益。”
  “唔,夸得太重了,”方晟摇摇头,起身踱到窗口俯视市委大院,隔了会儿道,“朝阳难道没看出当前靓丽的成绩单只是人为、虚假的繁荣?非但不具可持续发展能力,而且经不起时间考验,若不采取后续措施,顶多捱到明年三月肥皂泡就会破灭!”
  “啊!”房朝阳结结实实吃了一惊,愣在座位上说不出话来,半晌才吃吃问,“那么,吴郁明也看出来了?”

  “否则怎会提出全民招商?”
  “我……真惭愧,完全没察觉……”房朝阳面红耳赤道。
  方晟慢慢踱到房朝阳身边,声音低沉地说:“城市快速通道靠的是十个亿地方债;鄞坪山风景区建设是我和吴郁明拉来的关系户;三中七中联合办学你应该知道,投资来自牧雨秋、芮芸等人;两块学区地皮是郜更跃和窦康等人的私房钱;至于今年新上项目、新建企业,大都得益于朝明市对口援建……”
  “我明白了!”房朝阳道,“目前各项经济指标高速增长主要靠资金推动,而资金不是来自自家人就是地方债务……”
  “为保证经济可持续发展,必须抢在前一茬资金消耗殆尽前补充弹药,让各方资金源源不断涌入鄞峡,那样才能形成真正的合力!”
  房朝阳喃喃道:“这么一说,全民招商的确势在必行……不过窦康、成槿芳他们能理解方哥和吴郁明的苦心吗?”

  “他们不理解才好,理解的话会更加疯狂地阻止,我们成功就意味着他们失败。”
  “方哥,我担心涌来的热线都冲进房市,就象前几年的省城,被抬到天花板之后迅速抽资,把好端端的市场搞得千疮万孔,到现在都没恢复元气。”
  方晟拍拍他的肩:“这一点倒想到绝大多数领导干部前面去了,不错,房产市场是无底洞,任你再多的钱都容纳得下,连实体资金都会被吞噬掉,所以……我仍在思考对策,尽量不出现你担忧的情况。”
  房朝阳笑道:“原来方哥早就智珠在握,我多虑了!”
  “那倒不是。抓经济最大的难处就是不确定性,因为市场有其内在运行规律,不可能完全按照设计者意图发展,再高明的经济学家判断形势也必须说‘一方面、另一方面’,以至于尼克松气恼地说恨不能砍掉经济学家一只手,”方晟道,“我来鄞峡后也在不断调整策略,如今的经济思路跟当初大相径庭,后面肯定还得变化,哪怕自打耳光也无妨,与暂时没面子相比,准确把握经济发展方向才是最关键的。”

  “那么柯察巷和神仙池两块地皮……”房朝阳忍不住问,“我了解牧雨秋的实力,煤老板出身;芮芸在红河的成功足以攒起上亿身家,两人怎会斗不过郜更跃?”
  “世上没有常胜将军啊……谈谈全民招商吧,组织部准备认领多少?”
  房朝阳看出方晟不愿多谈地皮竞拍的事,微微一笑,将话题转到招商任务分解。
  讨论到晚上十一点多钟,房朝阳回办公室再召集手下彻夜对草案修改补充,打印完最后一页纸已是凌晨四点半。
  包括房朝阳在内都在沙发上睡个囫囵觉,等上班交给吴郁明。

  没看草案,吴郁明先注意看看房朝阳熬红的眼睛和憔悴的脸,轻轻叹道:“黄海干部工作起来都有股拚劲啊……”
  日期:2018-12-25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