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858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彻底的收拾、休整过后。梁隽邦开始盘算,他要尽快赶去帝都,韩家和梁家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也要去问一问父亲。于是,他顾不上休息,立即去书房找了梁斯文。
  “我,要去帝都,您能给我安排一下吗?”
  梁隽邦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叫父亲。
  梁斯文早料到他会这样,并不吃惊,“隽邦,你恐怕……去不了帝都了。”
  “……”梁隽邦以为自己听错了,“为什么?难道助理说的都是真的?韩家和梁家真的……难道那不是你们的权宜之计吗?”
  梁斯文眉心紧蹙,“是权宜之计,但是……却是永远的。你……和早早不能再见面了……”
  “住口!”
  梁隽邦粗暴的打断了父亲,横眉怒视,“你胡说什么?我和早早为什么不能见面?如果是因为韩家和梁家的约定,那么,我现在就和你脱离一切关系!我不是梁家人,我要回去找早早!”
  说着,立即转过身要走。
  “梁隽邦!”梁斯文低吼着,拦住他,“你怎么这么意气用事?我是怎么保住你的命的?你现在回去找早早,那么之前,我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你还要不要命了?”
  “不要!”
  梁隽邦想也不想便脱口而出,侧过身子,眸中隐隐有着雾气,“如果你要我一辈子待在这里,永远见不到早早……我还留着这条九死一生的命干什么?我可以九死……但是,早早是我的一生!”
  “……”
  梁斯文怔住,但他一早就想到了儿子的反应。这个儿子是他的,身上流着他的血!在一些方面的固执,根本不输给他!
  所以当梁隽邦一出门,就被一群手下给围住了。“少爷,您哪儿也不能去,请您回房休息!”
  “哼!”梁隽邦冷笑,“就凭你们……想要拦住我?”
  梁斯文跟着走过来,指指这些人,“这些不行,外面还有很多批……隽邦,我知道你很本事,可是,你再怎么本事,也是一个人,为了防止你乱来,我已经准备了足够的人陪你折腾!你要是不嫌浪费体力,就陪他们玩玩!”
  “你……”
  梁隽邦回头狠瞪着父亲,双眸赤红,那样子似是真的把梁斯文当成了仇人!

  梁斯文不动声色的朝后面的手下使了使眼色,手下们会意,扬起手劈向梁隽邦的后劲,将人给打晕了,梁隽邦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便被手下扶住了。
  “把他给我带回房,让医生来给他打针!绝对不能让他离开梁家一步!”
  梁斯文看了眼晕过去的儿子,心中其实是不忍的,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作为父亲,他没有更好的选择。难道真是连命都会遗传?他孤独了一生,他的儿子也逃不过同样的命运?
  可以想象,没了早早,隽邦如何还会娶妻生子?
  想想那些心烦的事,梁斯文头疼不已……

  长夏里,杭宁黛在陪着早早。
  早早盘腿坐在床上,面前放着一张图纸,手里拿着竹针,极为认真的在织毛线。杭宁黛托着腮帮子看着她,“早早,你织毛衣啊?织给小宝宝吗?”
  “嗯,嗯嗯?”早早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是,是织围巾,不是织给宝宝的,是织给隽邦的……”
  “啊?”杭宁黛一惊,“给隽邦哥哥?”
  “是啊!”早早拿起织了一点点的成果,笑着说,“我第一次织,肯定织的很难看,怎么能给宝宝?那隽邦当个实验品……哈哈……便宜他了。”
  明明话语里都是甜蜜的向往,“天气马上要变凉了,我想我这条围巾织好,隽邦总该回来了吧?到时候,要他戴上,不好看也要说好看!”
  看着早早这样,杭宁黛心中不忍,嘴巴一张,有些话她一定要说!
  “早早。”
  杭宁黛拉住早早的手,作为她的妹妹,心疼姐姐,虽然不忍心看她难过,可是看她这样活在自己幻想的梦境里,她更是不忍心!通常,只有女孩子才比较理解女孩子的心理。
  “我……”杭宁黛嗫嚅着,迟疑着该怎么开口。
  “怎么了?”早早不在意的问着,还拿着围巾在她身上比划了下,“嗯……还行,不是很难看,这个颜色男生很适合。”

  “早早,别等了……你要是不喜欢耀辉哥哥,或者以后也不会再喜欢别人了,那……也别再等隽邦哥哥了。”杭宁黛一咬牙,把什么话都说出来了。
  早早还是不在意,这段时间以来,相似的话,她听的太多了。
  “你帮我看看,是不是应该再织的长一点?”
  “早早!”杭凝点拉住早早,把围巾一扔,“别织了,好好听我说……我听到爷爷和爸爸在书房里说的,A国那边放弃了追杀,条件是隽邦哥哥这辈子不能进入C国境内,爷爷和爸爸也答应了,C国境内再没有‘火狼’这个人,再入境毕立即击毙!”
  “……”

  早早无声的怔住,双眸立时变得空洞无神,那条她初学织的围巾也从手上滑落。噩耗,为什么一个接着一个?她已经努力让自己坚强,让自己不要泯灭了希望!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逼她?一定要把她逼上绝境!说到底,她是总统的外孙女,这层身份,真正成了阻碍她和隽邦在一起的原因吗?
  “啊!”
  早早轻叹着,伸手扶住太阳穴,她已经撑得够努力了。什么她都能够忍,可是……要她和隽邦从此不能再见面,这一招无异于釜底抽薪!
  没了这层指望,她还怎么能撑下去?
  “早早。”杭宁黛急忙扶住早早,满是担忧,“你要想哭,就哭出来吧!没有人想到会这样的!现在,崔上将也不敢认他了,因为崔上将身份特殊……”
  “啊!”
  早早摇着头,嗤笑道,“哭?哭有什么用?哭如果能把隽邦换回来,我可以哭上三天三夜!以前,隽邦就总说我,怎么那么爱哭,明明没有吃过什么苦。现在,我真的在受苦,却是哭不出来!”
  “啊!”
  深吸一口气,早早叹道,“我现在才知道,还能哭出来,那还是没有足够伤心、没有足够绝望!”
  “早早。”杭宁黛看着早早,惊叹于短短的时间里,早早变得如此成熟。
  早早不死心,抓住杭宁黛的胳膊,“宁黛,是真的吗?你告诉我,这是真的吗?”
  “是。”杭宁黛点头,“总统令一旦签发,在总统在任期间都是有效的……”
  早早重重的闭上双眼,知道事已无可挽回,隽邦回不来了……她等不到他了。

  “早早,你……要不要紧啊?”杭宁黛把话都说了,可是现在,却又有点后悔了,这个时候,真是做什么都觉得是错。
  早早摇摇头,努力的做着深呼吸,“我没事……那时候以为隽邦出事了我都能撑过来,现在就更不会让自己出事,宁黛……我肚子有点饿,我该吃夜宵了。”
  “早早……”杭宁黛捂住嘴,点点头,“好,我去给你拿。”
  “嗯,好。”
  那一夜,早早失眠了。她不是要刻意为难自己,而是想了一夜,有很多事情,她需要想一想要做出一个决定,对于从小没有吃过任何苦,一直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她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
  可是,再怎么艰难,这一次她也只能靠自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