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苗寨,所谓蛊》
第117节

作者: 我姓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突然变故让围观的群众大感意外,可能大都被这几个小混混欺负过,现场静寂了几秒钟后,后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掌声和叫好声。
  “痛快啊!小兄弟应该是练过吧!”一个声音兴奋地喊道。
  “不会是当兵的出身吧?这是回家省亲?”另一个紧接着说。
  他话没说完,一个尖锐的女人声就喊道:“拉倒吧!现在当兵的除了混日子,别的啥也不行……”声音里满是抱怨,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很快,各种声音相继想起,说什么的都有。
  我能听出一种压制许久后的宣泄……
  黄毛几个估计没想到,还没正式交手,就被我干倒在地,也有些心慌,四个人都满脸煞白地盯着我,可能心里也摸不清我的底细了。
  黄毛用愤怒的眼神环视了一圈,使劲咬了一下嘴唇,然后蹭的一下爬了起来。
  “青山不改,流水长流,兄弟们今日这是遇上大龙了,有胆量的请留个名,咱们改日再会!”说着还拱了拱手,一副黑社会气息。
  “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叫杨小邪,随时等着你们!”
  黄毛点了点头,回头低吼了声“撤”,四个人便朝着一侧的胡同大步走了过去。
  等到黄毛几个人身影完全消失不见后,人群里再次想起了鼓掌声和吆喝声,并慢慢地把我围了起来。我并没在意群众们七嘴八舌地说些什么,当时心里就盘算一个事: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看着黄毛出手的动作那么慢呢……

  拉着惊慌失措的王阡陌离开后,已经是五六分钟之后的事了,期间我分过围观的群众,都说没有看到王叔。
  “小邪,刚才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你,我……”
  “客气啥呀!咱们村就剩下你我,还有王叔了,如今你们都是我的杨小邪的亲人……”
  王阡陌煞白的脸上强行挤出了一丝微笑,双目柔情地看着我:“小邪,在你心里,把我当做什么人?”
  我被她问的有些发懵,心想这妮子这是大脑受刺激了?怎么突然这么问。
  “我……我把你当成亲人呐?不是刚刚说了嘛!”
  “亲人也有很多种嘛!我就想知道具体……具体是哪一种……”
  “这个……这个该怎么说呢!当做妹妹吧!”
  我话音刚落,就看到王阡陌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神情。
  就在此时,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叫喊声,听着至少有七八个人,其中有个声音尖细的女人喊“快把疯老头敢走……之类的话。”
  疯老头?我浑身一怔,拉着王阡陌就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王阡陌并没有听到这声音,被我的拉的莫名其妙。

  我们先是绕到另一条街上,又拐了两个弯儿,终于看到了声音的来源处。
  只见一家包子铺前围着十来个人,中间的地上做着个蓬头垢面的老头,整个人蜷缩在地上。因为距离和角度的缘故,我只能判断出这是个老头,却看不到他的模样。
  难道这是王叔?我寻思着,便慢慢走了过去。
  围着的十来人中,有几个嘴里一直在叨叨着,听了几句,我就判断出来了,大概是蜷缩着的老头抢了这家包子铺的包子,而几个人里就有包子铺的老板和老板娘。
  靠近后,我仔细瞅了几眼地上的老头,虽然看的是侧面,还是看清了他并不是王叔,但模样却有些眼熟。

  “这人好像似曾相识啊!”王阡陌也啧舌道。
  本来我并没太在意,假如是我自己看着眼熟,也可能是主观的心理作用,但俩人都看着眼熟,就不是主管的感觉了。
  刚才一直喋喋不休的中年妇女一听王阡陌说“似曾相识”,立刻凑了过来:“你认识这老头?那可就太好了!赶紧赔钱吧!”说着便伸出了手。
  我和王阡陌被她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
  “陪什么钱?”我赶紧问道。

  “你……你媳妇不是说认识这老头么?他这几天几乎每天傍晚都来抢我们的包子,还惊扰了客人,你说这损失该不该你们赔?”
  一听这话,我忍不住笑了出来,突然想到两个词“强词夺理”和“胡搅蛮缠”,用在此时再恰当不过了。
  我正想反驳,就感觉到王阡陌拉了我的衣襟一下。
  一扭头,就看到王阡陌死死地盯着地上的老头,双眼里透着难以置信的神情。
  我再次下意识地看向老头的脸。
  也许是听到了我们的说话的声,此时的老头已经转过了脸,双目呆滞地看着我。
  这一看,我大脑顿时“嗡”的一下,浑身就是一颤。
  怎么会是他呢?
  怪不得我和王阡陌看着老头的模样有些眼熟,原来我俩都认识他啊,他不就是之前一起在那山寨里对付槐树精的老两口之一嘛!
  当日分手时,他们决定留在山寨,这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怎么落魄到这个样子了?
  看到老头的样子,不知为什么,忽然就想到了奶奶,心中顿时一酸。
  奶奶不止一次说过,吃我们这碗饭的,一生注定要承受“五弊三缺”和“四舍两劫”的痛苦。
  所谓五弊,指的是“鳏、寡、孤、独、残。”。三缺说白了就是“钱,命,权”这三缺。这个世界运行有他自己的法则,窥探天机改变事物运行规则的要遭到上天惩罚。事物发展有着自己的因果,强行插手改变因果,那就会招来无妄之灾。
  所谓四舍,就是舍去四样东西,分别是‘舍形,舍谷,舍心,舍情’。两劫说起来简单些,分别为‘杀身劫’与‘堕魔劫’。
  奶奶一生算是孤苦伶仃,养我的这十年其实也是在死了之后。
  我身旁的中年妇女依旧在喋喋不休,吵我的有些心烦。
  “吵什么!有没有点同情心?”

  我大喝一声后,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给你一百块钱,应该够了吧?”
  王阡陌见机,赶紧掏出一百块钱递给中年妇女。
  拿到钱,中年妇女和她身侧的男人立刻眉开眼笑了,连连喊道“够……够了!”
  我和王阡陌忙上前拉起老头,依稀看得出,他还是穿着之前的那身衣服,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浑身还散发着臭味。
  “你……你还记得我们?”
  王阡陌也不嫌脏,拉起老头后,轻声问道。
  老头只顾嚼着嘴里的包子,双目呆滞无神,显然神志已经不清了,对王阡陌的话,没有丝毫反应。
  俩人扶着老头回到所里时,已经日暮十分,一路上老头吃完嘴里的包子,就只是一味地傻笑,似乎对外界的刺激没有丝毫反应。
  佟所长派出去的人已经回来了一半,不用问,看众人的脸色我就知道肯定没有找到人。
  随后王叔和老黄师叔也回来了。
  老黄师叔看到神志时常了的老头后,也是颇感意外,我把之前的事情简单一说,他连连啧舌道:“还真是邪门啊!按说驱邪捉鬼之人虽比不上咱们修道的,可一般的脏东西也近不了身,可他怎么像是被邪祟之物压了身啊!”
  日期:2019-01-10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