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3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帮人抽完了烟从厕所出来,正好旁边女厕所里出来一个小女生,看到傲天社团的人,立马撒丫子跑了,秦傲天瞄着这女生苗条的背影,打了个响指,小胖凑了过来:“老大?”
  “这妞哪班的?”
  “好像是高一的,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不过……老大您的品味太差了吧,这妞前平后板,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小胖猥琐的说道。
  秦傲天照头削了他一下:“你丫懂个屁,人家还没长开呢。”

  说完又色迷迷的盯着女生跑动的步伐,以专业眼光品鉴道:“应该还是个雏儿。”
  不知不觉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傲天社团在一中依旧猖獗,号称一学期内抗定一中大旗,但是气势却没有以前那么足了,毕竟高二这一块他们就啃不动。
  那个厕所门口偶遇的女生,小胖委托自己的女朋友打探到了她的详细信息,这丫头叫王嫣,也是高一新生,据说家里没什么背景,秦傲天听了没说什么,不过明显对这个女生挺上心的。
  毛孩从医院出来了,回县里继续上学,想报复也找不到人了,因为阎东已经被关进了看守所,搞不好要在大牢里住上那么一段时间。
  南泰县苦水井乡征地的事情,平息了一段时间之后,玄武集团通过省里的关系对县里再次施压,县常委会讨论通过,用法律手段解决,根据上次事发时候的监控录像,锁定了几个现场闹事的组织者和积极人物,计划对他们进行抓捕,县里还特地搞了个小招数,抓捕前夕通过渠道放出风去,结果几个抓捕对象全都连夜逃走了,警方虽然没抓到人,但却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再也没有人敢闹事了。
  玄武集团的施工队,终于浩浩荡荡开进了苦水井乡的工地,拉起了围墙,省里市里县里的领导,还有玄武集团的头头脑脑们,全都齐聚奠基现场。
  已经是初冬季节,白花花的盐碱地被冻得挺硬,枯黄的树木和远处夯土院墙的下马坡村形成一道萧瑟的风景线,工地现场却热火朝天,县里乡里弄了几百面彩旗到处插满,道路用黄土垫上,奠基仪式现场挖了一个浅浅的大坑,中间摆了一个大理石的石碑,上面刻了俩字:奠基。

  十几把系着红绸子的崭新铁锨放在一旁,穿着高叉旗袍的礼仪小姐们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锦绣红色旗袍里穿的肉色棉毛打底裤在接近零度的气温中等同于无物,领导们都穿着笔挺的呢子大衣,里面是鲜红的领带,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在秘书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簇拥下从丰田考斯特或者奥迪车上下来,走到主席台上。
  会场上人头攒动,基本上都是玄武集团旗下的建筑工人或者县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县委徐书记的儿子徐宁也在其中,他现在的职务是苦水井乡丨党丨委的办公室主任,会场布置主要由他复杂,当然小徐大学刚毕业没有什么经验,这些都是副主任一手操办的。
  为了奠基仪式,乡丨党丨委动员了大批工作人员极其家属来充当观众,领导讲话的时候,他们很适时的在下面鼓掌,效果倒也不错,县委秘书长由衷的对徐书记说道:“徐书记,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小徐的工作能力很值得肯定。”
  徐书记笑笑,没说什么。
  领导们陆续讲完话之后,奠基仪式正式开始,主要相关负责人一人一把铁锨,象征性的铲一些土往石碑上撒,就算是奠基完成,可是这一会儿风太大,尘土飞扬,现场众人都闭上了眼睛,只听“啪”的一声,主会场上最高的一根旗杆折断了。
  风折旗杆,这是典型的不祥之兆,但是在场的高级领导们都极有涵养的没有表露出任何不快,手拿铁锨表演了几下就回车里避风去了。
  要说这股风来的真蹊跷,气象台预报说今天应该是个微风多云的天气,谁知道突然之间就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本来苦水井这里植被就稀少,一刮风漫天都是尘土,能见度都降低了,会场上一片人仰马翻,几个挂着条幅的气球都被吹走了,用竹竿和篷布搭建的主席台正好顶着风,如同一面鼓胀的风帆,哗啦一声就倒了。
  领导们躲在汽车里避风,可苦了那些礼仪小姐和鼓号队员,只能挤在临时搭建的板房周围躲避风沙,一阵风刮过,大家嘴里都是尘土,眼睛也被迷住,苦不堪言。
  “好一阵妖风啊。”丰田考斯特里,省国资委李主任自言自语道,他平时喜欢研究个周易八卦啥的,对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很有研究。
  玄武集团的董事局主席陈汝宁就不信这个邪,他对陪坐在车内的县委徐书记笑道:“下回要找根结实点的旗杆啊。”

  “呵呵,下次我们专门打造一根金属旗杆,我们南泰县什么都好,就是这个风灾成问题啊,现在就指望玄武集团来了能镇一下。”徐书记也半开玩笑的说道,车里的干部们都发出了会心的微笑。
  等了一会儿,风依然没有减弱的样子,李主任便道:“这样吧,我看进行的也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
  这个提议立刻得到大家的响应,车队向县城开去,乡里的工作人员开始收拾会场,徐书记的儿子徐宁也跟着帮忙,因为他的特殊身份,乡丨党丨委的一帮人都围着他打转,那股热情劲儿真让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有些受不了。
  “徐主任,这个放着我来。”乡计划生育办公室的那个小娘们扭着腰肢过来,抢走了徐宁手里拿着的东西,还不忘给他抛个媚眼。
  徐宁苦笑着摇摇头,在乡丨党丨委干了一段时间,基层的事情也稍微了解一些,所有的事情归纳起来不过三件事:喝酒,内耗,乱搞男女关系,小小的乡丨党丨委就这样,真不知道县里、市里、省里会是怎么个情况。
  省城,傍晚时分,袁副厅长家所在的别墅终于被机关事务管理局收回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袁家还是有几处房产的,小舅妈带着袁霖搬到了别的地方去住,方霏自然不能跟着一起过去,她只能选择住在学校宿舍。

  姥姥去世,小舅被捕,母亲双规,给方霏心理上带来极大地刺激,连同学都说最近很难见到她的笑容了,今天是她最后一次回省委家属大院的家,这所民国时期的老房子,承载了她许多童年时期的快乐与哀伤,对这个家她一直不是很喜欢,但真的要别离了,心中还是涌起许多不舍。
  望着空荡荡的客厅,飘舞的窗帘,方霏不禁黯然垂泪,站在这里,幼时的一幕幕浮上心头,那时候自己总是喜欢和妹妹在偌大的房子里玩捉迷藏,别墅很大,上下两层,有地下室、车库和阁楼,能藏人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想着想着,她不由得信步走上了阁楼。
  虽然别墅经过数次装修,但是阁楼一直没有动过,上面堆放着一些用不着的杂物,自己小时候玩的三轮车就在其中,上面已经积满了灰尘,墙上依稀有字迹,方霏伸手擦了擦,看到一行字:霏霏是大坏蛋,字迹稚嫩,分明是袁霖小时候写下的,她不由得眼角有些湿润,童年的一切已经随风远去,现在连这最后的痕迹都要离自己而去了,谁能不伤感。
  忽然,这行字迹旁边裂开的墙缝里,似乎塞着一个什么东西,方霏慢慢将其拿出,原来是个报纸包裹着的小东西,打开一看,竟然是个红色的优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