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35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晓军前世读书颇杂,什么书都读过,对于一些江湖规矩与切口什么的,也稍稍了解一点,这一世跟关自在习练武,平日里关自在没少告诉过他一些江湖的规矩以及应对方式,如盘道的时候,应该怎么说,遇到同道为难的时候,应该怎么说,想要拒绝同道邀请的时候,应该怎么处理,等等等等,这些道的黑话盘口,关自在全都说给了关晓军听。
  如今关晓军对这些江湖规矩门清,见到这三个恶丐竟然敢来自家超市门口捣乱,关晓军便准备给他们点厉害瞧瞧。
  江湖人,自然有走江湖的生存技巧与生存手段,像这些帮派内的叫花子,他们在讨饭的时候,也有自己行内的规矩,什么地方能讨饭,什么地方不能讨饭,都有他们自己的说法。
  像关晓军面前这种以血腥的方式讨饭的光背大汉,什么铺面都敢去,唯独有一种店铺不敢去,那是卖盆卖瓮的陶瓷店。

  因为你在人家卖陶盆陶瓮的店铺前流血耍横,那简直是自投罗,盆盆罐罐都是容器,你流多少血,人家都能给你接的住,根本不怕你这一套!
  所以恶讨流血的乞丐,最不敢惹的是陶器店,很少有人傻到去陶器店里自残要钱,那不是要钱,那是送命。
  像普通人有忌讳一样,这些要饭的也有忌讳,其陶器店是他们忌讳的一种。
  现在关晓军拿着三个陶盆往他们面前一摆,对面这光背大汉心是一凉,他知道有高人指点了。
  像他这种泼皮无赖,不怕好人,最怕坏蛋,丨警丨察来了他们也不怕,实在不行,大不了被关几天,反正是一条烂命,爱咋咋地。
  但道的规矩,他们基本还得遵守,不然的话,江湖之大,将无容身之地。
  要是破了规矩,没了脸面,那么江湖虽大,却再也没有容身之地,因为大家都看不起你,你处处受排挤,根本混不下去。
  现在关晓军把陶盆摆出来了,这大汉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将这三个盆子用鲜血灌满,一个是灰溜溜的走人。

  但这么大的和面盆,别说人了,是大象,想要用血灌满这一盆,估计也够呛活成。
  关晓军这陶盆一摆,其实是一句话,“想活还是想死?”
  于是千古犹在,曾经困扰过无数人的题目,连老外哈姆雷特都要纠结的问题出现了:生存还是灭亡?这是一个问题!
  面对这个问题,革命先烈,仁人义士们,选择的都是杀身成仁,但是懦弱之辈毕竟还是多数,大多数人选择的都是生存。

  面前的这个光背大汉虽然有一股子狠劲,但跟仁人义士们差了十万八千里,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顿时怂了。
  他手短刀拿在手里,恼羞成怒,刀尖指向关晓军,“小王八羔子,你说让我灌满我灌满啊?你是什么东西?你做得了这个主吗?”
  关晓军见他口吐脏话,脸顿时阴沉下来,缓缓起身,看向面前的年乞丐,“下九流的东西,也配问我?”
  年乞丐大怒,正想说话时,关云山走了过来,“他做的了主!我这个超市,还有我的建筑公司,他都能做的了主!他是我儿子!”
  超市刚开张,遇到这种情况,关云山心恼怒可想而知,他知道自己的儿子跟太爷学过很多江湖门道,现在见关晓军将陶盆往地一摆,这年乞丐的气势顿时弱了,知道关晓军这法子对路。
  现在见这乞丐质问关晓军,关云山急忙过来帮腔,“按我儿子说的来,你们只要把这三个盆子用血灌满,你们要什么,我给什么!”
  光背大汉不理会关云山,两只眼睛只是死死盯着关晓军,“好!是你逼我的!今天我把这条贱命送给二位!”
  他不再犹豫,举起手短刀向胸口狠狠插去!

  关云山大吃一惊,这人要是真的在自己超市面前自杀,摊官司事小,自己的超市可别想着开成了,以后谁还敢过来买东西?
  他正想开口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轻微的响声之后,或许连响声也没有,刚才那响声可能只是关云山一霎时的幻觉,光背乞丐手的短刀已经斜斜的插进了自己的胸口,鲜血流了出来。
  关云山吓的浑身一颤,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是好,心说:“坏了,真要死人了!”
  旁边的关晓军却是鼓掌叫好,伸腿将陶盆踢到大汉面前,“开始吧,看什么能灌满,看你血多,还是我的盆多!”
  他嘿嘿笑道:“我们超市里还有一百多个这样的陶盆,这三盆灌满也无所谓,反正盆子多得是!你们流多少血,我都能接得住!超市刚开门,迎来了这样的开门红,你们三位可真捧场啊!”
  关晓军看向旁边的两位青年乞丐,“别犹豫啊,你们的老大都开始短刀插胸了,你们不表示表示?”
  他一脸耐心的向两位青年乞丐道:“不过啊,我要告诉你们啊,你们别傻得真拿刀子往心脏捅,那样一捅一个死,绝对错不了!你们要学你们这位光背老大,短刀插胸的时候,一定要斜着插,而且呢,这刀也有机关,一般都能伸缩,看着是刀刃全都插进肉里了,其实入肉只是一小截,看着可怕,其实死不了人。”
  关晓军说完这句话后,看了对面光背大汉一眼,“说吧,谁让你过来捣乱的?云泽地区有乞丐不假,但像你这样玩自残的恶丐,一个都没有!你是外地口音,肯定是有人请你来故意恶心人的!真当我老关家好欺负啊?”
  他拉过旁边的椅子,重新坐下,“行了,别装了,你也怕死!都快尿裤子了,还死撑着干啥?我可告诉你啊,你这血可是流的差不多了,一会儿再不医院,那可真死了!”

  他嘿嘿笑道:“说实在的,我还从未见过你这样慢慢流血,慢死过去的人,啧啧,一定很有意思!”
  关晓军忽然想起什么,猛然站起身来,“你可别死的太早啊,我想起来了,办公室里还有一台相机,我得拍照纪念一下。”
  对面胸口插刀,一身鲜血的年大汉,脸终于露出恐惧的神色。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残忍!”

  “残忍?”
  关晓军看向面前的光背大汉,“我要是真的残忍起来,我自己都害怕!”
  他似笑非笑,“走吧!你现在走,我也不难为你,一会儿要是再不走的话,你别走了!蠢货,给别人当枪头都不知道!你还真当自己是法外之人啊?”
  光背大汉面露怒色,但看到关晓军平静的目光之后,不知怎么的,即便是在阳光高照之下,身还是泛出一丝冷意,似乎面前这个嘴巴有点绒毛的后生小子,其平静的目光藏着雷电与冰霜,让人不自禁的感到心惊。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其实再闹下去已经没什么意思了,除非他真的舍得死在这里,不然的话,只能走人。当恶人遇到自己还要混蛋的家伙时,那只能拱手认输。
  年轻小子,正是最为狂妄最无所顾忌的年龄,他还真敢把自己给逼死,而且自己舍得死,对方还真的舍得埋!
  恶人自有恶人磨,光背大汉见到关晓军的举动之后,心下早怯了,萌生了退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