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28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庞海一听这话,从床跳下来向门外跑,“在哪呢?在哪呢?”
  关宏巧在屋里喊道:“你慢点,别摔着喽!大龙,你去扶一下你爸!可别摔着他!”
  她说话间也从床下来,颤巍巍的向门外走去。
  关宏巧是小脚老人,即便是有儿子搀扶着,走路也是很慢,等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看到庞海正与一名大肚子老人抱头痛哭。
  不用问,这个大肚子老人必然是庞山了。
  见到这两位七八十岁的老人搂着大哭,周围的人都是一阵心酸。
  在旁边的关晓军,看到眼前一幕,感触尤为深刻。

  面前这两位老人,当初分开的时候,还都是意气风发的壮年,可一转眼都已经是风烛残年,时日不多。
  时光是如此残忍,风化了一切,包括身体与记忆,两位老人至今还能够记得彼此,还有机会能相见,这已经是天赐的福分了,向庞海他们同时代境况相似的人,更多的则是到死都不能与亲人见一面。
  “大哥啊,你可是老了不少啊!”
  庞海兄弟两人哭了好一会儿,才在孩子们的劝说下走进院子里,庞山见大哥老迈成这个样子,心难受,“你当时是多么威风的一条汉子!”
  庞海叹气道:“山啊,别说我了,你也老喽!”

  “是啊,咱们都老了!”
  “回屋,在们屋里好好说说!”
  庞海的八十大寿,十里八乡来了很多人,云泽地区八县一区的很多人都赶了过来,在院子里都装不下这么多人,在为庞海这个老寿星磕头的时候,庞海不得已走到了大街,才让这三百多口子人一起磕了下去。
  一个人威不威风,在这种祝寿的时候可以看得出来,找遍整个云泽地区,庞海影响力再大的人,此时估计不会有了,连关宏达也差了自己这个姐夫一筹。
  这次过寿,全都是庞海的十几个徒弟操办,而他这些徒弟,也都有五六十岁左右了,这些人都还保留着过去的老传统,对师徒之间的关系与传承看的非常重,这些人不乏有点能量的人,今天老师过寿,他们这些当徒弟的都想尽一份心意,因此这场寿宴搞的极为隆重。
  非但请了一个大戏班子,连变戏法的,玩旱船的,都请了不少,在村子里热热闹闹的闹了一整天,流水宴也摆了一整天,吸引的附近很多孩子都跑过来蹭饭吃。
  吃饭的时候,庞海的这些徒子徒孙自然都在院子里吃,或者在大街吃流水席,只有关宏达一家人与几个老人在屋里与庞海兄弟俩聊天,关晓军也在里面。

  席间说起话来,庞山对关云山非常好,“云山,我听宏达说,你现在放着好好的建筑公司不做,还要搞批发市场?你是怎么想的?”
  关云山哭笑不得,“哪有什么批发市场啊?我现在想要搞的是超级市场,是跟百货大楼差不多的东西,这种商业模式,宝岛现在已经有了吧?”
  “哦!你说的是超市啊!”
  庞山恍然大悟,“这倒是可以搞一下,不过我对超市不太懂,能不能赚钱我也不清楚。”
  虽然对超市不太懂,但毕竟见过这种模式,对关宏达笑道:“宏达,这应该没大事,是个正经生意,你别太担心了!”
  他对关云山道:“云山,正好我过几天要跟市里的领导们谈点投资的事情,你要是有空的话,陪我见见他们吧,混个脸熟总不是一件坏事。”

  庞山这句话说出来,那是有心帮一下关云山了。
  以关云山此时的影响力,对于云泽地区的大小官员其实都颇为熟悉,但熟悉并不代表认识,算是认识,人家也不一定对你重视。
  关云山此时手下的一个小小建筑公司,还不足够让人家正眼相看,好此时的专员郝广同志,他对关云山手的山海建筑公司咳嗽几声,关云山得伤筋动骨。
  如果能有庞山的照拂,有了这么一层关系在,对关云山来说,倒也算是有了点依靠。
  这个时候,国家对港岛商人的态度都非常好,地方政府也是非常在意,若是知道了关云山与庞山的这种关系,以后再有人想整关云山的时候,还真的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我每年过年的时候,都在屋里摆出二老的牌位,还有大哥你的牌位,我还以为你也不在了呢!”
  在屋里,喝高了的庞山拉着自己的大哥庞海不住嘟囔,“我最害怕的是到死都不能来咱家一趟!”
  “我一有空往家里写信,盼望着家里还有谁在,算回信的人不是你,只要是咱们庞庄的人,那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我盼啊盼啊,判了几十年,却一直都没有回音。我有时候做梦啊,经常梦到咱们家的老屋,还有村头的那口井,井口的那颗老槐树!甚至有时候,我还能想起我四五岁时在地里跟着爹妈挖野菜的情形,你说怪不怪?我这越老了,反倒是以前的事情想起来的越多!”
  庞山抓住庞海的手,“我儿子啊,孙子啊,有时候问我,他们说啊,‘咱们老家真的这么难忘么?’我告诉他们啊,‘老家里有咱们祖宗的坟,有咱们老庞家的根……’”
  听着庞山的醉言醉语,关晓军一阵叹息,像两人这样境遇的人,在全国还有很多,当初逃亡宝岛的国军可是不在少数。这些人在宝岛定居下来之后,大多数老兵的处境都不怎样,只有少数人才能混的不错。

  但无论混的好与坏,思乡的情绪却都相差不多,很多老兵直到老死,还都在念叨大陆亲人的名字。
  华夏人民应该是世界最为恋家,最有故乡情结的人群了,很多逃到宝岛的人,无论贫富,只要身体允许,他们会争取机会来大陆一趟,有的经济条件好的,尽可能的在老家投点钱办实业,算是钱不多的人,也想着把自己亲人带到宝岛去生活。
  这个时候的宝岛老人,对自己家族的人,那是真心实意的好,几乎没有掺杂什么有关利益的东西。而再过十来年后,来大陆的宝岛同胞们,再也不会像如今这样的充满对故乡的思念之情了,那时候来大陆的基本全都是生意人了,眼金钱的味道要远远大于亲情。
  一屋子人听到庞山的话后,都感到心酸,可是相庞山,庞海其实更惨。
  庞山是再想家,那也是在生活条件好的住处想家,而庞海则一直在监狱里待了三十来年,他庞山更想着回家,因为回家意味着自由。
  整个寿宴在庞海兄弟两人之间的对话度过的,等到天都黑了,这场寿宴才算是结束。
  “诶?阳阳怎么没来?”
  送关宏达一家人出门的时候,关宏巧看向关宏达,“怎么没让阳阳过来?”

  关晓军替爷爷回答道:“姑奶奶,我姐姐要考啦,这段时间学习紧,没来,她让我给您还有姑爷爷带个好,祝您二老福如东海,寿南山!”
  庞海大笑,“这俩孩子真懂事!”
  庞山从兜里掏出几百块钱来,直接塞到关晓军手,“孩子,拿着零花!”
  关宏达急忙阻拦,“山,你这是干嘛?给孩子这么多钱干什么?”
  两人推搡半天,见庞山执意要将钱给孩子,关宏达方才不做阻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