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832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别问这么多,我现在并不肯定,但是如果她来了……那就证明我想的没有错!”梁隽邦凝神看着杭宁黛,把项链塞进她手里,殷切的叮嘱,“你是早早的好妹妹,拜托你了!”
  “呃……”杭宁黛看着梁隽邦,慢慢握紧了手心,郑重的点点头,“嗯,好!”

  杭宁黛进到房间里,早早正在看着雷耀辉吃药。
  “早早。”杭宁黛纠结着该怎么支开雷耀辉?雷耀辉现在真的太粘人了。
  早早抬头看看她,“什么事?”
  “嗯……”杭宁黛皱了皱眉,支吾道,“耀辉哥哥,我和早早说两句私房话行吗?不是什么大事啊,可是你在这里我不好意思说的……”
  雷耀辉握住早早的手慢慢松开,轻笑着点点头,“好,我出去,让你们姐妹俩好好说话……”转身又去看早早,“一会儿我来接你,你身体也不好,不能留的太晚。”
  “嗯,好。”
  等到雷耀辉一走,杭宁黛便紧张兮兮的把房门给关上了。

  “你干嘛呀?这么神秘?什么话要说?是关于大宝哥哥?”早早戏谑道。
  “哎呀!”杭宁黛挥挥手,急道,“你还有心思开我的玩笑?”
  因为怕有负所托,杭宁黛一刻都没有耽搁,从口袋里把梁隽邦的项链掏了出来递到早早面前,简洁的把梁隽邦刚才的话从头至尾一字不漏的说了一遍。
  “……”早早握住项链,神情怔忪。
  杭宁黛追问到,“他说的一家团圆,是什么意思啊?”
  早早面色凝重,摇了摇头并不说话。

  “对了。”杭宁黛补充到,“这条项链,他脖子上还有一条!我想应该告诉你……”
  “什么?”早早浑身一震,“真的?”
  “嗯!”杭宁黛肯定的点了点头。
  “……”早早蓦地闭上双眼,跌坐在沙发上,紧握着项链抵住心口。那天她亲眼看着他扔了……原来并没有!亲眼看到的,也会是假的,只有他的心意是真真切切的。
  “早早……”杭宁黛并不清楚内情,疑惑的问着,“你没事吧?这……你去不去啊?”
  早早紧紧攥住项链,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当天晚上,回到雷家,早早一直被这件事困扰着,精神一直不太好。

  “是不是累着了?”雷耀辉扶住早早,关切的问着,“今天太晚了,早点休息吧!”
  早早挤出个笑容,点了点头。
  她转身往浴室里去了,却没想到出来的时候,雷耀辉还没走。
  “耀辉?你怎么……还不休息?”早早擦着头发,疑惑的问到。
  “哼!”雷耀辉的神色和刚才判若两人,没了往日温和的样子,却又是一副冷若冰霜、甚至是带了点狠戾的色彩。“你现在是在我面前虚与委蛇,却背着我暗度陈仓吗?”
  早早一惊,手上的浴巾掉到了地上。雷耀辉这个样子,似乎又陷入了魔怔,这让她感到害怕。
  “耀辉,你怎么了?你别这样……我们不是说好了,好好生活吗?”
  “好好生活?”雷耀辉扬声反问,讥诮道,“对,我是这么说的!可是,你却是骗我的!”他扬起手将什么东西狠狠扔向早早。
  半空中闪过一道银色的弧线,朝着早早迎面而来,最后落在她脚边。早早认出来那是梁隽邦的项链,忙蹲下身子去捡,却被雷耀辉喝止住了,“不许捡!”
  “……”早早不听,她本能的蹲下,将项链攥进手心里。

  “韩希瑶!”雷耀辉疾步走上前来,一把扼住她的手腕,想要扣开她的掌心,“松开!不许你拿着它!你人在我身边,却攥着刻着他名字的项链,你竟然如此羞辱我?”
  早早的手被他扣的生疼,雷耀辉像是疯了一样,根本不顾及早早的感受,手上越来越用力。
  “耀辉!”早早吃痛,痛苦的看着雷耀辉,“你别这样!你松手啊!弄疼我了,我没有想要怎么样!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我对不起你、对不起隽邦,耀辉我求求你,不要这样!我已经很痛苦了!”
  听到早早哭了,雷耀辉似乎是回过神来,猛的顿住,身子一软跪在了早早面前,无力的将她抱住。
  “对不起、早早,我……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雷耀辉痛苦的抬起手用力敲着自己的脑袋,“我不想伤害你的,我只是害怕……我什么都不如梁隽邦,就连你心里也没有我!你是不是要走?你要去找他?你们是一家人,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耀辉……”
  早早同样跪下来,将颤抖着慌乱不已的雷耀辉抱住,“对不起,我不该想过要和他走……你不要害怕,我不走、不走了,我不去见他,你不要这样折磨自己!你这样,我很难受。”
  “早早……”雷耀辉扑进早早怀里,戾气褪尽,苍白的脸上透着虚弱和无助。
  那一刻,早早狠下了决心,终究是要对不起一个!雷耀辉太脆弱了,他比隽邦更需要她。至于梁隽邦,他是个那么坚强的男人,就算没有她,他也会过得很好的。
  在心里,早早默默对梁隽邦说着……对不起,隽邦,对不起……

  一连好几天,梁隽邦都在西郊那栋别墅等着早早。
  可是,最终等来的人,却是杭宁黛。
  “早早!”
  听到脚步声,梁隽邦从里面冲出来,脸上的笑容却在见到杭宁黛之后迅速枯萎。

  “是……你?”
  杭宁黛艰涩的扯扯嘴角,讪讪的点点头。
  许久,梁隽邦缓缓转过了身,整个人瞬间变得了无生气。
  “喂!你怎么不问问我啊!”杭宁黛急忙叫住他。

  “哼……”梁隽邦背对着她冷笑,“还问什么?她没有来,我已经清楚了。”
  杭宁黛听不懂他什么意思,只说到,“我不懂你们怎么了,早早让我带话给你,她说……不是……”
  “不是?”梁隽邦喃喃重复,眼底眸光倏地失去了所有光彩,叹道,“好,我知道了……原来并不是,是我想多了……谢谢你,你可以走了。”
  他慢吞吞的往里走,高大的身形看起来随时会倒下。
  杭宁黛不太放心,“你……没事吧?”
  梁隽邦没说话,只抬起手朝她挥了挥,他是一个字也不想说了。
  “那……我走了。”杭宁黛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最后一眼看到大门被‘嘭’的一声关上,心底突然忧伤起来。
  夜色如泼墨般浓重,子夜时分,梁隽邦再次来了梁斯文这里。

  “这么晚了?”梁斯文披着睡衣,看着自己的儿子,“看来,是有决定了?”
  梁隽邦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说到,“对,我跟你回去。”
  “嗯,很好。”梁斯文满意的勾勾唇,问道,“你决定的挺快啊!这一点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哼!”梁隽邦瞥了眼梁斯文,冷哼道,“你别误会了,我不是要认你。我只不过是想得到应该属于我的东西!从现在开始,所有属于我的东西,任何人别想从我手上抢走!我就是不够强大,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梁斯文一怔,“你……有心事?”
  梁隽邦淡扫眉眼,“不关你的事……你们等着看,所有属于我的,最终都会是我的!”
  梁隽邦要离开帝都的消息传到了总统府,崔立屏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