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10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溜溜找了两天,硬是一点影子都没有,马峰峰这口气越憋越大,虽然谭主任打过招呼了,但他并没有撤回自己放出去的话。
  谭主任并不知道马峰峰的想法,他让人把刘子光的卷宗送过来,但被告知,永昌公司解散之后,所有卷宗封存,高度保密,没有相关领导授权,谁也不许调阅。
  于是谭主任又打了个电话:“池部长,你有调取永昌公司密档的权限么?”
  池部长肩膀上一枚金星熠熠生辉,不紧不慢的回答着:“永昌是总装下属的保密单位,密级很高,我也无权调取,只有总长助理以上的级别才有这个权限。”

  永昌公司是池部长心中永远的殇,即便这家公司已经解散,给他带来的伤害也是难以消除的,如果不是这个拦路虎,池部长前年就能擢升少将了。
  永昌公司有很多见不得光的内幕,叶老在的时候,大家心照不宣,叶老逝世之后,格局发生重大改变,历来高调行事的叶部长被大家群起而攻之,永昌参与走私的事情被揭出来,再加上叶部长亲自筹划的一次针对某境外分裂组织的渗透行动失败,上面终于一纸调令将其发配边疆,取而代之的是以前掌管油料后勤的池部长。
  永昌公司宣告解散之后,所有人员各回原单位,并且签署保密协议,终生保守秘密,关于永昌的所有活动记录,均用手工誊抄,锁在总参的地下室保险柜里,根本没有电子文档,任凭你黑客技术再高明,也窥测不到任何点滴。
  当然,池部长也不愿意让人接触到永昌的档案,如果有谁认真看过那份档案的话,一定会强烈反对解散永昌,事实上池部长个人也不愿意抛弃这个很有战斗力的单位,但是永昌被打上了强烈的叶氏烙印,不能为我所用只好弃之。
  所以,随着绝密档案被锁入保险柜的那一刻起,刘子光在西萨达摩亚所干的那些事情,也就随风飘散了,至少在国内没有任何档案记录,没有人任何人提及,就像那句流传很广的话说的,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事迹万古流芳。

  谭主任虽然手眼通天,但也不是万能的,至少手伸不到总参高层去,池部长这条线都走不通,他更没必要去碰罗克功那个硬钉子,现在只能指望外交方面的努力见成效了。
  这几天刘子光仍在北京,几千万人口的大都市,藏个人简直太容易了,更何况是他这样一个受过特工训练的人,他没有打电话回家,因为家里电话已经被窃听了,这个信息是从派出所王星那里得来的,据说有两个说普通话的人在市局的人陪同下到所里调取自己的档案,他立刻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刘子光很清楚自己面临的是什么局面,要么屈膝合作,要么被肉体消灭,在几百上千亿美元的诱惑面前,一两条人命算得了什么,就像赵辉说的那样,随便罗织你几个罪名,把你搞得身败名裂,然后终生囚禁,这对于上面的人来说简直太容易了,而且还有成本更低廉的办法,一颗子丨弹丨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所以他很机警的在对方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前就人间蒸发了,此刻的他,正披着一头艺术气息浓郁的长发,穿着带破洞的牛仔裤和t恤,推着小车在一家超市里购买着食物,他脸上的胡茬子已经好几天没刮了,还戴了一副黑框眼镜,浑身散发出的颓废气质引得两个中学生mm在背后嘀咕着:“那个人好帅哦,一定是画家。”

  他买了一大堆食物,面包、果酱、面条、熏肉、酸奶、鸡蛋,在收银台付了款,拎着两个大塑料袋走向附近的小区,又在小区门口买了一些新鲜的黄瓜和西红柿,和树荫下乘凉的大妈们亲热的打着招呼,上了一栋居民楼。
  大妈们都认识这个刚搬来的年轻人,据说小伙子中央美院毕业,是个画家,他女朋友也是搞漫画的,两人都不大下楼,隔几天才去菜场买些食物。
  刘子光提着袋子上了三楼,这是一套两居室的公寓房,房子有些老旧,但胜在环境幽静,邻居也多是一些退休老人,没人打扰,掏出钥匙打开门,一股淡淡的幽香飘来,一个长发披肩的少女正伏案绘画,她画的如此专注,以至于刘子光进来都没发觉。
  客厅里陈设简单,只摆着两张大大的工作台,一些笔墨颜料网格散放着,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别的东西,阳台的门关着,外面树木遮天,小鸟在树枝上唱着歌,一把竹制躺椅放在阳台上,还有一个小茶几,上面放着一套茶具。
  老式空调嗡嗡响着,房间里还算凉爽,刘子光脱下鞋子,赤脚走进厨房,开始做饭。

  这几天他一直呆在夏夜的工作室里,准确的说,他是被夏夜从街上捡来的,那天他正在小区附近的网吧发邮件,看到几个小痞子骚扰一个女孩,网吧里发生这种事情屡见不鲜,他也没打算过问,但碰巧那个女孩他认识,正是漫画家夏夜。
  于是刘子光挺身而出,随便施展一点手段便把那几个小痞子吓跑了,然后两人攀谈起来,夏夜说她租住屋里网络故障,所以来网吧发邮件的,正聊着,网管跑来告诉他们,那帮小痞子叫人来了,让他们快逃,于是刘子光就一路护送夏夜回了出租屋,夏夜看他两眼充满血丝,知道他几天没睡觉了,便让刘子光上床躺一会去。
  刘子光很尴尬,还觉得孤男寡女同丨居丨一个屋檐下会有若干不方便之处,但是很快他就明白,这些顾虑都不存在。
  因为夏夜根本不睡觉,她工作起来会连续几天几夜不合眼,只喝一点水,吃一些水果,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创作上,在这样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面前,再谈什么男女大妨就有些可笑了。
  这套房子本来是和另外一个女孩合租的,但是由于那人有事回了家乡,所以刘子光也能安心住在这儿,并且承担了买菜做饭的任务,房租水电也承担一半,邻居们看到他,还以为是夏夜的男朋友,对此刘子光也不否认,只是呵呵一笑而已,反正他也不准备在这里常住,每一个藏身点最多三天,就必须转移,这是培训手册上说的。
  刘子光在厨房里切着黄瓜和西红柿,忽然听到有人敲门,然后是一个很有气势的声音:“派出所查暂住人口。”
  夏夜坐在案前纹丝不动,照例这些外交活动都是由刘子光应付的,刘子光将锋利的餐刀握在手里,走过去打开了房门,看到外面站着三个人,一男一女两个丨警丨察,一个戴着红袖章的居委会大妈。
  两个丨警丨察身上的气质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辖区片警,穿着夏季短袖制服,腰间空荡荡的,显然没有携带任何警械,而且他们的神态都很自然,楼道里也没有异常现象,刘子光问道:“需要看什么证件?”
  “身份证,暂住证。”丨警丨察说。
  刘子光回到客厅拿了夏夜的身份证和自己的身份证递过去,那是一张完全可以以假乱真的身份证,还是当初赵辉帮他做的,就算输入警方查询系统也没有破绽可言,两个丨警丨察并没有动用警务通,只是随便看了一下身份证,就还给他说:“有空去所里办个暂住证吧,也算支持我们工作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