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1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出弦外之音,华叶柳还是摇头坚持:“好多年不接触已经生疏,还是让老郑或老祝抓吧,更容易上手,您就别为难我了。”
  方晟严肃起来:“你觉得这项任命出于私心么?在工作之外我从不刻意针对某个人,我所做的、所想的都是将鄞峡发展得更好!真想找对经济一窍不通的,最合适人选不是你;精通经济的,也不是老郑老祝,明白我的意思吧?”
  “可……国腾油化真是块烫手山芋……”
  “别忘了我是组长!”说到这里方晟缓了缓,叫齐垚倒杯茶送进来,然后说,“从鄞洲调到市正府时你本该分管经济,常委班子有人说了两句,后来就一直分管科教文卫,有这回事吧?”
  华叶柳摆摆手,神色黯淡地说:“陈年烂芝麻,还提它干嘛……”
  五年前华叶柳被当时的鄞峡市长看中,打算调到市里主抓经济,征求意见时原话是“先协助我干一阵子,条件成熟后设法转常务”。提拔总是好事,华叶柳未多考虑便应允下来。
  谁知办了一半突生波澜。
  华叶柳任县长时与书记不和——这很正常,相比剑拔弩张、不肯坐一张桌上吃饭的书记县长,已经很和谐了。华叶柳没放在心上,然而那位书记却放在心上,由此在最关键时候下了绊子!
  时任鄞洲县委书记的,便是后来平步青云的韦升宏,利用县委书记身份到市领导面前反映华叶柳在经济工作中的失误,编造了很多莫须有问题,加上窦康、慕达等人推波助澜,常委会临时调整华叶柳的分工,沦为边缘化的副市长。
  那位市长很过意不去,信誓旦旦要帮他讨回公道,没隔几个月市长调离鄞峡,华叶柳遂成为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角色。
  翻出这段旧怨,方晟的用意不言而喻。
  果然,方晟道:“我查过你在鄞洲主政期间的经济指标,不象他们所说……近期正府这边要调整市长分工,没准人事方面也有微调,我刚到鄞峡主持的第一次市长办公会上所说的,不是放空炮,每句话都会踏踏实实做到位!”
  听到人事微调,华叶柳的心怦怦乱跳。
  怎么调呢?增加副市长,还是现有副市长当中要有人被砍掉,补充新鲜血液?

  方晟续道:“关于未来,我不喜欢承诺什么,但国腾油化改制绝对是展示华市长能力的平台,别错失机会。”
  “多谢方市长提醒,”华叶柳心领神会道,“回头我就召集相关人员把方案学懂学透,尽快进驻国腾油化!”
  方晟含笑点头,目送华叶柳离开。
  临近中午,牧雨秋、芮芸联袂来到办公室,脸上写满了焦虑和不安。
  “柯察巷地皮竞标后一直没机会遇您,”牧雨秋急冲冲道,“本来芮总准备拚下去的,根据我们观察郜更跃顶多撑到一亿二,可您为什么突然通知弃标?”
  芮芸也说:“我们制定的底线是一亿四,您也知道……”
  方晟招呼两人在旁边沙发坐下,亲手泡了壶功夫茶,道:“我改变计划了,不但让出柯察巷地皮,下一步启动的神仙池地皮也有可能放弃。”
  “啊!”牧雨秋吃惊得站起身,“当初您部署鄞峡快速通道、两家省城名城联合办学,不都是为了市区房产市场持续火爆打基础?两块黄金地段让给人家,岂不是真正成了为人作嫁衣?”
  “雨秋……”
  芮芸担心方晟生气,赶紧拉牧雨秋衣角,示意别太激动。
  方晟笑呵呵道:“十几个亿投下去,岂能中途而废?道路总是曲折的,前途却是光明的,当年红军为啥四渡赤水?目的在于不让蒋介石看出战略意图,如果直来直去早就把队伍打光了,对不对?”
  “呃——”牧雨秋不好意思骚骚头,“我又迷茫了,迷茫。”
  芮芸捂着嘴笑了会儿,道:“方市长的意思是避免跟对方打价格战,迂回进攻?”
  “怎么个迂回法?地皮在人家手里,直接在上面盖房子销售,赚多少都是人家的权利。”牧雨秋还不服气。
  “按一个亿地皮价计算,柯察巷楼盘要卖多少钱保本?”方晟问。
  芮芸道:“起码五千,不过以它的位置八千都会疯抢,房子向来买涨不买跌嘛。”
  方晟道:“就是说按目前市中心均价六千五计算,刨去后期宣传费、人力成本等等,仅仅略有盈余而已。”
  “怎么可能六千五?”牧雨秋大摇其头,“我敢跟方市长打赌,每平八千的楼花推出去,绝对十分钟售完!”
  “不用打赌,我信。”
  “所以我和芮总原想把最好的楼层加到九千甚至更多,这样等神仙池楼盘上市直接破万!”

  “我也信,房子就是越涨越买,破万之后更会一马平川,向绵兰舟顿看齐,”方晟微微叹息,呷了口茶道,“作为开发商当然乐见其成,可我是市长,人民的市长,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吗?”
  牧雨秋愣住,芮芸若有所悟,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方晟。
  方晟却刹住话头,道:“别在意一时得失,目光长远些,接下来神仙池地皮仍按照上次策略进行,抬到一定程度果断收手,让别人发财去。”
  牧雨秋还待刨根究底,齐垚敲门进来说有两位局长依约汇报工作,芮芸又扯扯牧雨秋衣角告辞。
  走出大楼,见四下无人,牧雨秋埋怨道:“干嘛不肯我追问?有明确方向才好操作嘛。”
  芮芸低声笑道:“跟方市长这么久还看不出套路?通常他不肯把话说透了有两种可能。”
  “哪两种?”
  “一是恪于身份不便明说,比如清风绿荷茶叶店那把火,从头到尾方市长都‘不知道’……”

  牧雨秋会意笑道:“是啊是啊,那次他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然后就溜之大吉。”
  “还有就是依然存在变数,他没有十成把握,比如江业新城,也是边干边完善思路,后半程才形成新城的雏形。”
  “噢,这回应该是第二种可能吧?”
  芮芸点点头:“大概也许。”
  当晚方晟没下山,作为度假山庄第一位客人入住最大最豪华的别墅。进屋前卓伟宏略一踌躇,嘴唇蠕动但终究没说什么。

  方晟心中暗笑,猜他想找美女过来陪夜,考虑负面影响还是作罢。
  这样才对。
  本质上方晟并非好色之徒。在省城、在银山,他去过不少高档会所和桑拿浴池,顶多做个足疗,按个全身,那种色-情交易从来不屑为之。
  无它,他不喜欢没有情感交流、不是真心投入其中的欢爱,纯机械运动还不如跑个两三千米,同样达到出汗健身效果。
  今夜,方晟带着目的而来。
  晚上十一点半,方晟独自坐在床上看电视,陡地冷风扑面,侧头一看,全身黑衣、神清气爽的鱼小婷已悄然现身。
  “看样子封闭训练的效果不错,该大的都大了,该小的都小了。”方晟搂着她笑得合不拢嘴。
  鱼小婷嗔道:“我是体能恢复训练,又不是体型训练,什么大不大小不小。”
  方晟懒得跟她辩论,急不可耐剥掉黑衣将她扑倒在身下……
  日期:2018-12-21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