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23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永琴伸手指向库房里摆在地面的一个打开了外皮包装的纸箱,气愤道:“这个箱子明显是被人打开过,里面的磁带都弄碎了,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砸的一样!”
  “幸亏你让我今天检查这批货,要是发出去,还不得让人退回来?到时候多丢人!”
  何永生宠溺的看了妹妹一眼,笑道:“是啊,要不是俺妹妹细心,我还真发现不了这批残次品。”
  何永琴一脸嘚瑟,“哼,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她好道:“咱们以前不是每周盘一下货吗?你为啥非得今天下午让我盘货?好像你早知道了这批货要出问题似的。”
  何永生笑道:“瞎说!我怎么可能会知道这是批坏掉的磁带!”
  兄妹两人将屋里一箱箱磁带全都清点之后,发现只有一箱子磁带出问题时,这才放下心来。
  两人关仓库,刚回到前面的店铺里,有一名小青年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永生,刘国刘强他们杀人啦!现在彪叔他们几个都被抓进去啦!”
  何永生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杀人啦?怎么可能?刚才还好好的呢,我们还在院子里吃了一顿饭!”
  来人急的跺脚,“这是真的!刘国刘强他们抢劫人家的钱,人家死不松手,被刘国砍了人家二三十刀,哎呀,太惨了,血流了一地!”
  他神色慌张道:“秦二爷说了,这几天都老实点,咱们云泽恐怕要地震了,这几天谁也别乱搞,乱搞会死人的!”

  秦二爷是云泽地区的秦少杰,也是牛彪的结义兄弟之一,也是被关山虎当街暴打的当初那一位。
  他在得知了刘强刘国兄弟搞出的事情后,吓得魂不附体,第一时间让小弟通知各处,让大家都老实一点。
  何永生的惊讶表情保持了好长时间,“怎么杀人了呢?怎么杀人了呢?这俩家伙怎么这么想不开?不是欠彪叔钱么?慢慢还是了!”
  他嘟嘟囔囔说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对报信的小弟道:“告诉二爷,我这里不会有事,我是做正经生意的人,我从不瞎胡搞,跟你们这群家伙可不一样。”
  等到报信人走了之后,何永生脸色很不好看,对何永琴道:“小琴,你先看着店面,不行了,吓死了我,我得去院子里歇会去。”

  何永琴也是脸色发白,“太吓人了!我今天还给他俩做饭了呢!”
  何永生摆了摆手,脚步蹒跚的返回了后院,在进入自己的卧室之后,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抖动的犹如寒风的落叶,“太狠了!太狠了!”
  他嘴里喃喃自语,双目流露出恐惧之色,“他是怎么算到的?怎么什么都在他的意料之内!”
  何永生叶飞算是混了好几年的小混混了,经历多了,已经很少有什么事令他害怕了。今天这件事,他没有提刀砍人,也没有与人争地盘,今天他什么暴力的行为都没有做,他只是在恰当的时机,说出几句恰当的话而已。

  可是这几句话,却让他有一种无声处听惊雷的震动感,有一种智珠在握,能够随意操纵别人生死的异错觉。
  这种感觉令他沉醉,也令他恐惧,因为他清醒的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做的这些引导只是按照某人的吩咐而已,他今天扮演的只是一个扯线木偶一般的角色。
  何永生好勇斗狠了好几年,直到昨天还在迷信暴力的手段,觉得天下间什么事情都能用暴力来解决,但在今天,他终于体会到了智慧的力量。
  那是一种运筹帷幄,四两拨千斤,顺势而为的妙手法,远远超出了他此时的想象,何永生从来也没有想到过,原来世界还有这种做事的方法。

  这种手段令他颤栗也令他恐惧害怕,但同时也让他生出极大的向往之心。
  从今天开始,何永生第一次认识到了自己只是一个无脑之辈的现实,也知道了什么叫智慧,虽然今天这件事只是一个小小的拿不台面的小计谋,但足以令他感到敬畏。
  一直在屋里待到了天黑吃饭的时候,何永生方才恢复了过来,不再多想。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正在省里开会的郝广专员得知今天的事情之后,已经火速赶了回来,而在京城,也有人往这里赶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站在停尸房里,看着面前躺着的血肉模糊的尸体,郝广脸色铁青,对身边的云泽市公丨安丨局长李长龙大声咆哮,“你是干什么吃的?”
  李长龙低头沉默不语。
  该说的他早已经给郝广说了,剩下的看他要怎么处置自己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他早知道了,反正头顶的雷已经悬起来了,看什么时候落下来了,李长龙已经认命了。
  看到李长龙的样子,一股无力感从郝广心生出,一股无形的潮水令他几乎窒息,他松了松脖颈的领结,看向身边的一群人,“把遗体保护好,把这件案子所有的可疑人物都要审问一遍,看有没有漏之鱼!咱们现在回去开会,研讨这件事!”
  第二天,所有与张新杰有过接触的人,都被警局传讯,在折腾了三四天之后,这件案子很清晰明了的摆在了众人面前,这是一桩普普通通的抢劫杀人案,即便是被杀的人不普通,但案情是很简单!
  算是有人想要将这件事扩大化,也没有什么站得住脚的借口。
  只是云泽地区的严厉打击犯罪活动再次展开,整个云泽地区混黑的家伙,几乎有一半都被抓了进去,一群小混混大混混倒了八辈子血霉。
  特别是牛彪等人,因为收留赃物,又因为私设赌场,逼迫别人还债,才间接造成了如此恶劣的事件,因此多罪合并直接被判了死缓,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关云山知道张新杰死亡的消息之后,一脸的难以置信,“这么死了?昨天还好好的呢!谁干的?这么大的胆子!”
  在张新杰死后不久,整个云泽地区的小混混,基本全都被梳理了一遍,公丨安丨局长李长龙在一次会议,被集体表决,同意他辞去局长职务,新局长由副局长洪新刚接任。
  其余官员的职务调动,也都有了不大不小的变化,少了几个老人,也多了几个新人,事情慢慢的平息下来。
  交了一批罚款后,袁令旗被从看守所里放了出来,等到了过年的时候,针对山海建筑公司的一些调查也不了了之,公司资质以及工程质量面的事情,也无人再提,一切都回归到了原来的轨迹。
  张新杰来到云泽地区不到两年,留下了一座造纸厂,一座化肥厂,一座农药厂,还有一条命。
  在很不安详的走后,他留下的这几个厂子被一个叫做张新年的青年人接手,此人是张新杰的弟弟。
  相张新杰,这个张新年的性子可平和多了,吃相没那么难看,少了他哥哥的那种侵略性;他只是专注于张新杰留下的三个厂子,并不再向别的行业发展,此人是个守成之辈,若是没有利益纠葛的话,倒是可以交个朋友。
  但现在的情况是,张新年来到之后,这造纸厂还在开,污水还每天都在流,红旗河依旧是臭气熏天,沿途村民依旧深受其害。
  别人受害关晓军管不着,但是自己村里人与同学们受这样的臭气毒害,关晓军实在是难以忍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