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20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开酒店也是如此,但凡开酒店的,基本都会开设地下赌场,这才是他们牟利的最主要的手段,而想要赌场开的起而且还不出事,这需要很大的能量了。
  能让地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还是历届领导班子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里面所代表的东西已经不言自明。
  这是社会生活隐藏在光明之下的另一面,残酷但是真实!
  这种情况再过几百年,几千年,也不会改变,这是人类社会的通性,估计以后也会如此。
  关晓军重活一世,对这种情况自然是了解的清清楚楚,他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这一生真的会太太平平顺顺利利的发大财,成大事,这个年代要想成事,必须心狠手毒胆大包天,这些东西,缺少一样都不行。
  不信你仔细打听一下那些八九十年代成立,而且还坚持到新世纪屹立不倒的大公司大企业,你看看他们的老底是红色还是黑色?
  慈不掌兵,义不守财,情不立事,善不为官!
  这是这个世界的通用规则,古今外,概莫如是。
  一个人有着多年的生活经历的成年人的灵魂,如果在行事还是温和天真的话,那是太祖说的那种“蠢猪似的仁义之师”,活该被人弄死。

  关晓军在这一世,给自己定下了一个行事准则:心可以很,但手不能脏!
  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能在自己的手出人命,特殊情况除外,如为了自保打杀了劫匪,那是必须得打。
  其余的时候,还是要按照规则行事,不然的话,人一旦习惯了武力,那会产生依赖的心思,这样很不好。
  但在这个时代,你想要立足本地,想要做事情,你没有暴力支撑的话,估计一步都迈不出去,关云山开建筑公司,那也是有着一大批本地工人随时待命呢,怕遇到突发情况。
  现在遇到张新杰这个不按套路规则出牌,只知道咄咄逼人的过江龙,关晓军心的恼怒之情前所未有,他还从未有被人这么当面羞辱过,别说关云山受不了,他也受不了!
  堂堂男儿身,被逼学女人,这等耻大辱,大丈夫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他心暗暗发狠,脸却一直带有笑意,看着一场戏也唱完了,对张新杰提醒了一声,“张叔叔,咱们是不是应该回去了?”
  张新杰如梦方醒,笑道:“哎吆,唱完了啊?不错,今天这几个演员演得不错,唱腔念白都很有功力,云山老哥,您可是真有心了!”
  关云山此时一颗心已经平静了下来,闻言道:“看一场戏而已,也算不啥。”
  此时戏台已经有帷幕开始落下,张新杰几人也都起身随着观众们缓缓从剧场走出。
  他们走出剧院之后,胳肢窝夹着皮包的董平川快步前行,准备先把汽车打开,好让张新杰等人进去。
  在他往前走的时候,夹着的皮包忽然裂开了一道口子,里面有钞票飘飘洒洒的散落下来,一阵风吹来,漫天飞舞。

  董平川毫无知觉继续前行,张新杰笑骂道:“老董,你钱多了是不是?开始往外撒钱了啊?”
  董平川一愣,转身一看,这才发现皮包里的钞票撒了出来,急忙俯下身子捡钱,关晓军也弯下腰帮助董平川捡,边捡边好道:“董叔叔,你这皮包里都是钱吗?”
  董平川根本没听关晓军说话,他将自己手的皮包拿到眼前看了一下,忍不住破口大骂,“狗日的,今天遇到小偷啦,包让人给割了一个大口子!”
  他手的这只皮包,平时里面装的是车钥匙与一些空头支票等东西,全都是张新杰平时用的。
  现在皮包被人割了个口子,董平川极为心疼,“这小偷也太猖狂了,连老子的钱也敢偷!”
  他在地把钱捡到手里后,数了一下,对旁边的张新杰道:“公子,支票都还在,是少了五百多块钱,包里面多了一沓白纸,妈的,我说怎么没感觉出来有人偷东西,这小偷偷钱的时候,竟然还往包里塞白纸!”
  张新杰皱了皱眉,“行了,走吧!”
  他们此时在大剧院门前不远处,来来来往往的很多人,董平川钞票撒一地的情形吸引了很多人驻足观瞧,好多人在远处对这里指指点点,眼看着地的钞票,露出极为渴望的目光。
  何永生与牛彪等人刚刚到了剧院门口,看到了漫天钞票乱飞的情形。
  “这才叫有钱人啊!”
  何永生手指董平川,对身边的牛彪笑道:“你看看人家,一大皮包都是钱,这得有多少啊?要我看,少说得有五六万!”
  旁边的几个小混混都是一脸的眼馋,尤其是刘国与刘强两人,恨不得从眼睛里伸出几只隐形的小手来,好吧眼前的钞票据为己有。
  牛彪道:“再有钱,那也不是咱们的!看见那个高个子没有?那是关云山!咱们惹不起!旁边的那个戴眼镜的家伙,叫做张新杰,那关云山都厉害,诶?怪啊,听说两人都快要打起来了,怎么现在又走到一起了?”
  此时张新杰与董平川已经了车,而关云山与关晓军父子并未跟随,而是沿着大路缓缓步行。
  两人各有心思,一路缓缓行走,都没有说话。

  不远处的何永生看到董平川把车子开向一条小路抄近道,不由的笑道:“这家伙开车想抄近道,一会儿有他忙活的,那里有个补胎的铺子,老板为了有生意,天天往路撒三角铁,盼着别人的车胎爆了,他也能赚点钱。”
  “这俩人估计今天开不了车了,非得走路不可,嘿嘿,这条胡同这么窄,人又不少,乱哄哄的最适合偷东西。人家说财不外露,这开车的家伙皮包里装了这么多钱,一会儿肯定便宜黄三他们几个了。好了不说这个了,进去看戏吧。”
  旁边的刘国与刘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的对金钱渴望的火焰。
  刘国跨前一步,对何永生道:“永生,我们两个不去看戏了,我们还是想办法去凑够该彪叔的钱去吧。”
  刘强也点头道:“是啊,反正听戏我们又不懂,还不如想法多搞点钱呢。”
  何永生看向两人,眼神变的非常怪,有怜悯,也有同情,更有一种隐隐的恐惧,笑道:“好吧,那我们看戏去了哈,你们千万小心点!”
  “小军,爸爸是不是很没用?”

  在市区里脏兮兮的马路边,关云山在一株歪脖子法桐树下停住了脚步,“现在干什么事情还都得让你爷爷出面,刚才吃饭的时候,还得让你来解围。”
  他一脸沮丧,本红色的脸鲜红欲滴,如欲滴出血来一般,羞愧的心思从脸展现无遗,“孩子,今天委屈你了!”
  关晓军知道今天的老爸已经被打击的够厉害了,这个时候还是安慰一下为好,再说不好听的,估计关云山好几天都不能缓过来,他见关云山身子摇摇晃晃,急忙将他扶住缓缓坐到路边,随后招手喊停了一辆人力车,“师傅,拉我们去清河庄!”
  此时的云泽市里,还没有出租车,有的只是人力三轮车,这种三轮车都是人坐在前头,车夫在后头蹬车,要多少钱,视远近而论,这也是一个苦营生,直到两千年左右,还有不少人在干这个,零五年之后,方才换成了蓄电池助力车。
  三轮车夫将车子停到关晓军旁边,看了看关云山的大个子,“两块钱!少了不干!这人块头太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