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972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单薄的黑色丝衣下,旖旎的风景若隐若现,火热的身躯在无声的向金锋发出最诚挚的邀请和最深切的呼唤。
  一双象牙白的手从金锋的身后探出穿过金锋的腋下往上柔柔的箍着金锋羸弱的双肩。

  柔若无骨丽烫得令人心悸的娇躯紧紧的贴在金锋的后背,犹如一块刚刚出炉的钢铁。
  羊脂玉般细腻的脸轻轻地磨搓着金锋粗糙黑黑的脖颈,极致魅惑的红唇呼出腾腾的热气,好似那滔滔的海浪,一浪一浪、喷洒在金锋的脸庞。
  “金总……”
  比珍珠还要白的贝齿里发出碎碎的低唤,那是藏在风子筠心底最深处的期盼。

  昏朦的柠檬灯光下,风子筠烈焰红唇中发出令人心悸的娇喘,柔情似水的眼眸中带着最深切的情意和炙念,不停的磨搓着金锋的脖颈。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你再不要我的话,我就老了。”
  “嗯……”

  销魂蚀骨的轻吟,深闺纯纯的幽怨足以融化珠峰山顶的亘古未变的寒冰。
  金锋手轻轻牵出握住风子筠的柔夷,慢慢转身过来。
  风子筠双臂灵蛇般的抱住金锋的脖颈,带着哭音的呜咽:“金总,你就要了我吧。”
  “我都三十三了。”
  滚烫得令人沸腾的娇躯,美得令人窒息的红颜,还有那最悲情的幽怨。
  金锋环抱着这位痴心情长的美少丨妇丨,柔声说道:“这三年,辛苦你照顾震轩。”
  风子筠一下子就流下泪来,却是将金锋抱得更紧,哭着说道:“你不要说这些,我不会碍你事儿的。”
  “我也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儿……”
  “我……我太寂寞了。”

  金锋的手轻轻应在风子筠的玉脸上,风子筠一下子闭上眼双手握住金锋的手,玉脸不住的金锋手上磨搓,深深的迷醉,深深的沉迷。
  “金总……”
  轻轻抬起风子筠的下巴,静静的看着这位国色天香的画中天女,金锋一时情动,忍不住亲了亲风子筠的唇。
  一瞬间,风子筠嘤咛一声,整个人如融化的冰雪瘫倒在了金锋怀里。
  “睡吧。”

  拇指摁在风子筠后颈,发力一捏,风子筠便自晕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早上,风子筠醒转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躺在金锋的床上,而金锋却是不见了踪影。
  看着那床头柜上的红宝石珠宝,风子筠轻轻的把戒指戴在无名指上,无声的笑着,无声的哭着。
  一如既往的,在今天早上,柠汀大师又坐着的他的飞天金R定时迈入四合院,继续跟金锋举起友好客气深入坦率的交流和沟通。
  然而,留给柠汀大师的只有一张纸签。

  “谈判终止。”
  看见这个纸条柠汀大师心里是羞愧的,当年西湖比拼禅定功夫,若不是金锋救治,那自己早就被毒蛇咬死。
  但柠汀大师除了羞愧之外,更多的是窃喜。
  神眼金大上师要向佛门屈服了。
  今天金锋去了另一处地方,就在著名的帽儿胡同里边。
  上世纪的台阶、民国时候的大门,清朝时候的照壁,明朝的石狮子,四不像的各种配搭组成了新世纪的老宅子。
  绕过照壁,眼前是早已腾挪得干干净净的院子。

  也就是这里边的院子还能找回一些老天都城的味道。
  在现如今的四合院几乎看不见的老槐树这里竟然有两棵。两棵都是斜斜的生长着就像是两把剑叉在半空。
  五月槐花正是开得正艳的时候,洁白的槐花像一串串葡萄挂在树上,茶叶般的花瓣一瓣瓣的飘落下来,洒在天涯过客的身上。
  一片阳光反射而来,特种合金铸造的仿古扇门轻轻的开启,徐新华从门里走了出来。
  看到金锋的当口,徐新华怔了几秒,嘿了声,赶紧小跑下了台阶到了金锋跟前,隔着两米就向金锋鞠躬。
  “金爷您吉祥……”
  金锋白了徐新华一眼,徐新华却是跟个没事儿人似的卑躬屈膝的说道:“金爷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呐,我还以为金爷您老把这座宅子给忘了。”
  金锋斜着眼轻哼一声:“少他妈阴阳怪气的。”
  “开始吧。”

  徐新华乐呵呵的说道:“别介啊,我们徐家都跟您老签了卖身契的……”
  “拿旧时候的规矩,您就是家主……”
  “我带您参观参观下您的宅子,看看您老的工作室呗……”
  金锋皱着眉头直直的看着徐新华:“有完没完?”
  “再说老子就走了。”
  徐新华老脸轻变,似乎注意到金锋的不对劲,哼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
  “什么事儿还能把你给难住了。”
  回头叫了一声,正屋里出来了好几个人,小丫头金男和小震轩赫然在列,剩下两个青年则是徐新华的小侄子和入室大弟子。
  四个人分成了两组,各自抱着一个两米来长的竖匾。
  跟着徐新华出了宅在来到门口,将两块竖匾递给金锋亲自挂在大门口的左边。
  徐新华带着四个后辈静静的站在台阶下,一脸肃穆的看着这两块牌匾,眼神冲充满了骄傲,充满了激荡。
  “真他妈奢侈,牌匾都他妈用千年小叶紫檀来刻。”
  “也不怕被小偷走了。”
  徐新华暗地里嘀咕着:“幸好老子早有准备,要真被人把牌匾给偷了,帝都山老脸都没地放了。”

  牌匾挂好,金锋退后两步仔细端详了半响,又复上前将其中一个牌匾做了微调。
  “行了!”
  “进去吧。”
  金锋前脚一进,后脚徐新华就把夹胶玻璃柜子给狠狠的关上,四下里检查了一圈,美滋滋的笑了起来,背着手叼着烟哼着戏曲进了屋子。
  没一会功夫,有大爷大妈们路过这里,发现这处宅子竟然多了两个牌匾也是觉得好奇。
  走近了一看,当即就有人叫了起来。
  “耶,这玩意儿稀罕……口气不小呐……”
  “这是历家开的?”
  “不知道啊,要不是历家开的,谁敢挂这么牛逼的牌子啊……都牛逼上天了都……”
  “我活了八十三岁,还真没见着谁敢在这天都城酪这么牛逼的牌子。”
  “就算故博也不敢这么狂呐!”
  “暧,还真别说,这瘦金体真写得不赖。”
  “你那是什么眼神呐啊,那是天骨鹤体,跟瘦金体不一样呢。”
  “我怎么老是觉着这牌匾像是小叶紫檀的呢?”

  “废话。你没见着人都用防弹玻璃给罩上了吗?”
  “我尼玛,还真是呐!这不是那玻璃栈道用的夹胶玻璃吗?”
  日期:2018-12-20 06: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