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816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医生很快来了,给早早看完诊。
  “身体很虚弱,有贫血的症状,而且思虑过甚,想必睡眠和饮食都不怎么好。”医生总结道,“小姐,你可不能这样不顾惜自己的身体,你肚子里的孩子还不到3个月,需要特别注意啊!”
  “这什么意思?”
  梁隽邦听到这话,急了。
  “呃,意思是……如果小姐的身体养不好,照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恐怕保不住小的。”
  “……”
  三个人都被这话给吓住了,谁能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梁隽邦拧眉看着早早,早早双眼看着雾气,仿佛有很多话要说却又说不出口。
  杭宁黛悄悄的拉拉韩希茗,两个人默默的领着医生退了出去。

  “早早。”
  梁隽邦单膝跪在床边,握住早早的手,“你怎么不好好照顾自己?因为担心雷耀辉吗?既然是为了他,你就更该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肚子的孩子啊!”
  早早没有推开他,眼角湿润润的。她说不出口,她这么为难自己,完全是因为他!她已经拒绝了他,决定和耀辉在一起,可是看到他和舒静还是会吃醋,她讨厌这样的自己!
  好巧不巧的,梁隽邦的手机又响了。
  梁隽邦烦躁的掏出来一看,舒静的名字在屏幕上闪烁。早早也看见了,猛的将手从他掌心抽开,一句话也没说就转过身背对着他。

  “……”梁隽邦一怔,掐断了电话,思虑良久看着她削窄的背问到,“早早,你希望我怎么样?只要你愿意,我会守着你对你好……只要你一句话!”
  早早背对着梁隽邦,许久都不出声。
  “好……我知道了。”梁隽邦拧眉艰涩的点头,“我尊重你的选择,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说完转身站了起来拉开房门走出去,下楼时杭宁黛和韩希茗猝不及防、没能拦住他。
  车子刚离开总统府,梁隽邦接到了经理人来的电话。

  “喂,什么事?”
  梁隽邦些微有些诧异,他对生意向来不是很有兴趣,所有事情都是交由经理人全权处理的,如果不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经理人是不会打电话给他的。
  “梁总,来了位奇怪的客人,您还是自己过来看看吧!”
  经理人简短的说了几句,梁隽邦弄不清状况,只好调转方向赶去。
  “人呢?”
  梁隽邦推开‘典藏’的门,经理人已经等候多时。两人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在里面包间,客人脸很生,在帝都似乎没见过,可是说话却是帝都口音。”
  “他怎么古怪?”
  “原先只是寻常的用餐,可是后来他竟然提出要收购……”经理人顿住,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梁隽邦的神色。
  梁隽邦微挑了眉,冷笑道,“嘁!这算什么古怪?我看他是有毛病吧?”
  “不不。”经理人慌忙摇头摆手,“起初我也这么认为,可是他连收购计划书都拿出来了……要不是因为这样,我也不敢打电话惊动你。”
  “噢?”梁隽邦扬声,眉心更紧,加快了脚步,“走,去看看。”

  此刻,梁斯文正端坐在包间里,细细品尝着餐点,不时点头露出赞赏的神色。门上轻叩了两下,他微微勾起唇角,内心竟然是有些期待的。
  门被推开,梁隽邦走了进来。
  看到梁斯文的第一眼,梁隽邦的第一反应便是心头一跳,这个人看着怎么这么面熟?其实,并不是面熟。梁隽邦虽然长得像崔立屏,但和父亲多少有着相似之处,尤其一双眼睛。
  只不过,梁隽邦的眼睛蓝色的成分少了许多,但却是一样的深邃立体。
  “这位先生……”
  “坐。”没等梁隽邦说完,梁斯文便拿起餐巾擦了擦嘴,朝他抬手示意。

  梁隽邦拉开椅子坐下,直觉这个人不好对付。
  “呵。”梁斯文细细打量着梁隽邦,儿子长到这么大,他却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好好的看他,结果自然是相当满意的。“我就直说了,你的餐厅经营的不错。”
  “嘁!”梁隽邦冷笑,“先生,我的餐厅经营的不错,你就要收购?这是什么荒谬的道理?”
  梁斯文扬眉,这小子脾气也这么像那个女人。
  “荒谬吗?”梁斯文依旧是一派温和冷静,“看的出来‘典藏’用了很多心思,只可惜……你的野心不够,否则不止现在的规模。没有野心,这对做生意的人来说,是个致命的弱点。我收购,是为你好,可以让‘典藏’发展的更好。”
  “你……”

  梁隽邦讶异的顿了顿,“先生,我自己的生意,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觉得现在挺好,不行吗?”
  “其实。”梁斯文正视着儿子,神色肃然,“你很聪明……做生意做的很好。”
  “……”梁隽邦默然的看着梁斯文,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
  梁斯文放下手上的餐巾,缓缓站了起来,“还没有做自我介绍,现在我正式介绍一下,梁斯文。”
  “……”梁隽邦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双眼圆睁,梁斯文?这个名字……不就是梁家这一代的掌权人吗?他只听过这个名字,人从来没有见过。
  祖母说过,梁斯文一直生活在A国。
  眼前这个梁斯文,难道就是那个梁斯文?
  “怎么了?”梁斯文轻笑,“我的手都要酸了。”

  “呃……”梁隽邦回过神来,和梁斯文握了握手。
  梁斯文唇边笑意更甚,“掌心有薄茧,出手有力,是个男子汉……你有资格姓梁。”
  “你……什么意思?”梁隽邦满心的疑惑,神色茫然,可心口却剧烈的跳动起来。这个人话里有话,似乎知道他很多事。可是,难道他不应该是姓‘杭’吗?
  梁斯文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收了笑容,“我说,你姓梁,姓的是我梁斯文的梁!”
  “……”
  梁隽邦脑子里嗡的一声响,像是被人狠狠敲击了一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还在因为自己的身世怨恨中,却又有人告诉他另一种关于身世的真相?
  “你说什么?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他的声音有一丝飘忽。

  “好。”梁斯文静静的看着儿子,极缓而清晰的解释着,“你是我的儿子,是我和崔立屏上将的儿子,当年她怀了你,可是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所以……”
  “所以?”
  梁隽邦扬声反问,“所以什么?”
  “……”梁斯文略显尴尬的推了推镜框,“隽邦,这是我们长辈的事情,当年的情况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的清楚的。”
  梁隽邦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世会是这样!结论都已经这样让他难以接受,更何况其中复杂的过程和细枝末节?可是,这个人,他的生父却只想一两句带过?
  ‘嘭’的一声,梁隽邦双手猛的砸向桌子,抬眸怒视着梁斯文,咬牙说到,“三言两语说不清?好,你就给我长篇大论的说清楚!”
  “孩子,你想知道什么?结论我已经告诉你了……”梁斯文拧眉,他虽然是父亲,可怎么面对儿子他当真没有经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