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99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五官线条极为柔和,只有薄薄的菱角嘴在微微抿起的时候,才显出几分刚强的味道来。
  这是一个将近三十岁的,这个年代少有的漂亮的小家碧玉型的女子,如果在整个凤山乡选出一朵最为漂亮的女子来,第一名肯定是她。
  她拉过椅子轻轻坐下,看了关晓军几眼,忽然皱了皱鼻子,“臭小子,你还喝酒了?反了你了!刚初敢喝酒!”
  关晓军嘴巴大张,“乔姨?今天你值班啊?”
  面前的女子叫乔云英,是对关晓军最为熟悉的一名女性,也是除开卢新娥与关阳外,对关晓军最疼爱的一名女性长辈。
  她是关晓军父亲关云山的同学,也是关云山最对不起感到最内疚的一个人。
  乔云英当初家庭的成分非常高,当初在革命造反斗地主的时候,她没少被人欺负,一家人都被戴过高帽子,父亲更是被关进过牛棚好几年。
  在当时,她在一群根正苗红的少女堆里,谁都看不起她。
  或许是因为她长得太漂亮了,也可能是因为她聪明了,或许只是因为她的成分不好,在她的村子里,她是所有女孩子欺负的对象。
  最过分的一次是,他们一群女孩在红旗河里洗澡的时候,一起洗澡的女孩把她衣服故意偷偷扔进了河里,等到众人洗完离开时,只有她还在河里光着身子。
  在所有人都毫无怜悯之心的离开之后,乔云英抱着胳膊缩在草丛里放声大哭。

  她当时已经十七岁了,正是妙龄少女,红旗河距离她家少说还有三里地,这让她如何回家?
  但只是哭泣并不能解决问题,在哭了一阵之后,她只能光着身子向家里走去,而之前扔掉她衣服的少女们偏偏喊了好多人在河口看她的笑话。
  她当时边走边哭,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恶意,整个世界都死了,只有一片黑暗。
  不是当事人,很难体会到那种遭受极度羞辱的感觉,虽然在多年之后,乔云英给关晓军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只是声音有点低沉而已,似乎已经不再当回事。
  但这种记忆的伤痕,相信任何人都不会忘记。
  在她最孤独无助的时候,关云山出现了。

  当时的关云山也是十七八岁的样子,他当时血气方刚,正义感强烈,极富有同情心,最看不得人间的丑恶,这种强烈的爱憎分明的性子,关云山知道六十多岁,依旧不曾改变。
  关云山当时恰好骑自行路过河堤,见到乔云英这种情况之后,急忙去把自己的衣服托给了乔云英,自己只留个小裤衩,其余的衣服全都给了乔云英。近乎光着身子将乔云英送到家里,然后穿着一条小裤衩骑着车子回了家。
  这件事在当时曾经成了一件趣事,很多年后还有人当做谈资,但关云山却是很少提及,那是乔云英不想提起的回忆,也是关云山不想回溯的往事。
  乔云英本来跟关云山是同学,她一开始对关云山有好感,通过这件事后,好感已经转化为爱慕与喜欢。
  而当初的关云山也是非常喜欢这个聪慧的女孩,但是造化弄人,以乔云英当时的成分,关宏达说什么也不同意两人的关系,为了防止两人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关宏达急急忙忙为关云山找了一家根正苗红的姑娘,见面后订婚。
  订婚一年后,双方结婚了,关云山结婚的对象是关晓军的母亲卢新娥。
  据说结婚当天,乔云英送了关云山一个鸳鸯锦帕,是她花费好几天绣出来的,后来关云山与卢新娥吵架的时候,让卢新娥给烧了,为此关云山差点跟卢新娥离婚。

  夫妻俩因为乔云英的事情,争吵了好多次,直到关阳与关晓军相继出生之后,这件事才被慢慢淡化。
  乔云英是一位极为执拗的女子,在家人平反之后,她本来是有机会跟随父母回京的,但是她却选择了留在凤山乡,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选择这条路,或许她对关云山一直都存在一种难以诉说但又有一点模模糊糊的希望。
  她终生未嫁,拒绝了很多求亲提亲的人,一直到五六十岁的时候,依旧是孤身一人。
  她似乎在等一个人,也好像是在等一个答案,等一个当年的承诺,等一个一直未曾达到的希望。
  她对关阳姐弟非常好,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第一个想到的是关阳姐弟,学的时候,辅导两人成绩的也是她。
  后来关阳与关晓军结婚,她送了两人不少家传的好东西,她是完全把关阳姐弟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多年后,乔云英父母相继离世,家里她一个人了,关晓军把她接到自己家里为她养老。

  虽然乔云英与他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是关晓军却觉得她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戚还要亲。
  当时关阳家里住着关云山夫妇,而关晓军家里住着乔云英,双方经常走动,三位老人早已将当初的恩怨放下,有时候三人在一起晒太阳说话的时候,构成了一副温暖的黄昏花卷。
  这是关云山那一代的爱情,很难说得清谁对谁错,他们都是时代浪潮的身不由己者,但感情极为纯粹,甚至感人。
  现在关晓军在学的第一天又遇到了乔云英,一霎时,眼圈都红了,眼泪差点掉下来。
  他呆呆的看着乔云英,“乔姨,你还好吗?”
  “臭小子,我有什么不好的?咦?眼圈咋还红了?”
  乔云英见关晓军眼圈发红,不由得吓了一跳,起身走到关晓军面前,伸手扯住关晓军的耳朵,“我刚才扭痛你了?让我看看!”
  她仔细看了看关晓军的耳朵,发现只是红红的没有什么问题,这才放下心来,“啪”的一声,伸手在关晓军的后脑勺拍了一下,笑道:“这么大年纪还哭鼻子?你爹在你这个时候,可已经是个响当当的男子汉了,你们老郭家不一直都是流血不流泪吗?”
  关晓军看着面前青春正茂的乔云英,心五味杂陈,说不出来的难受,有心想对乔云英说让她赶快找个好人家赶快嫁了,但这种事情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连一个切入的角度都找不到。
  可要是眼睁睁的看着她这么孤老终生,这实在是一件极为残酷的一件事情,非但关云山觉得对不起她,是关晓军也觉得不是个事儿。

  这件事急不得,现在说这个为时过早,关晓军收拾心情,一霎时装的活泼起来,拍着胸脯道:“乔姨,我们老郭家确实是流血不流泪,你以为我刚才是要掉泪啊?刚才你揪我耳朵的时候,眼睛里飞进了一个小东西,现在还在动呢!”
  “哪只眼睛?我来看看!”
  乔云英关切道:“你等一会儿啊,我找根小棉签,把虫子给你拨出来!”
  关晓军见她对自己这么关心,想到辈子乔姨对自己的好,这一下眼眶又红了,眼泪再也止不住,一滴滴落了下来,边流泪边笑道:“没事啦,现在这虫子应该是顺着眼泪流出来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