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807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监护室里安静下来,只剩下早早。护士打了水来,协助早早给雷耀辉擦身子换衣服。早早替雷耀辉擦完脸,摸着他的脸颊,浅笑道,“耀辉,你胡子长长了,还从来没见过你留胡子的样子,都不像你了,帮你刮一刮好不好?”
  从床头柜里取出电动剃须刀,早早坐在床沿上,捧着雷耀辉的脸颊,轻柔的替他剃胡子。
  这么近距离的面对雷耀辉,早早发觉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这么认真而仔细的看他。雷耀辉长的像雷太太,五官很俊秀,皮肤又生的白,端的是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微微扬起唇角,早早低声赞叹,“耀辉,原来你这么英俊啊!长得像女孩子呢!难怪以前总是被我欺负,我的嗓门是不是比你还要大?”
  倏尔,她仰起脸来,眼泪挂在眼角。
  这个人,虽然是父母为她选的,可是对她的好却是实实在在的。如果不是他,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她。
  泪光闪烁中,早早握住雷耀辉的手,两只交叠的手上,无名指上戴着同一款钻戒……这是他们的结婚钻戒。婚礼尚未全部完成,他们还来不及登记注册,可是他们却交换了婚戒。
  “耀辉,你不要担心,我等你醒过来。”

  早早弯下腰,吻在雷耀辉眉心。
  总统府里,下人进来送咖啡。梁隽邦正要接过,却突然打了个喷嚏,“阿嚏!”一甩手,将咖啡打落在地。
  “哎呀,梁少,对不起、对不起。”
  下人手忙脚乱的蹲下收拾。
  这里正乱着,那边韩希茗拿着两份报告朝梁隽邦扬声问到,“怎么回事?这两份都有错处……今天你已经出了好几次错,不舒服吗?”
  梁隽邦摇摇头,“不知道怎么回事,头有点疼,哪儿错了?我马上改。”
  强打起精神,这一整天心绪不宁的,为什么这么不安呢?

  杭宁黛一放学,就去接了早早来了总统府。小姑乐雪薇交给她一个任务,让她带着早早多往总统府走动。人小鬼大的杭宁黛自然明白这其中的缘故,她多聪明啊!
  谁不知道梁隽邦现在基本就是驻扎在总统府了?小姑这是要给他机会呢!
  说来也奇怪,小姑好像特别喜欢这个梁隽邦。但说实话,杭宁黛个人也认为梁隽邦跟早早更配。
  梁隽邦和韩希茗一同从杭泽镐的书房里出来,下楼就看见了横冲直撞的杭宁黛,身后还跟着早早。

  “宁黛你慢点,手要被你拽断了。”早早皱眉,小声抱怨着。
  杭宁黛一抬头看到梁隽邦,笑着停下了脚步,“好,听你的,我们慢慢走。”
  “……”早早无语,视线却和梁隽邦的撞在一起,两人一时都有些尴尬。
  杭宁黛和韩希茗交换了眼色,两人各自拉住一人,“走,打壁球去。”
  梁隽邦和早早根本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就被拉去了壁球室。
  到了地方,韩希茗才说道,“早早不能打球,隽邦你陪早早坐着说话……宁黛走,陪小宝哥哥打球去!”
  “好嘞!”杭宁黛扛着球拍喜滋滋的跟在韩希茗身后小跑着走远了。

  “嘁!”梁隽邦讥诮的摇头轻笑,“真是兄妹俩,早早不能打球,你拉我们干嘛来了?把我们晾在这里算怎么回事?”
  早早开口了,“你要是觉得闷,和他们一起去打球吧,我自己一个人没事。”
  “呃?”梁隽邦一愣,慌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闷,陪着你怎么会累?那,我们坐下吧!”
  早早点点头,两人在外面的椅子上坐下。结果,一坐下,两人都沉默了,许久都没有人打破。看着玻璃门里的韩希茗和杭宁黛,两人各自想着心思。
  里面一局打完,韩希茗和杭宁黛出了一身汗,走过来喝水。
  看他们这样相对而坐,韩希茗眉眼一挑,将梁隽邦一把拉到角落里,低吼道,“喂,你刚才都干什么了?怎么像个哑巴一样?我和宁黛这么卖力的给你制造机会,就连我妈都同意了,你怎么还跟缩头乌龟似的?你到底是不是我认识的火狼?”
  梁隽邦肩膀一耸、挣脱他,口气也不见得好。
  “别人说我也就算了,可你是知道的!我……现在这情况,我能对早早做什么?”

  “梁隽邦,你该不是嫌弃早早坏了别人的孩子吧!”韩希茗故意刺激他。
  梁隽邦暴跳起来,“我是这种人吗?”
  “那你按兵不动算个什么男人?告诉你,你现在就来个痛快的!”韩希茗拽着他的衣领,下颌抬起指着早早,“你究竟是不是我小舅舅,找个机会问崔上将!要真是,你就彻底死了这条心,要不是,就赶紧的追!不然,等雷耀辉醒了,真没你什么事了!”
  顿了顿,接着说道,“说句不厚道的话,雷耀辉出事,就是老天爷给你的机会!老天爷都在等你,你还等什么?”
  梁隽邦一怔,幽幽的叹息,“我就是怕问了,连最后一点希望都没了……”
  “……”韩希茗眉眼轻耸,难得看他这样,“要不要把握这个机会,究竟该怎么做,你自己考虑清楚吧!机会未必一直等着你。我和宁黛去打球,你看着办。”
  球室外面,梁隽邦还没想好,倒是早早侧过来看着他,“这里有点闷,能陪我出去走走吗?”说着,不等梁隽邦回答,她已经站起来径直往外走去。
  “啊?噢。”梁隽邦点点头,站起来跟在早早身后。
  总统府后院,有个人工湖。早早在湖边停下,双手背在身后,刚要准备在石椅上坐下。
  “等等。”梁隽邦慌忙拉住她,脱下自己的外套铺在石椅上,“你怀孕了,孕妇不能受凉,这样坐着放心点。”
  早早轻笑,“谢谢,其实天气这么热,没关系的。”
  “还是小心点好。”
  接着又是沉默,梁隽邦觉得浑身不自在。
  “咳,那个……听说雷耀辉好了很多,你不用太担心了。”憋了半天,梁隽邦就憋出这句话来。
  “嗯。”早早点点头,突然抬头看着他,“我有样东西要给你。”
  “什么?”梁隽邦疑惑,看早早伸手往包包里掏着。

  早早把那条铂金项链掏出来,握在掌心递到梁隽邦跟前。“给……这个,还给你。”
  在看到这条项链的那一刹那,梁隽邦脸色已经变了。现在,早早竟然要把它还给他?
  “早早……”梁隽邦嗓子眼发硬。
  早早见他不接,也不催。她垂眸看着掌心,眸光里含着水汽,唇角却是上扬的。“这条项链,我从3岁保存到现在,它还和以前一样,可是,我已经长这么大了。”
  “……”梁隽邦震惊的看着早早,她、她说三岁……早早她已经想起来了?
  “从小背着我的人是你,偷东西给我吃的人是你,为了救我被打的人是你,奋不顾身把生存的希望留给我的人,也是你……”早早眼中盈盈含泪,“梁隽邦,这个名字,我记了十几年,是和我父亲一样的英雄,我怎么可能忘记?”
  “啊!”
  梁隽邦眼眶泛红,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早早真的想起来了!
  “你好残忍啊!”

  早早泪眼婆娑,伸手一把扯下领口,露出左边的锁骨。
  “这一针、一针扎在我皮肉上,渗进骨髓里!和你的是一对,寓意‘比翼双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