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95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多移民的人,在国外定居后,混的都不怎么样,连当乞丐的都有。很多人羞于回国,那么在国外当起了三等公民,实在令人叹息。
  多年后,很多出国的人都在国外流下了后悔的眼泪,但在关晓军军看来,这些眼泪应该算是他们当初脑子里进的水,实在很难让人生出同情之心。

  不过八九十年代的出国热潮只是在大城市里涌动,对于小城市里的人来说,特别是农村人来说,那是极为遥远的事情,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只有机关单位的领导以及领导家属,才有出国“考察”的机会,每年的名额都很紧张,为了这些名额,很多人都能抢破头。
  关宏达虽然虽然见多识广,但毕竟是一个不识字的老头,因为国内宣传环境的原因,对于“出国”有一种天然的敬畏感,下意识的觉得出国是一件高大的事情,自己的儿子根本那么多钱出去。
  关云山却不这么想,他现在有同学在国外,因此对出国还稍稍有那么一点了解,在加云泽市的一些子弟朋友们,基本人人都出国“考察”过,因此并不觉的出国多么神圣。
  他对关宏达道:“爸,咱们怎么没钱出国了?那能花多少钱?听不懂老外说话,那也不是问题,我在国外有同学啊,我请他帮我翻译不成了?”

  关云山还从未出过国,现在被关晓军一句话说的内心一片火热,算是不搞超级市场,他也想去国外转一圈,看看那些老外都是咋生活的。
  “我怎么没有想着出国见识一下呢?”
  他对着关晓军笑道:“还是我儿子大气,我这当爹的还有气魄!”
  关晓军胸脯一挺,“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儿子!”
  关宏达与关云山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关云山是个行动派,既然决定了要出国,那赶快找关系找朋友,为出国做准备。
  夏天乃是建筑工地最为繁忙的季节,这个时候公司最忙,因此关云山只能先忙工作,反正出国不易,一时半会儿还不太容易搞定,当所事情等冬天工程完工了再说。

  关宏达对关云山出国的事情倒是不阻拦,老头对国外也很好,见关云山有出国的门道,他也想出去逛逛,看看那些红眉毛绿眼睛的老外家里是啥样。
  对于自家老爸怎么安排出国,关晓军懒得理会,反正他肯定有办法,他这几年的人脉可不是白积累的。
  关晓军这两天正在准备一些东西,被子啦,凉席子啦,快餐杯啦,蚊帐啦,这些生活的东西,母亲卢新娥都已经帮他买好了,初要开学了。
  将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开学的日子也到了。
  吃过早饭,又吃了卢新娥特意为姐弟俩煮的鸡蛋,关阳与关晓军俩人手掌对拍了一下,“出发!”
  “哎,你们俩路小心点!”
  见关阳与关晓军推着车子要走,卢新娥有点不放心,“路千万要注意!”
  关阳与关晓军两人,一人推着一辆自行车,关晓军的自行车后座都捆着一袋小麦,而在前面自行车车把,则挂着一个大大的尼龙提兜,里面装着脸盆、饭缸、蚊帐等东西。
  关阳车座捆着的则是被褥与凉席,还有一大袋子的换洗衣服,这都是这个年代寄宿学校的必须品。

  关晓军在崎岖不平的土路边蹬车边感叹,“带着粮食学,估计再过十年,应该不多见了!”
  他说话的时候,正好经过路面的一个小坑,车子经过小坑的时候,不可避免的颠了一下,然后关晓军便听到后面“哗啦”一声响。
  “卧槽!”
  关晓军大惊,扭头一看,发现自己后座装小麦的袋子,口子竟然被颠开了,金黄色的麦粒正哗哗往下流淌。
  关晓军急忙下车,“老姐,快过来,小麦洒啦!帮我扎一下袋子口!”
  九零年,初开学第一天。
  留给关晓军最深印象的,不是老师,不是同学,而是一袋子洒在路的小麦。
  这些麦粒混合着路的泥土,让关晓军用手撮了半天,等到学校的时候,整个人狼狈不堪。
  “唉,出师不利,出师不利!”
  关晓军将地的麦粒全都撮到编织袋里之后,边用绳子扎口子边对关阳唉声叹气,“这还是没到学校呢,口粮洒了一地!”
  关阳好笑道:“行了,我每次带粮食都没问题,怎么一到你这里,有突发情况啊?”
  关晓军一脸的灰土,热的满头大汗,汗液在脸画出一道道明显的印痕,最后汇集到脖颈,被化衫的衣领吸掉。
  他此时前胸后背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整个人跟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关阳看的心疼,从自行车的袋子里抽出一条新毛巾递给关晓军,“你看你热的,快把汗擦一下!”

  关晓军接过毛巾,在脸胡乱抹了一把,顺手将毛巾搭在脖子,抬头眯眼看了看天,“这天也太热了!七月流火,七月流火,这都几月了啊,也该凉快了。”
  他推起车子,将腿搭在车杠,“走,先到学校再说!”
  凤山镇距离关帝庙村有差不多十来里地,因为前段时间下雨的缘故,地面被来往车辆压出一道道沟槽,平坦的地方很少。
  这个时候要考验车技了,会骑车子的人可以一直沿着小岗子骑行,要是不会骑的,只能沿着路的沟槽推车步行,窄窄的沟槽里是无法骑车子的,很容易摔倒。
  关晓军全神贯注的骑着车子,一直骑了三里多地,方才到了较平坦的大路。
  其实说是大路,也只是相较羊肠小道而言,大路并不大,也勉强能让两辆汽车擦边交错而过。
  到了大路之后,关阳方才松了口气,对关晓军抱怨道:“要是开车将这些东西提前送到学校多好,现在还得骑车自己带,这不是找罪受么?”
  关晓军嘿嘿笑道:“体验生活,体验生活!关阳同志,你这种小资产阶级情调是要不得的,我们要向广大人民群众看齐,不要搞特殊化,我们要深入基层,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
  关阳白了关晓军一眼,“嘁,这么小打官腔,长大了还得了?”
  关晓军哈哈笑了几声,双腿加劲,向着学校快速行进。
  等到了门口的时候,看到乌压压一群人,都推着自行车带着铺盖卷,向学校里面走去,也有已经放置好东西的学生,开始出校门,跟熟人三三两两的去镇闲逛。
  大门口偶尔能遇到村里的熟人或者小学同学,大家互相点头说几句话,随后各忙各的。
  关晓军对这所学熟门熟路,又加关阳领路,两人先到收粮处将小麦过称、倾倒、打条之后,又扣除了十斤小麦换成了几张馍票,这一个月的伙食算是搞定了。
  在凤山镇学,学生的口粮都是固定的,每人一天三顿饭,一顿饭两个馒头,早面汤,晚也是面汤,一个月折合成小麦,那是六十斤小麦。如果吃不饱,那需要用馍票在伙房里买馒头了。

  至于饭菜,那是需要花钱从学校里换成两毛五毛的菜票,然后再用菜票从伙房里买菜吃。
  将小麦袋子叠好交给关阳,关晓军拎着行礼开始找自己的宿舍。
  他早从校园里的名单里知道了自己的班级,初一三班。
  在男生宿舍区晃悠了半天,方才看到了挂着班级宿舍的牌子。
  关阳踢了关晓军一脚,“我不进去了啊,你们这男生宿舍太臭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