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959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重要的是他上面的配着的一个椭圆形的环轮,轮上又挂着两个小小的铜环。
  “是不是亏了?”
  小震轩昂着小脑袋期盼的望着金锋,带着一缕期盼和担忧
  因为刚才,师尊说,这旃檀禅杖是残的。
  “不亏!”
  “赚了!”

  金锋拍拍小震轩比同龄人小的小脑袋,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
  “待会去找你师姐。她那里有明朝的铜环,重新配齐以后,拿灵光寺找柠汀老和尚,换一个你喜欢的昌化鸡血石……”
  “要曾国藩的。”
  “要是给你段祺瑞的,你就走。”
  听了金锋的话,小震轩笑了起来,重重的点头嗯了一声,抱着金锋的腿。

  这时候金锋却是沉下脸来,脚一顿,小震轩被震到地下坐着。
  金锋居高临下冷冷说道:“赚是赚了,但你还是太急了些。”
  “再等一分钟,等到那人主动的把包包里的东西全部翻出来给你看了,你再要禅杖也不迟。”
  “极有可能,他的包包里有比旃檀禅杖更好的东西。”

  “晚上加练夜视功。”
  “记得倒立。”
  “这是对你的处罚。”
  倒立两个字出来,小震轩顿时身子一抖,低低应了一声,默默的爬了起来规规矩矩的站在烈日下一动不动。
  金锋目光中闪过一抹不忍,却是在下一秒的当口扭头就走。
  看着师父开车走了,小震轩直直的看着车子没了影子了却依旧直直的看着,清澈的目光中流露出万千的不舍和依恋。
  风子筠心痛的打着伞为小震轩遮着毒辣的太阳,轻声说道:“师父没生你的气呢。你已经做得够好了。你才三岁半。”
  小震轩轻轻点点头又摇摇头,声音变得有些呜咽:“师父他会不会又走了?”
  风子筠玉脸一痛,轻声说道:“妈妈也不知道呢。”
  “妈妈……也好想你师父能多待几天……”
  “你师父有很多事儿要做的,你快快长大,就能帮师父做事,这样你师父就能天天陪你了。”
  嗯!

  小震轩重重的点头,精亮的眼瞳中现出期冀的光亮。
  金锋开着车去到了那最著名的公墓,去到了夏鼎的坟前。
  取代了挎包的双肩包里取出一应的祭祀物品。点燃香蜡,献上鲜花。
  西周青铜收纳器打开,一个个金光灿烂的盘碟摆开,各种美味佳肴放了上去。
  元代釉里红的小杯倒上朱允炆的酒,明代三大制壶名家时大彬菱花紫砂壶泡上神茶树的悟道茶,再用晚明胡星月的犀角杯盛上黄金菊的水……
  袁世凯的带款象牙筷子,7501的勺子和碗。
  昂贵的龙脑香青烟渺渺,轻轻飘荡散布在空中。
  金锋摘下墨镜,叹着气坐在坟堂边上。
  酒献了两巡,金锋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画筒抽了出来慢慢展开。
  照夜白图。
  站在夏鼎的遗像前慢慢的一寸一寸展开照夜白图平铺在坟堂的左边。
  第二件东西,是几块史前的石器。

  第三件东西是印加文明最具代表性质的黄金配饰。
  第四件东西是软玻璃封好的独立宣言原件。
  第五件东西,则是一个奇怪的号角。
  手里摸到第六件大鼎残片的时候,金锋却是没有拿出来,轻声说道。

  “这件,就不给你看了。免得你晚上睡不着。”
  “这次出去没捞到好东西,也就这幅照夜白图算个物件儿。”
  “原想着在大都会博物馆把鸡缸杯弄回来给你泡茶,那边的安保很严密,我时间也来不及。”
  “我侬词给了子墨,《明皇贵妃图》你还入不了眼,也就没给你带来。”

  “这几件还不错,也是我的战绩。”
  “你经常说第一帝国白皮们没有历史,我就把他们的起源给弄来了。”
  “你还说印加文明源出神州,我也给你带来了。”
  “还有你说的,天使号角就是个传说,我也把这个传说给你带来了。”
  说完这话,金锋闭上眼睛柔声说道:“慢慢看。”
  墓碑上的夏鼎遗像比起罗挺保存的遗像更要年轻一些,那是夏鼎八十岁时候的照片,目光犀利如电,相貌威严似神,气势滔滔摄天夺地。
  就算是活在照片上,也叫人望而生畏,心生敬仰。
  脸上挂着洞察世间万物的精明,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豹眼眼睛直直的盯着金锋,让人想起了当年青城山的初见。
  一个死人一个活人,一个在坟前一个在墓中。
  阴阳相隔隔空对望,却已物是人非。
  一个静静的保持着永恒的静穆,一个默默的化作静止的雕像。
  今天,是星洲斗宝的两周年!

  夏鼎,已经死了快两年了。
  日头渐偏,已是下午。
  山风吹来,带着松叶摇摆,那是夏鼎的桀桀冷笑和嘲讽,也是山风在轻轻擦拭夏鼎开怀大笑的泪。
  酒水献完,再献贡米。
  最后,金锋慢慢的站起来,平静的望着远方泛着腾腾热浪的天都城,歪着脑袋呵呵一笑。

  “走了。”
  “等我好消息。祝我好运。”
  慢慢的拾摞好东西一一装回双肩包,金锋忽然间扭转头来,抬手指着夏鼎照片叫道:“别笑啊!严肃点。”
  “要是赢不下来,不定今年我就去陪你。”
  “我要是一下去,你……就得被我整疯。”
  “哼……”
  遗照上的夏鼎依旧气势冲天,直直的看着,眼睛里似乎多了八分的恐惧和两分的暴怒,又似乎是两分的恐惧和八分的暴怒。
  金锋一下子便自笑了起来。
  看着夏鼎的遗照摇着头,笑得那么的开心,那么的暗爽,那么的……真诚。
  “妈妈……这个人疯了……对死人说话。”
  一个小女孩害怕的往后疾步退着,娇嫩的语声带着丝丝的惊恐……

  “妈妈。我怕。”
  小女孩躲到一位少丨妇丨身后,根本不敢多看金锋一眼。
  那少丨妇丨轻轻安慰说道:“别怕,刚刚妈妈也跟你爸爸说了话啊……”
  小女孩藏在少丨妇丨背后双手紧紧箍着少丨妇丨的腰,怯生生的说道:“他还笑,笑得好恐怖……我怕……”
  少丨妇丨转过身柔声说道:“没事儿,妈妈在呢。”
  “妈妈保护你。”
  少丨妇丨将小女孩搂在腰间踏步从夏鼎的墓边走了过去。
  太阳光光照反射在那印加文明的金鹿上,少丨妇丨的太阳镜泛照出一道金光,让少丨妇丨禁不住轻轻回眸看了一眼。
  “嗯!?”

  “西周青铜收纳器!?”
  少丨妇丨面色一变,再看那坟堂上的几件东西,花容顿变,一下子摘掉墨镜,偏着臻首斜斜望了过去,一下子愣住。
  “是你!”
  “金锋!”
  金锋默默转过头,眼前豁然一亮。
  一位最古典的宫中贵妃俏生生的站在金锋面前,娇花照水,月眼丹唇,配着那黑色的长裙黑色的墨镜,那种扑面而来的高贵与美艳让金锋微微窒息。
  只看了少丨妇丨一眼,金锋便自收回目光轻轻点头。

  “你好,沧葭女士。”
  眼前这位贵妃般的少丨妇丨赫然就是金锋在第一帝国博物馆遇见的沧葭。
  而在沧葭背后藏的是,却不是拒绝了要学金锋变戏法的小鸿鸿又是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