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78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原来的副乡长,则调到别处任职。
  不过以关宏达的学历以及年龄,做到副乡长这一步,基本已经到头了,没有再进一步的机会了。
  但即便是这样,关宏达也是非常满足了,他这人胸无大志,小富即安,能当乡长,对他来说,已经是不胜之喜了。
  本来只是想为村里拉电,没想到只是向乡里捐出一万块钱,竟然换回来一个乡长来当,这个生意当真是一本万利。
  但是当副乡长也并不全是好处,他在关帝庙村当支书的时候,其实很清闲,不是去乡里开会,是在家务农,或者是管理自己的窑厂;可是在当了副乡长之后,事情多了起来,闲暇时间不多了,甚至还要在乡政府里住下才行,不能天天回家了。
  可现在眼看夏天要到了,自己的砖窑厂也要开工,地里的庄稼也要收割,这一系列的事情,都要解决,可他家里人手不够了。

  家里的农活,可以找村里人帮忙,可是砖窑的管理,关宏达却不放心交给别人,可是家里的人,老的老小的小,都没有一个人有能力管理自己的窑厂,眼看要错过开窑的时间了,关宏达对自己儿子关云山越发的思念起来,开始让关晓军、关阳写信一个劲的催关云山回家。
  关云山在到了东北春城之后,仗着自己兜里有钱,在春城附近花钱买君子兰,然后拉到城里贩卖,只是赚一个差价。但因为君子兰太过疯狂,往往两三天是一个价格,前天买的花还没有拉到城里呢,这城里的花价格便又升了。
  关云山赶在君子兰这么一个疯狂的时间段里,竟然被他倒来倒去的赚了不少钱,他在春城每隔三天,都会向家里写一封信,告诉家里人,他在春城的情况,字里行间透着一股子得意之情。
  因此在接到家里人让他赶回去的信时,关云山是极其不乐意回家的,不过在接到接连几个催促电报后,关云山想了一天,决定先回家一段时间,大不了忙完农活再回来一趟。
  他在春城这几个月里,着实赚了不少,原本的三万块钱已经翻了好几番,差不多有十五六万,这些钱基本全都被他从邮局里拍电报汇到了家里,自己只留下一万来块。

  等他将手里囤积的君子兰全都出手,准备踏回家的路程时,正是君子兰最为疯狂的时候,这批出手的君子兰又让关云山赚了差不多六万来块。
  因此关云山在踏回家的火车时,心都在滴血,对家里里很是埋怨。
  在他看来,自己现在一天挣得钱,寻常人十年都挣不到,现在回家,那简直是错过了最好的机会,愚不可及。
  可他毕竟是家庭为重的观念,即便是再埋怨,也还是决定回家。
  等他将赚到的五万块钱全都打回家后,身带着几千现金,了火车。
  可在半路,包里的几千块现金不翼而飞,全都被小偷偷走了,关云山急的满嘴起泡,可是铁路警务人员也表示没办法,关云山再着急也起不了什么用。
  最后取出了卢新娥缝在他裤裆里的两千块钱,他这才有钱转车回家,所以等他回到家后,整张脸都是黑的,连玩具礼物都没有给关阳姐弟买。

  “我在春城,用不了半个月,我挣的钱能买下咱家整个砖窑厂!”
  关云山在回到家,见到关宏达后,父子俩差点吵了起来,“现在这个点,你让我回家,你知道咱们得损失了多少钱吗?”
  他气的满脸通红,伸出手掌划了一下,“你见过那么大的一沓钱吗?一袋子一袋子的装着,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你说你手里拎着的是好几万块钱,人家都不信!”
  关云山个头高,嗓门也大,“我来的时候,一天赚了五六万!五六万啊,咱们一年才能赚多少?我去东北这才几个月,二十来万到手了!什么生意能这么来钱?啊?咱们窑厂得卖出多少块砖头才能挣这么多?你这是让我拿着钱往外扔啊!我……我急着回家,路钱都被人偷了,差点回不来!”
  关宏达见儿子激动的浑身发颤,知道这个时候不宜跟他吵架,他吩咐门外一脸担心的卢新娥,“新娥,云山今天回家了,咱们改善伙食,你去把咱家那只光往外跑的黑公鸡抓起来,我一会儿我来杀,今天咱们炖鸡吃!”
  “还有,去拿一瓶茅台来,我跟云山喝一盅。”

  关宏达说到这里,好像想起来什么,忍不住嘿嘿笑道:“太爷这么精明的人,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小军一撺掇,竟然花了三万块钱买茅台酒,光车子运酒都运了好几天,他顺便还送给咱们一车,三百瓶酒,足够喝几年了!”
  这时候的茅台酒八块钱一瓶,三万块钱已经能三四千瓶了,也关自在舍得掏这个钱,换成别的人,绝不会这么败家。
  在关晓军偶然说起这好的茅台酒越喝越少的时候,关自在深以为然。
  别人不肯花钱,但关自在却不管这个,他这人不说视金钱如粪土,但起码在花钱一直不怎么节省,反正钱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花了的钱才叫钱,不花只能是废物,到了他这个年纪,一切都看开了。
  他老人家好烟好酒,尤其喜欢喝茅台,有年份的茅台酒那更是杯妙品,千金不换,一直是关自在的最爱。
  在听了关晓军的提醒后,关自在顿时有了危机感,当场想要花十万块钱去买茅台酒存起来,把听到这个想法的关宏达吓了一跳,哭笑不得的劝了关自在好几天,才让老太爷同意少花点钱,最后将十万块降低到三万块。
  为了运送这些茅台,酒场专门跑来一个代表,在收到钱后,用火车运了一车皮拉到了云泽市,费了好大劲儿,才送到了关帝庙村。
  这些酒运到关帝庙村的时候,关自在特意送给了关宏达一车,算是给关宏达的车马费了。
  这件事搞完之后,关宏达狠狠说了关晓军一顿,不让关晓军再胡乱出主意,一老一小,实在太不像话。
  老小孩,老小孩,太爷年纪越大,反倒是越有小孩子的脾气了。小军不懂事,没想到太爷这么大年纪,也跟着瞎胡闹,竟然拿出几万块钱买酒喝,简直不知说什么是好。
  现在关宏达想到这件事后,依旧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这老太爷也忒不拿钱当钱了!
  关云山却是不知道这件事情,闻言惊道:“花三万块钱买酒喝?太爷怎么这么多钱?哦,我知道了!你们这是把君子兰卖掉了?”
  他为人聪明,脑筋转的极快,听到这些钱后,瞬间想到了君子兰面,“我这次回来还想着把太爷的君子兰拉到春城去卖了呢,你是不知道太爷养的这些君子兰有多好,我找遍整个春城,没有发现太爷的君子兰再好的花!”
  他看到关宏达点头后,急道:“卖了多少钱?别让人给骗了啊,太爷家里的几百盆君子兰,品相那么好,少说也值三四百万!”
  虽然明知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关云山还是忍不住感到着急,“少三百万都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