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945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人……
  这些人全都是陆子冈的忠实铁粉!
  有了这些人的吹捧,陆子冈想不火天理难容。
  于是乎,从江南开始,无数文人骚客们都以得到陆子冈的一块玉牌玉佩为无上骄傲。
  那时候的子冈牌就是现在的法拉利,就是豪门的入场券,就是逼格的象征。

  当时在陆子冈火到什么程度?
  洛阳纸贵,万人空巷。
  江南的巨富家奴们,文人骚客的书童们还有那些王公贵胄的代言人们在陆子冈的作坊外面排起了长龙,就连摆摊的小商贩都因此发了大财。
  红得发紫,大红大紫。

  但奇怪的是,陆子冈对都排到了二十年后的订单全部照单全收,并且全部按时交货,这等速度堪称神迹。
  久而久之,陆子冈就成了神话般的鬼才天工。
  这事引来了天纵奇才偏执狂徐渭徐文长的好奇,绞尽脑汁都想不明白陆子冈是怎么在最快的时间里把最好的东西给做出来的。
  于是,徐文长就找到了陆子冈,非得逼他说个清楚先。
  徐文长是什么人?
  敢杀妻证道、拿锥子戳自己耳朵、敢斧子砍自己脑袋而又死不了的疯子,他要下决心弄明白一件事,那肯定是必须要搞清楚的。
  搞不清楚,没准间歇性神经病一来拿锤子把陆子冈给锤了绝逼不会坐牢。
  陆子冈被逼得没法子了,就把徐文长悄悄的引进了密室,把自己秘密告诉了徐文长。

  这个秘密随着徐文长的一首诗传遍天下。
  “略有风情陈妙常,绝无烟火杜兰香,昆吾锋尽终难似,愁杀苏州陆子刚。”
  昆吾刀就此现世!
  传说陆子冈得到了丘处机徒弟何常在的昆吾神刀,琢玉如琢泥,一个牌子可数日即成,要怎么雕想怎么雕随心随意,毫无半点阻滞。
  飘洒自然,忽隐忽现,细比微尘,惊美绝伦。
  梵家两父子听了昆吾刀也是吓了一大跳,要知道和田玉硬度虽然不高,但也是石头啊。
  这种神器绝逼地球上是有不起的,那又是何等样的天外之物?
  两个人的视线齐齐的投射到金锋身上,想要从金锋那里找到答案。
  张林喜浅笑淡淡,眼中飘出一抹戏谑和挑衅。
  “昆吾刀的大名金先生不应该不会知道,我听说去年今你考院士的时候,可是令三院院士都为之折服倾倒。”

  金锋静静的喝着大红袍平静说道:“恕我阅历浅薄,我,真不知道有昆吾刀这样神器的存在。”
  这话出来,现场三个人都有些不信,梵家两父子齐齐转头望向张林喜,满是疑惑和追问。
  这世上还有金锋不知道的古物!?
  张林喜笑容更深了三分,略显骄狂。
  刚才在饭桌上输了金锋一局,现在却是连下两成。
  报仇只是小小的玩笑,考住了无所不知的五百年金锋才是最爽的爽感。
  “我们祖庭书院里残本玉说里有最清楚的记录。”

  “昆吾刀说是一把,其实有三把,规格各有不同……大刀刻字,中刀雕形,小刀拉丝……”
  张林喜在这时候也小小的得意了一把,嘴里滔滔不绝念出昆吾刀的样式规格与用途,说得头头是道,让梵家父子深信不疑。
  金锋耐心听完张林喜的话,微微一笑点点头:“少天师才高八斗学贯古今,佩服!”
  听到金锋的话张林喜心里就跟吃了龙虎山猴儿酒一般的百骇舒爽,微微欠身风度翩翩的自谦着。
  “我们祖庭书院中有绝版典籍无数,金先生有空可以去我们那里走上一遭,定会有惊喜。”
  金锋叫了一声好,抿嘴跟张林喜握手。

  从小厅里出来,梵老太爷拉着金锋的手坐上电梯上楼秘密商谈了一会,达成了初步的协议。
  这也是金锋来梵家的目的。
  对于像梵老太爷这样经历过太多风云变幻、未成先谋败、走一步看五步的大佬来说,梵青竹对自己的感情在梵老太爷眼里不足为道。
  能打动他的,只有条件。
  金锋将一份天材地宝试用装推了过去许下承诺。
  “可以请钟老御医验证,有效果我再拿剩下的。”
  “事成之后,元青花四爪双龙大盘如期奉上。”
  梵老太爷看也不看桌上的天材地宝,轻缓曼声说道:“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

  “上次我们梵家用杜月笙的洋楼外加三个响头换了你的马宝和人参,我的病根子早就除了。”
  “延年益寿对我来讲,只是多看这个世界一二十年的事而已。”
  说着,梵老太爷手按天材地宝药丸瓷瓶推到金锋跟前,一幅老神在在的悠然。
  “我不稀罕这个。”
  在那老态龙钟的昏花老眼中透出一抹说不出的深长意味。
  金锋轻轻呼出一口气,抿着嘴半响淡淡说道:“老爷子,你开价。”

  梵老太爷桀桀笑了起来:“当年马宝和人参你要我梵家一半股份,现在,我要你神眼金一半收藏……”
  “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金锋眼眉一皱沉声说道:“换一个。”
  梵老太爷不为所动咂咂嘴,白皙的老脸上挂起一抹神秘莫测的笑,对金锋的不爽毫不在意。

  “另外一个,更难。”
  金锋胸口高高挺起又急速的瘪下去,口鼻呼出浓浓的酒气。
  眼前这个老头早已不是那年还需要求自己的病夫,而是一头苍老的雄狮。
  雄狮再老,也是百兽之王。

  百年梵家历经四世,果然名不虚传。
  “老爷子,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要的,你明白。”
  梵老太爷皮笑肉不笑的一脸阴壑,就像是一头老恶狼一般,紧紧的盯着金锋。
  金锋心头长长叹息,眼皮轻轻下垂,静静说道:“你要的,我给不了。”

  梵老太爷身子前倾,浑浊的眼睛直直盯着金锋沙哑的叫道:“给得了得给,给不了,也必须给。
  金锋面色一沉:“没这个规矩。”
  梵老太爷脑袋伸长了两寸,循循善诱的说道:“那就打破它。”
  金锋直面梵老太爷冷冷说道:“不要逼我。”

  梵老太爷看了看金锋嘿嘿笑了起来,缓缓的往后靠着宫里边的恭亲王官帽椅,慢慢昂起头来。
  “你要不娶,我就不去。”
  金锋紧紧抿嘴寒声说道:“青竹的股份……”
  梵老太爷歪着脑袋啧啧有声:“我不签字,她动不了。”

  金锋眉头骤然缩紧,手里的烟直直撇断。
  “我的收藏天下无双。”
  梵老太爷浑不介意:“我的收藏你也看见了。不差你的一件。”
  “而且,还要花大价钱买。不值当。”
  “我比你更喜欢捡漏。”
  面对这个浑身带刺的老刺猬,金锋完全找不到下口的地方。
  又是一声长长无奈的叹息,金锋长身起立肃声说道:“帮我造势没问题吧?”
  梵老太爷眨眨眼,暧了一声,轻然点头,抄手就把海黄茶几上的药丸瓷瓶拿到手里,笑着说道。
  “这个要求,那是没有半点问题滴。”
  金锋呵了声曼声说道:“感谢老爷子盛情款待,改日再聊。”
  梵老太爷头枕官帽椅,左手拿着瓷瓶右手翘着扶手,嘴里哼哼唧唧。

  “金委员金院士,友情提醒你一句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