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0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市招投标中心内部却清楚,真正较量的双方是新城和燕海!
  虽没明说,但各种渠道反馈来的信息无不表明窦康为首的本土派,以及国腾油化老总郜更跃参与其中。
  地皮只有一块,谁的力气大谁就赢。
  根据市招投标评标专家库制度,全市有100名符合资质的专家入选专家库,评标前一天由招投标中心随机挑选5名专家加入评标小组。
  评标小组另四名成员是:市国土局副局长一人、市建设局副局长一人、市招标投中心副主任一人、市正府副秘书长一人。
  四名副职并非指定,而是随机安排,轮流参加。这种不确定性就带来可操作空间,因为派谁参加评标,单位一把手有很大的决定权。
  市正府方面,本来应该由新上任的诸葛诚安排,但出于众知周知的原因,诸葛亮仍未正式到岗,副职中排名第一的曹副秘书长请示耿大同谁主持此次招标。
  “那个嘛……”耿大同将几个副秘书长名字在脑中过了一遍,道,“嗯,请老冯辛苦一趟吧。”
  冯副秘书长原是开发区副主任,马天晓着力培养的后备,之后竞争鄞坪县委书记时败给了诸葛诚,为避免同属本土派的开发区主任俞东俊穿小鞋,马天晓将他临时弄到正府办,以图日后安排更好的岗位。

  马天晓被免职悬空后,冯副秘书长象垮掉似的,几天消瘦了十多斤,成槿芳暗中委托耿大同给他打气,才勉强活过来一点。
  官场如此残酷,可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谈过话后,冯副秘书长表示今后唯耿大同马首是尊,可想而知,他主持此次招标会倾向谁。
  市国土局、市建设局、市招标投中心所派的副职都是清一色本土派干部,要么脸上贴着窦康的标签,要么是慕达、蒲英江等人的老部下。
  多年的经心苦营,本土派人材厚度和势力可见一斑!
  之所以双方都铆足劲在评标小组成员上做文章,就是冲着评标规定里的评分因素:
  投标价格占总分百分之八十,剩余百分之二十由评标小组成员根据投标单位综合实力、成功实施项目、资质和注册资金、工程后期质保承诺等进行打分。
  虽说有打分最低不得低于十分、最高不得超过十八分的规定,但八分差距足以很大程度决定中标单位!
  原因很简单:在工程量、工程成本日益透明的今天,投标单位报标不可能出入太大,最终取决于评标环节。
  离正式开标还有两个小时,方晟突然亲自打电话到招投标中心,威严地说:
  “我是方晟!那个柯察巷地皮的招投标,暂时缓一缓!”
  中心吴主任惊讶地脱口而出:“可是方市长,各家标书已经送过来了,怎么办?”
  “先封在那儿,等通知!”
  方晟说完便挂断电话。
  吴主任呆呆拿着电话,半天没回过神来。

  从来没有一本书叫《官场规矩大全》,但官场规矩无所不在,很多已经约定俗成,深入人心。
  比如领导深入基层,跟一线人员拉家常问“家里几口人”、“年收入多少”;一线人员却不能反过来这么问领导。
  再比如领导可以问下属“孩子多大了”、“考上哪所学校”;下属这么问,别人肯定怀疑他准备送礼。
  还有就是吴主任所犯的错误:竟然问领导“怎么办”!

  把难题和困难推给领导,是官场最大的忌讳;一个合格的下属应该提供两到三套解决方案,交由领导定夺。
  放下电话,吴主任越想越懊恼,越想越为自己刚才不成熟的反应生气,紧张思考之后拨通冯副秘书长的手机,沮丧地说:
  “老冯,我出岔子了……”
  听完冯副秘书长转述,耿大同陷入沉思,一时之间无法判断方晟葫芦里卖什么药。
  之前心急火燎要启动招投标,还暗中唆使工程商打市长热线,借题发挥大发雷霆,现在开标在即,为何又紧急叫停?
  换基层干部这会儿肯定一个电话就打过去了,质问对方出尔反尔咋回事,标书、诚意金都交了,怎么不开标?由此造成的社会影响有多坏?!
  官至厅级,不会这么鲁莽冲动。
  耿大同轻轻摆了摆手,说既然方市长说了,那就等他进一步通知吧。说完埋头专心致志看翻阅文件,仿佛转眼就忘了这事。
  领导镇定自若,事情还得具体负责人操心。
  冯副秘书长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请人打听方晟在干嘛,得到的反馈是已经下基层了!
  一个电话中断开标,自己却跑基层,这算什么?冯副秘书长自言自语道。
  此时,方晟正在南泽厂听取引资入股后改制工作报告,得知厂方严格按照现代企业运行模式建立以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经营层的管理架构,方晟并未“露出欣慰的笑容”,而是告诫厂领导们,不要干“白面黄皮”的事儿,架空决策和监管体系,仍象以前那样任着性子乱来。
  “大股东、职工代表、独立董事的投票权是实实在在的,有朝一日在座各位被投票罢免,我可不管什么体制内体制外,也不管你们是不是市管干部,帽子照摘,待遇照拿,一切按章办事!明白吗?”
  声色俱厉将南泽厂领导们训斥一通后,全部打发出去,听取财贸科于正科长关于国腾油化改制的方案。
  说实话,就算不听报告方晟也知道前任领导出台的改制方案经过反复推敲、打磨,确实做到兼顾各方利益,可操作性强,无须改动便可直接实施。
  但问题在于该方案严重削弱了郜更跃对国腾油化的控制权,这是郜更跃以及背后张泽松无法接受的。
  与南泽厂不同。
  国腾油化的基本面特别是财务状况还不错——至少表面看各项指标逐年上升,在宏观形势不尽如意的情况下保持良好的发展态势。一方面集团高管、管理层大小干部形成相对稳固的利益团体,另一方面集团员工都有份虽不算高但跟鄞峡其它企业相比还不错的收入。
  因而从上到下,整个集团都对郜更跃赞许有加,从内心深处抗拒改制,不愿被推向市场。
  在市委市正府层面,常委当中成槿芳、耿大同坚定地捍卫郜更跃的利益,窦康为首的本土派则出于唇亡齿寒考虑,势必要在常委会狙击改制方案,直到他们满意为止!
  再往上,虽说于道明全力促成国企改制试点,但常务副省长田泽是根深蒂固的保守派,加上张泽松从中作梗,阻力同时很大。
  还有一点,那就是吴郁明之所以赞同推进国腾油化改制,完全是看于道明和方晟的面子,本身来说也可有可无,一旦改制造成太大的负面影响,或郜更跃豁出命地反击,吴郁明很可能中途转向。

  很正常,正治家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甚至方晟也是赶鸭子上架……
  于正花了二十分钟介绍改制方案精髓,然后提出七个方面修改意见,主要依据是鄞峡经济环境回暖和市委领导更加强势,进一步限制集团高管尤其是郜更跃的权力和利益。
  日期:2018-12-15 0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