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66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阳道:“我回家给爸爸妈妈说一下去,我不在这吃了!”
  关阳走后,孔长顺夫妻俩为关晓军取来筷子,一个劲儿的给关晓军夹菜,“小军,多吃点,多吃才能长个头,争取赶你爸的个头!”
  孔长顺一脸慈祥,“当时你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没有你高呢。”
  这老人一脸的慈眉善目,很难想象他当年也是一位英气勃勃的刚烈汉子,被村里人称为“最有种”的男人。

  几十年前,云泽地区盗匪横行,关帝庙村曾经也被土匪洗劫过,村里好几个女人都被土匪抢走,后来村里人集合起来跟土匪干了几场,才将女人抢了回来,但已经被糟蹋了。
  在跟土匪打仗的时候,孔长顺最为勇猛,被他一个人砍死了好几个,由此被人记住了大名。
  后来与几个村民去外地卖西瓜的时候,在一个寨子里被人认了出来,那个寨子里有人被孔长顺砍死过,因此直接把这些村民绑了起来,说要剖开他们几人的肚子,挖心祭奠死去的兄弟。
  当时被绑的人全都吓尿了,唯独孔长顺面不改色,“挖吧!我还没见过我的心是啥样呢!”

  后来这寨子里的人倒也没杀他们,放出一个人来,让他回家拿赎金来赎人,那人吓的六神无主,走的时候去问孔长顺怎么办。
  孔长顺道:“找庞海!”
  庞海是关宏达的姐夫,当时跟随云泽地区的一个大土匪头子做事,为人嚣张跋扈,骑马过关帝庙村的时候,从来不下马,每次都是光宏达拿马扎给扔下来。
  那位被放走的村民哭哭啼啼的连夜去找庞海,当时庞海正在跟已经被国军收编了的土匪头子王天杰打麻将,听到这件事的时候,起身要召集人马救人,被王天杰拦住,“这些小事,不至于让你出面,让下面小的们去行了,来来来,继续打,我今天这副牌不错……”

  当时王天杰手下一帮人骑着马跑到关押孔长顺的庄王寨,把孔长顺等人救出来之后,抓孔长顺的十几个人也全都被抓了起来。本想都枪毙掉,后来心疼子丨弹丨,干脆都给活埋了。
  这件事过后,关帝庙村与二十多里地外的庄王寨结下了大仇,两个村子自此再不通婚,彼此村里的村民偶尔经过对方的村子时,都是小心翼翼。
  但这件事也造了孔长顺的名声,整个村子被绑的人,当时都吓的不行,唯独他最为硬气,连庄王寨的人说起他来,也得翘大拇指,赞一声“有种”。
  现在孔长顺已经不复当时的英风锐气,岁月的侵蚀,生活的磨砺,使他成了一位和蔼慈祥的老人。
  而当时救他们的庞海,也是关晓军的姑爷爷,在建国后,已经被关进了监狱,如无意外,再过三年,也该出狱了,他这一关是三十年,出狱后,脱下的裤子往地一放,能站立不倒,因为他在监狱里的三十年,这一条裤子。
  说起关晓军的这个姑爷爷庞海,不得不提他当初跟着的那位土匪头子王天杰。
  王天杰这个人已经很难用单纯的好人坏人来划分了,此人是三四十年代,活跃在云泽地区最为有名的一位土匪头子,此人纵横云泽地区,强抢民女,绑票勒索,贩卖鸦片,没少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但他有时候也劫富济贫,极为讲道义,灾荒之年,也从外地买过粮食做粥棚向灾民赊粥,也曾救过不少人。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思想混乱,极为矛盾的一个人。
  他光老婆有九个,有时候赶庙会,用大马车拉着九个老婆去看戏,简直戏台的戏子还吸引人的目光,他这九个老婆,有的是买的,有的是抢的,长得都极为俊俏,在整个云泽地区,那都是数得着的。
  可是后来倭国鬼子打到了云泽市,国军战败,云泽失守,留在云泽市区的百姓全都倒了血霉,倭寇在云泽市只待了十天,但这十天内,便杀了五千多人,被糟蹋的妇女更是难以统计,而王天杰的九个老婆被倭寇玩死了七个,剩下两个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却被赶回来的王天杰给杀死了。

  从此以后,王天杰便跟伪军倭寇对了,当时留在云泽地区真正的倭寇,其实只有七八个,其余的都是伪军,结果被王天杰打白天的跑进了院子里,把那些倭寇全部杀死了,连伪军小头目也被他杀了好几个。
  当时云泽地区偏僻,倭寇根本没有怎么驻扎部队,在加兵力不足,消息传递困难,又加前线吃紧,云泽地区的几个倭寇被杀,竟然没有派遣部队来报仇,好像跟怕了王天杰似的,连伪军也感到心惊。
  这一下王天杰声威大震,很多“豪杰义士”都前来投奔,跟他一起杀伪军,而庞海是在哪个时候开始跟着王天杰办事。
  因为名声有了,人也有了,王天杰便成了云泽地区的一霸,按照国军的传统,但凡有点小势力的土匪,基本都会被收编,于是王天杰在杀了倭寇几年后,摇身一变,成了云泽市的保安司令,主管生杀大权,被本地人吹的神乎其神,说他的部队有金甲天神保佑,刀枪不入,说王天杰会高来高去,能躲子丨弹丨,种种夸大之词简直不能听。
  后来解放战争时期,我党只是派遣了一个七八十人的小部队,把王天杰号称“纵横云泽无敌手”的三百多名“精良部队”打的落花流水,直接把王天杰给擒住了。

  等查清王天杰的罪状后,当时举行了公审,直接枪毙。
  王天杰此人非常有种,别人都是跪着死,唯独他是坐着死,眼睁睁的对着枪口的子丨弹丨射出,打碎了自己的天灵盖。
  王天杰被杀,而跟随王天杰的一些人也被杀的杀,判的判,庞海虽然嚣张跋扈,但毕竟作恶不多,因此倒是没挨着吃枪子,只是被判了无期监禁,后来减刑,等到出狱的时候,已经是垂垂老矣,再也不复当年气象。
  他在王天杰手下当差的时候,倒是没少照顾了关帝庙村,因此整个关帝庙村的村民都对他极为感激,而关云山的干爹孔长顺对他则更是感念,因为他的命都是庞海救下来的。

  “唉,你这姑爷爷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出来?”
  在孔长顺的家里,孔长顺一边给关晓军夹菜,一边叹息,“你这姑爷爷是个热心肠啊!亲戚朋友家,谁家冻着饿着喽,那他一准给你添柴添米,生恐你日子过不下去!是性子有点傲气,腰板太硬!”
  关晓军在他家吃饭,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把话头往当年的事情引,说着说着说到了庞海身,孔长顺大为感叹,“我们啊,本打算去监狱看看你姑爷爷去,可谁知道他关押的监狱不在本地,好像是在几百里外的一个地方,大家都摸不着到路,因此一直没去成。”
  他放下筷子,眼睛露出内疚的神色,“海要是死在了监狱里,我们可太对不起他了!他被判这么多年,其实还不是庄王寨的人给告的?他是为了救我们才落得这个下场的啊!”
  见孔长顺这么说,关晓军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当下埋头吃饭,只当听不懂他说的话。
  老太太瞪了孔长顺一眼,“大过年的,瞎说什么呢?小军这么小,你给他说这个干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