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65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次关宏达与关自在两家人手笔非常大,关自在供奉的是半只猪,而关宏达则是特意杀了一只羊当祭品。
  关宏达的这只羊供奉之后,还会拿回家继续食用,而关自在这半扇猪肉则在仪式后,由关宏达做主,每家都分给几块,让买不起肉的人家也能过个肥年。
  有时候,因为分肉的肥瘦程度,各家各户甚至能够打起来,大家都想吃肥肉,谁也不想吃瘦的。
  跟着一大帮人在关帝庙前磕头之后,关晓军跟随抬着一整只山羊的关宏达、关云山回到了家里。
  大年初一的午饭是关云山做的,别看关云山一米九的大个,长得五大三粗,但其实他非常聪明,学什么都是一学会,像做饭,家里的女人做的饭都不他,只不过他非常懒,平常根本不下厨,也是逢年过节兴致来了,才会为家人做一顿。

  像这次的红烧肉、红烧鱼以及胡萝卜炖羊排,卢新娥与王欣凤都做不来,只有关云山会做,关宏达也不行,这老头根本不会做饭。
  一顿饭做好之后,关宏达吩咐关晓军把关自在与关山虎请了过来,几个人坐定,过了片刻,关福亮两口子站到大门口,迟疑了一会儿,才缓缓走到院子里。
  “看什么看?还不快过来!还让人家请您们不成?”
  关自在看了关福亮两口一眼,呵斥道:“瞧你们这熊样!”
  关福亮脑袋一缩,佝偻着身子慢慢走到关自在面前,一脸的怯懦,“太爷!我……”
  关自在摆手道:“行了,别说了!要按我的意思,把你们两个打死都不屈!不过宏达这孩子大度,我也不好说啥,你也坐下喝杯酒吧!”
  “哎!”

  关福亮缓缓坐到关宏达旁边,将手的一个黄色的木头盒子递给关宏达,“宏达,这是咱家的宅院的几张书,你,你收着吧!”
  旁边的关云山哼了一声,“谁稀罕你的宅子!”
  关福亮身子一颤,不敢再说什么了,看着关宏达,眼露出哀求之色。
  关宏达一脸平静,看着关福亮手的盒子看了半晌,扭头对关晓军道:“小军,这是你三老爷爷给你的东西,你收下吧!”
  一九八四年的春节,央视的春节晚会已经开始播映,华夏的改革力度进一步加大,关姓资还是姓社的讨论还在激烈进行。
  而在外界,西南地区,正有一个国家不断的测试国政府的底线与忍耐力,大战一触即发。
  而在关帝庙村里,村民朱富贵因为点鞭炮炸伤了嘴巴,成了多年后村子里的笑料,而几十年不曾有过来往的关福亮与关宏达叔侄两家,在太爷关自在的见证下,终于消弭了昔日恩仇,重新恢复了关系。
  关晓军也长大了一岁。
  在关福亮等人坐在桌吃饭的时候,卢新娥特意装了两碗肉,一碗红烧肉,一碗羊肉,将关阳与关晓军喊了过来,“阳阳,小军,把这两碗肉给你干爷爷家送去!”
  关晓军点了点头,拿了一个小竹篮,将两碗肉放在篮子里,与关阳一起出门向村南面走去。

  在农村,有认干娘的习俗,在关帝庙村也是如此,村民们认为,谁家孩子若是能认一个姓刘的人做干娘,那么能被“留住”,不会再有灾难劫数。
  关云山自幼体弱,又是家独子,关宏达对其极为疼爱,生恐独子有失,于是特意在村里为他找了一位干娘相认,以求孩子无病无灾。
  关云山认的这位干娘是村子南头的一家姓孔的人家,丈夫姓孔,叫孔长顺,而妻子姓刘,不知道叫啥,都喊她刘大姐,关晓军至今不知道这位老妇人的名字。
  孔长顺很有名声,是一位当初人人叫好的硬汉,人品非常不错,与关宏达家里成了干亲之后,两家的关系顿时大不相同,非常的亲密,一个姓的族人关系都要好。
  这老两口是关云山的干爹干娘,那自然是关晓军的干爷爷干奶奶,这两位老人,对关云山一家人是真的好,有什么好吃的,都给关阳姐弟留着,在关宏达去世后,他们老两口还时不时的来关家串门说话。
  其实按道理来说,应该关云山这个晚辈去他们家看望才是,只不过关云山这人,有什么事情都喜欢装在心里,拙于表达,也不会说什么好话,其实他对自己的干爹干娘也极为敬爱,只不过不会做出讨人欢心的举动罢了。

  等到后来干爹干娘生病后,关云山即便家境贫困,也依旧掏了两千块钱给老人治病化疗。要知道当时关晓军学的钱都是卖牛凑的,一头牛也只能卖两千来块。
  逢年过节的时候,关云山家里都会让孩子去给这老人送去点好吃的,今年依旧如此。
  关阳与关晓军从大街转折向南,走到了一个狭窄的胡同口处,拐进去走几步,胡同最里面的一家人,是孔长顺的家。
  孔长顺家门口的门楼子又窄又小又矮又破,大门的宽度恰容一辆板车进出,门框也勉强有着普通人的高度,关云山那样的大个子,如果要进门的话,必须得低下脑袋才行。
  但是,这才是这个时代大部分庄户人家的正常大门,像关宏达家那样的高门石鼓,十里八乡也没有几家。
  大门口的门槛是一根粗木棍,关晓军迈过门槛,一脚踢开凑过来的土狗,走到小院子里,扯着喉咙喊道;“爷爷,奶奶,我爸我妈让我给你们送肉来啦!”
  孔长顺从屋里满脸笑容的走了出来,“小军,阳阳,你们来啦?快过来,爷爷这里刚做好饭,陪爷爷一起吃点!”

  孔长顺个头高大,一脸褶子皮,头发花白,但精神矍铄,一双眼睛极为有神,不像一般的老人那样老眼昏花。
  他接过关晓军递过来的竹篮,笑道:“快进屋,奶奶把饭都做好了!”
  孔长顺两口子有两个儿子,现在都已经成家,早分开过日子了,他们两个儿子不太孝顺,平日里跟父母走动很少,如今他们老两口独门独院,大过年的两个老人在一起吃饭,颇有凄凉之感。
  关晓军之前年幼,没有想到这一点,如今重生,才发现自己这干爷爷干奶奶的两个儿子确实有点不像话,大年初一的,也不知道请老人吃一个团圆饭。
  走进屋里后,孔长顺的老伴早已经将饭菜在桌子摆好了,四个菜碟,分量很少,倒是难得的有一条鱼,估计还是关晓军前段时间送来的。
  孔长顺从菜篮子里将两碗肉取出来放到桌子,笑道:“这两碗肉还热乎着呢,省的下锅热了,小军,阳阳,你们两个都在我这里吃吧,陪爷爷奶奶说说话。”
  以前关晓军给老人送菜的时候,孔长顺也经常说这句话,但关晓军年幼,感觉跟老人说话找不到话题,再加觉得跟两位老人说话很别扭,因此从来没有在孔长顺家里陪他们吃过一顿饭,连两位老人眼的失望之色也感受不到。

  当时年少无知,此时自然不能一错再错,听到了孔长顺的话后,点头道:“好,我今天陪爷爷奶奶一起吃!明年你们都去我家去吧,我让我爸给你们做饭!”
  孔长顺大喜,“小军这孩子真懂事!老婆子,你再去做一个汤来!”
  关晓军笑嘻嘻的也不阻拦,对姐姐关阳道:“姐,我要陪爷爷奶奶一起吃饭,你是在这里一起吃,还是回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