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64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这个时候的鞭炮威力一般都不会很大,把孩子手打烂的时候不多,但打哭却轻而易举。
  关晓军有一次手里握着三个鞭炮划火柴,不小心把手里的三个鞭炮的引信点燃了,随后接连三声响,把手掌震的发麻,吓的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仔细一看,手掌被打的黢黑,不过倒是很神的没有受伤。
  但这是极少数的幸运儿,大多数人都会打伤的,有的甚至半边手掌都被打烂,这恐怖了。

  因此每当鞭炮点完后,放鞭炮的人家便会把孩子们呵斥一番,过半分钟一分钟后,才让孩子们去翻找。
  离开家门之后,关阳与关晓军身边自动汇集了一帮小孩子,在关晓军将手的一盘鞭炮拆开分给这些孩子们后,这些熊孩子们开始了各种各样的折腾。
  这时候点鞭炮,男孩子很少会放在地规规矩矩的点的,不是拿在手里点燃后扔出去,是放到稀古怪的地方里点燃。
  如放到废旧的铁皮罐头里面,点燃后,一声闷响,铁皮罐头会离地蹦起,如扔进水坑里,能迸溅出一朵水花。
  还有些孩子作死,扔进粪坑里,然后屎花四溅。
  当然,还有更作死的,直接把鞭炮插进路边的猪粪牛粪里去,“砰”的一声响,路拜年的大人孩子,衣服全都被迸溅的斑斑点点,于是叫骂声四起,新年的第一天,有人在哭声度过。

  关晓军正领着几个孩子走街串巷的玩呢,听到对面有大人教训孩子的声音,“你再敢往我柴垛扔,我打死你!”
  走前一看,见村里的朱富贵对几个小孩子大声训斥,“点鞭炮,要点好好的点,是要扔,也不能往柴垛扔,万一失火了怎么办?烧着了屋子咋整?”
  朱富贵是村里少有的几家外姓人之一,这个人很有意思,又胆小,又喜欢吹牛皮,最喜欢放马后炮,口头禅是:“你看,我早说过是这样了嘛!”
  这家伙被村子里人起来个绰号,叫做“事后诸葛亮”,后来简而化之,直接叫着诸葛亮。
  此时这位诸葛亮正掐腰教训面前的几个孩子,嘴里叼着的烟卷随着嘴巴开合不住晃动,烟雾与嘴里的寒气混成一团,使得他的面目微带一点朦胧。
  他将面前的几个孩子训斥了一顿之后,颇有心满意足之感,伸手从一个孩子手拿过一枚鞭炮,道:“看着啊,看我是怎么点的!学着点!”
  他将嘴里的烟卷拿下,将鞭炮的引信点燃,随后猛然扔出,两指夹着烟卷凑到嘴边,眯眼看向天空。

  关晓军眼尖,发现不太对劲,这朱富贵刚才扔出去的好像是烟卷,而他此时凑到嘴边那支嗤嗤啦啦冒火星子的好像才是鞭炮。
  “砰!”
  “嗷——”
  朱富贵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粗心,点鞭炮的时候,把烟卷扔到了半空,反倒把鞭炮当成了烟卷给放到了嘴边。
  等他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鞭炮已经在嘴边炸开了。
  一声闷响之后,朱富贵嗷唠一声惨叫,一屁股坐在了地。
  旁边的一群孩子吓得四散奔逃,边跑边叫。

  关晓军吓了一跳,心说,“这要是把他嘴给炸烂了,可麻烦大了!”
  等走到朱富贵面前时,朱富贵已经捂着嘴蹲在了地,人都被吓傻了,瞪着眼直哼哼。
  “诸葛亮,你没事吧?”
  关晓军弯腰看向朱富贵,“不要紧吧?要不要看医生?你这要是严重的话,得去医院缝合才行!”
  朱富贵将捂着嘴的手掌放下,眼睛止不住的流泪,“呜……呜要死了!”
  他被刚才的鞭炮震的眼睛发酸,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滴。
  此人天生胆小,虽是成年男子,但依旧是个泪包子,现在整个嘴都是麻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只觉得自己的嘴巴肯定是被鞭炮炸烂了,吓的整个人都在发抖。
  “瞧你这出息!”
  关晓军的辈分朱富贵要长,因此说话间对朱富贵很不客气,“让我看看!实在不行,赶快医院!”
  朱富贵六神无主,对着关晓军将嘴巴张开,丝毫没有意识到面前的关晓军还只是一个孩子。

  关晓军仔细看了看,发现这家伙嘴唇眼看着肿了起来,好在他刚才用手掌挡了一下,鞭炮爆炸时倒是没有伤着眼睛,只是震的光掉眼泪。
  刚才的那个鞭炮好像是个屁炮,点燃后,炸是炸了,但是没有全部炸开,只是炸开了一小截,跟放屁似的没多大劲儿,怪不得刚才的声音发闷,听着不怎么脆生。
  “你可真是好运气!”
  关晓军一颗心放了下来,舒了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发笑,“诸葛亮,你胆子小,不要玩鞭炮,这幸亏是个屁炮,要是真的炸开了,你不死也得脱层皮!”

  他踢了朱富贵一脚,“起来吧,没事儿!回去睡一觉好了!”
  朱富贵听到没事儿,整个人才回过魂来,“没事儿?我,我怎么嘴巴这么麻?”
  “废话,被鞭炮震了一下,能不麻吗?你看你这嘴唇,都肿成香肠了都!”
  朱富贵不明所以,“啥是香肠啊?”

  这个年代的云泽地区,根本没有香肠这种食物,一直到九十年代,才有火腿肠出现在小卖部里,九十年代末期,才有香肠出现,他们这个地方,一开始是没有制作香肠这个手艺的。
  虽然不明白关晓军说的话,朱富贵听到关晓军话语轻松,终于不那么紧张了,用手直接摸了摸嘴巴,同时吧唧了几下,发现虽然嘴唇发麻,但却没有流血,顿时安定下来,“我知道是这样!”
  他站起身来,肿着嘴唇道:“我得歇会去,小军叔,我家还有瓜子呢,你来吃点不?”
  关晓军哈哈大笑,“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快回去洗一下吧,最好买一包定惊散,喝一包好了!”
  朱富贵不知道啥是定惊散,也没仔细听关晓军说的是什么,吱吱呜呜的哼了几声,耷拉着脑袋回家去了,再不复刚才趾高气昂的样子。
  他这还算是运气好,刚才的鞭炮要是真的炸了,别说他的嘴唇,是眼睛恐怕也难以幸免,以此时的医疗条件,不瞎也得半残。
  关阳看的又吃惊又好笑,“这家伙傻了吧唧的,刚才的鞭炮要是炸了,肯定是满嘴开花!”

  此时天色渐明,村庄的轮廓渐渐的显露出来,鞭炮点燃后的火药味弥漫了整个村庄,零星的鞭炮声时不时的响起,狗叫声大作,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是狗儿最受罪的时候,鞭炮声把这些土狗吓的夹着尾巴逃窜,等到鞭炮点完后,才敢大叫出声。
  领着一群小屁孩在街转悠了半天,待到看到村里关家人在街头集合的时候,关晓军才停止玩耍,向这些人走去。
  每年的大年初一,关家人都会在关自在的带领下,去关帝庙祭拜祖先,而祭祖的时候,只能让男人去,女人靠边,因此关阳不能参加,只有关晓军可以去。
  祭祖用的贡品是各家凑出来的,有的是一碗丸子,有的是一碗肥肉,还有的是一瓶酒,反正仪式完成后能再拿回家,因此在贡品面,各家都不吝啬。
  这时候能看出各家的家境状况了。
  家境不好的,只能是一碗素丸子,有的干脆是三个白面馒头,能肯拿出肉来的人家,并不太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